笔趣阁 > 校园小说 > 姐姐 > 【22.】

【22.】

  【22.】

  开学之后我的良心受到了多方面的谴责,就连一向不怎么跟我发脾气的陶好都冷落了我好几天,我像个小狗腿子一样天天的哄着赖着,好不容易才让她开了口,还免不了一顿臭骂。

  “我说你怎么还越活越回去了啊?”她伸出食指来点着我的脑袋“东西可以乱吃,你那话能随便乱说么!”

  我耳提面命的受教一番,她大概也是累了,挥了挥手:“我真懒得说你,自己个儿整的烂摊子自己个儿收拾去。”

  这就算是雨过天晴了……旁的人我不在乎,只要陶好别跟我生气就行。

  还有一个杜彬,我想他那么聪明,一定也看得出来我那天是一时气话,我本以为他会主动来找我,但是等了这么久也没有音信,于是只好我主动。

  约在肯德基里,他来的很早,叫了一些东西,而他只是拿着一杯咖啡,似乎只是暖手而没有喝。我深呼吸一口气,走过去:“学长好。”

  他抬头看着我,笑了笑:“你来了。”

  我曾经很鄙视眼前的这个人,因为一个女生,就算再怎么开朗,也无法接受他那样心计的利用,但是这一刻,我不得不鄙视自己的意志,只是他浅浅的一个微笑,我居然对他整个人都有了改观。只好撇开眼神不看他:“你知道我要说什么。”

  他静默了一会儿,双手交叉握着杯子,我没见过他这么没自信的样子,仿佛是他,有仿佛不是他。我捏不准他什么态度,也只能一同保持沉默。

  “柳佳……”他低低回回的喊了我一声,那样的声音一瞬间让我觉得他或许是真心的“你能不能,给我一个机会。”

  “我想我说的很明白了。杜彬,我没办法接受你。原因太多了,我不说,你也都知道的。”

  “你说过的……”此刻的他像个小孩子,我从未见过他这个模样。

  “你知道我为什么要那么说。”我深呼吸一口气,尽量让自己的心态变得平和“我不知道自己犯了什么错误,要搅和到你跟金彤彤这样无聊的恋爱游戏里,可我,我也是一个有脾气的人,你们不要一而再再而三的把我牵扯进去。杜彬,我此刻说的话,以前都跟你说过。我以不同的方式跟你说过,或严肃或轻松,想必我想要表达的,其实你都明白。何必让我说的这么直白呢?”

  我其实很少与人这么开诚布公的说一些难以启齿的话,今天实在是迫不得已。有的话不说的绝对一点,外人总是觉得有可乘之机,害人害己。

  他苦笑了一下:“我就错在……先遇见了她?”

  “不。”我还以微笑“我们谁都没有错,生活本来可以很好,是你硬要搅和。”

  杜彬看着我,深邃的眼神让我无力招架,可是又不想躲避。

  “是因为他么?”

  我愣住:“谁?”

  他再不说话,可我心里却是一惊。

  “柳佳……”

  “不!”我打断他,甚至有点慌乱“你不要随意揣测别人的生活。”

  “给我个机会。”

  我直视着他:“这没条件可讲。”

  “柳佳。”他伸手抓住我的胳膊“你需要有人帮你忘记他。我不是在捉弄你,也没有不认真的对待这份感情。你不了解我跟金彤彤,她从小的时候就认识我,去们两个其实并没有交往。只是她……”

  杜彬神色不似往常,好像有极难启齿的话,在我的印象中他从来不是这种人,向来都是有话直说,而且说的比较耐听。

  “你有什么话就直说好了。”我实在看不下去“我抗打击能力倍儿强,真的。”

  他张了张嘴,似乎还在犹豫,但到底没有说出来,我觉得自己虽然不算了解他这个人,但是至少我明白,一个人这么犹豫再三都不肯说出来的话,那基本上就是不会说了的。

  我抓起自己的背包:“先走了,我要说的就这些。再见。”

  大二上学期正值夏天,学校举行了一个篮球比赛,后来杀进决赛的是大三的两个班级,我抱着看帅哥的心情去了。意外的看到了杜彬。

  其实也不算是意外,他这样的一个人,那么的耀眼夺目,在哪里看到都不足为奇。

  “哎!”陶好推了推我“你跟杜彬的事儿整明白了没有啊?”

  “该说的都说了,反正我这边是弄的挺明白,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顿了顿我有赌气似的说道“我也管不着他是怎么想的。”

  陶好颇为赞同的点点头:“独善其身。”

  篮球赛蛮激烈的,更激烈的是拉拉队的声音,我想大概都是冲着杜彬来的。这小子的确魅力无限,可惜我免疫。

  中场休息的时候我跟陶好本来打算要走的,本来就是外行看热闹,帅哥都被我俩意淫过了,顶着毒日头在这儿站着实在没劲。

  “哎哟喂!”陶好拽着我的袖子“看看,奸情现场直播呀!”

  我顺着忘了过去,有点气愤:“靠!”

  金彤彤踮起脚尖小心翼翼的给杜彬擦汗,杜彬躲躲闪闪的,但是碍于人多,大概是不好意思直接拒绝,所以半推半就的,外人眼里看来完全就是小俩口的打情骂俏。

  “靠!”陶好跟着我也骂了一声“长的人五人六的,不干人事儿!”

  这件事情其实很奇妙,女孩子大概都有这样的心理,就是喜欢你的人,你可以讨厌他,你可以不理他,你甚至可以漠视他。但是如果他试图放弃你,或者对别的女生表示出了什么暧昧,那你定然是不开心的。我不知道心理学上如何解释女人这种矛盾的心理,我只能认定自己是个心智非常正常的人,不可免俗的跟众女人一样,有着这样斤斤计较的小心眼。

  杜彬不知道什么时候看到了我,他略微推开金彤彤,喊着我:“柳佳!”

  这一嗓子,我瞬间成了篮球场上的焦点,连逃跑都不方便。只好硬着头皮打了个招呼:“学长好。”

  他三两步跑过来:“你来了?”

  杜彬的额头上还有汗水,在阳光下亮晶晶的十分好看,但我实在无心欣赏,只想迅速撤退。

  “呃……路过。我还有事,先走了啊。”

  说罢拽着还在神游的陶好一溜烟的跑了。

  我也不知道自己在逃避什么,害怕什么。只是我特别不想看见这个人,他虽然谦谦君子,但是却总能无形的给人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