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校园小说 > 姐姐 > 【14.】

【14.】

  【14.】

  大一下学期开学之后我们这个专业的课超级多,毫不夸张的说,跟高中有一拼了。很多人刚刚在上学期适应了大学的闲适,这学期纷纷开始吃不消。我也后悔自己为嘛选择了一个最不擅长的专业。劳心劳神的学业导致我完全没有心思去考虑跟金彤彤那点幼稚的争风吃醋,大家都这么大的人了,一两句很难把问题说的明白,可是如果多说,恕我懒惰,我觉得跟这样一个固执的人沟通,还不如多睡一会儿觉来得实在。

  所以虽然寝室现在的关系不算和睦,但到底还是过得去的。本来我跟金彤彤之间说话就比较少。对于我来说,寝室里有个陶好就够了。总的看来还是金彤彤比较悲惨,现在只有胡果儿这个老好人能跟她一起上课,吃饭。我想人大概都是这样的,虽然当时的气性比较大,但是时候大多数都是抱着息事宁人的态度。再说毕竟是一个寝室的,我和陶好就算是再傻也不会给自己找不舒坦。这样她无视我们,我们无视她的日子虽然算不上惬意,最起码在我们能接受的范围内。

  因为假期时候的作息很不规律,基本上黑白颠倒,所以开学之后一时间生物钟调整不过来。开始还没把这个当回事儿,后来到了月末的时候才赫然发现自己居然停经了一个月。

  跟陶好说的时候,她瞬间就变了脸色,把我拉到角落里,着急的压低声音问道:“怎么搞的呀!”

  “……我不知道。发现的时候就已经这样了。”

  她恨恨的跺了一下脚,眼泪都要出来了:“你这傻孩子!”

  不就是停经么……

  看着我盲目的表情,她又恨铁不成钢似的咬着唇,过了半天才低声的问道:“他知道么?”

  “谁?”

  陶好那样子恨不得要杀了我:“行啊你柳佳!都这时候了你还跟我装!你爱说不说,我看你自己怎么办。你才大一啊!这孩子能生么!”

  我滴妈……

  我囧囧的看着她:“我没怀孕呀。”

  “啊?”现在换她不明白了“那怎么……”

  我鄙视的看着她:“你不纯洁。”

  “是你丫说的充满了色情暗示!”

  还……还怪着我了。

  好吧,我不跟她计较,于是问道:“我想下午去医院看看,你陪我吧。”

  “今天?”她看了看天花板,然后又看向我“明天不行么?今儿下午我得回家一趟,老太太召见。”

  “哎,那我自己去吧,反正也没多大事儿。早看完了早安心,不然我今儿晚上都睡不好。”

  陶好不耐烦的挥挥手:“哎呀你可别吹了,就是天上下刀子了你这没心没肺的也肯定睡得着。”

  我撇撇嘴决定不反驳她……大人有大量嘛。

  到了医院才发现一个年轻的女孩子独自看妇科是件多么尴尬的事情,大家的目光都齐刷刷的看着我,我突然间觉得他们怎么都跟陶好一样龌龊呢……

  虽然我一直在极力暗示自己是他们龌龊,虽然我一直在腹诽这些龌龊的人。但是当众目睽睽之下,一般人还真没法做的坦然。我都没勇气再坐在妇科门诊外面了,赶紧逃了出去。

  “柳佳?”

  我回过头去,看见一身黑色的沈铎,他的面色有点憔悴,头发并不像每次我看见他时那样柔顺,而是稍微翘起来一点点,配上他这个年龄,我觉得那一撮翘起来的头发真是帅呆了。他刚要开口,就忍不住一阵咳嗽。

  他很有教养的别过头去。沈铎苍白的面色因为这样剧烈的咳嗽而泛红,我有点看呆了。脑海中不断的闪过那些大屏幕上的美男子,总觉得跟他一样绝美的,没有他这样年轻;像他这样年轻的,没有他有气质;而像他一样有气质的人……我至今没遇见。

  所谓极品啊……

  他咳嗽了之后转过头来,先对着我说了一句“不好意思”。

  我还没来得及说话,他又问道:“你怎么了?”

  我的问题有点难以启齿,只好应付道:“没什么,就是身体有点不舒服,来做个检查。”

  沈铎听的极为认真,他微微的皱着眉,每次他一做这个动作的时候,我就感觉他已经不是个孩子,他伸出手摸了摸我的额头,我一时没反应过来,静静的站在那里没有动。他的手只是触了一下就拿回来。我看见他舒了一口气的样子:“不发烧。”

  当然不发烧了……我这是妇科疾病。

  “你哪里不舒服呢?”

  我真不知道该怎么满足这个孩子的求知欲,只好笑着说道:“已经看完了,医生说没事的。我大概是这学期课多,压力大。”

  他紧抿着唇看着我,眼神中充满怀疑。

  突然,他伸手抽出我手中的病历本。

  一分钟后,他还是维持着看病历的姿势不变,只是脸上有着可疑的红晕。我不好意思的拿回来病历本,尴尬的笑了笑:“这个……你看……也没什么事。”

  “是什么病?”

  “啊?”我毫无形象的张着嘴,不明白他这个小孩儿为嘛对妇科充满好奇。

  “妇科病很多……”他的脸颊还是红色的,而且越来越红,却固执的问我“你是哪方面的?”

  这个也管啊……

  我想想,这个广告上怎么说来着……

  “月经不调。”

  这个比较好理解吧。

  他牵起我的手:“我陪你去看。”

  “啊?”我已经完全被他弄的失去了本来的节奏,只是一味的跟着他走,但是还不忘记矫情一下“不好吧?”

  沈铎看着我:“有个人陪着会好点。”

  我其实多么想告诉他,会好很多,真的谢谢你。可我到底没有说出来。

  妇科走廊里那些人看到我回去,又把目光投回到我的身上,又看了看我身边的沈铎……他们的目光瞬间变得更加猥琐。

  沈铎视若无睹,他拽着我找到了一处相对安静的地方,然后脱下外套放在椅子上。看着我说道:“坐一会儿。”

  说实话,当我身下坐着沈铎GUCCI的外套时,心里真的是前所未有的感动。甚至连旁人看我的目光也变得柔和起来。我不知道是他们真的用正常的眼光看我了,还是因为我的心情。

  过了一会儿沈铎走过来对我说道:“到你了,走吧。”

  他一只手搂着我的肩膀。我静静的靠着他,觉得我们两个就像是老夫老妻一样。

  心里突然升腾出来这个念头,就再也打消不住。如果真是那样,我该有多幸福?

  医生说的跟我想的差不多,他建议我多做些运动,停经第一个月先不要服任何药。先自己用食疗调整一下,最重要的是要放松心态。如果停经达到了三个月,再来医院打催经针。沈铎坐在我身边,比我听的还要仔细。他的双手因为紧张而微微握拳,我笑着拍了拍他的手:“这么认真干什么。”

  他也对我笑了笑,没有说话。

  在医院门口的时候,他提出要送我回去叫我一口回绝了。他点头答应,这么配合倒是少见。我有点奇怪的看着他,沈铎伸出手给我整理了一下耳畔的碎发。

  “柳佳……我真怕你有什么事……”

  我有点不自然的笑了笑:“能有什么事。”

  他也笑:“是啊,我乌鸦嘴了。”

  “我先走了。今天谢谢你,再见。”

  他双手插在兜里,斜倚着医院的大门,风吹起他的额前的头发,我回头看过去,第一次觉得自己残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