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校园小说 > 姐姐 > 【1.】

【1.】

  【1.】

  我无奈的看着柳昕递过来的成绩单。

  “不是吧你,又要我给你签名,哪天东窗事发了咱俩都得挨骂!”

  柳昕爬到床上来使劲的摇我的胳膊:“姐姐姐姐,好姐姐亲姐姐,求求你帮帮我吧,我这次数学倒数第五哎,要是让妈妈知道了我怕你明天就看不见我这个妹妹了。”

  我的注意力完全被成绩单吸引着:“这个沈铎……好几次都是第一名哎。”

  一提到这个名字,我那花痴的妹妹顿时活力四射:“是啊是啊,我们班老师都好喜欢他的!”

  老师喜欢的孩子啊……

  “是不是那种书呆子?整天除了学习什么都不玩,超级不合群?”

  “不是!”妹妹突然一本正经:“姐你不记得上次你去我们学校看的那场篮球赛,你说有个男生传球很漂亮,最后得了MVP的那个男生。”

  我不可置信:“那是沈铎?”

  柳昕使劲的点头:“是啊是啊!听说他家里是高干呢。父亲在北京当官,他大学要考回北京的。”

  我低头默数了一下中央新晋的领导,还真有个姓沈的。

  “他爸爸是不是叫沈江南,他爷爷应该叫沈一军。”

  “就知道他爸爸叫沈江南。”

  那就错不了……

  “你们班的这个沈铎,可不一般啊……”爷爷是开国大将,爸爸眼看着就要坐上要位。

  柳昕抢过成绩单贪婪的看着:“其实,就算他是平常人家的孩子,也已经很出色了,再加上这么个背景。哪里还有不讨人喜欢的道理。”

  我叹了口气:“真羡慕你念书的时候有这么个养眼的男人。”

  就像是一个不可触碰的梦境一样,哪个少年不多情,哪个少女不怀春。

  “姐,别发情了,快给我签字吧。”

  我白了她一眼:“就好像你有多清醒似的。你不也一脸陶醉。”

  “陶醉也没用啊,他跟我不是一个圈子的。人家是要回北京的人,跟我不一样,高攀不起啊。哎,姐你都不知道,他平时在学校很少和女生说话的,倒是和男生玩的很开,到现在都没见过他谈恋爱。”

  我笑了:“不会是喜欢男人吧,你们这才多大啊,我像你当年这个岁数的时候一门心思的就想着学习了。”

  柳昕比我小了三岁,今年高一,她上的是初中高中直升班,我们叫“3+3”这种班不存在升学压力,但是学费也比较高。柳昕是我大伯家的孩子,大伯做生意很赚钱,所以供柳昕上这种“贵族班”还是可以的。

  而我呢,都已经毕业了。在本市的一个重本上大学,理工大学,男女比例严重失调,我们全班四十几号人,女生就只有五个。

  我这个人不怎么会说故事,我的现状其实比这个可能还多点,比如我的体重的我的身高我的政治身份我的家庭背景。

  但是吧那实在是太啰嗦了,我觉得那一年,比起高考,比起我考入了地狱般的理工大学。还有一件事儿是比较令我记忆深刻的。

  那就是遇见沈铎。

  沈铎,审时度势。

  多内敛的名字啊,可是这个人却远不如这个名字来的有涵养,他总是锋芒毕露,当年念书的时候就是,后来毕业了工作了。我琢磨着这进入社会了,怎么着不得收收自己那臭脾气啊。

  得!人家整一二世祖,原来在学校还忌惮着老师什么的,这回一工作,自己当老板搞房地产又跟人合作弄电子科技搞山西煤矿的。脾气越发的大了。

  就连他的秘书都会跟我抱怨:“小佳,现在也就你的话他能听进去点了。”

  因为我的关系,他和家里人闹的很僵,他妈妈说的话在他那早就失去了权威。

  我记得有一回他在纽约给我拍回来一对玉镯子。那镯子真是好看啊,我总觉得隐约还带着点旧时候的大户人家的气息。

  但是那时候我挺排斥他给我花钱的,说什么都不要,这家伙好,开着车呢,顺手就给撇了。我的脾气也不好,看他那样,心里一股火就上来了,死活叫他停了车。离市区还有将近一个小时车程呢,我愣是要徒步往回走。他开车跟着我,软话说了一堆。他越说我越来气,心里就想着你早干什么去了啊?

  非得我发一顿火才明白我不是好惹的?

  我跟没跟你说过不准给我买太贵的东西?

  你谈恋爱呢还是包养情妇呢?

  男女平等敢情都是说着玩呢?

  拿我说话当放屁是不是?

  人生气的时候就怕钻牛角尖,事后其实我也小小的检讨过我的任性以及不可理喻,但是当时一口气就闷在胸口,说啥就理不顺了。

  他看我油盐不进,穿着Dior的高跟鞋脚后跟都磨出水泡了。赶紧下了车:“柳佳,你开车回去,我走回去。”

  我瞥了他一眼:“你说的啊。”

  “我说的我说的!”他生怕我改变主意“你的脚都磨破了,你不疼我疼!快上来把这车开走,我走回去。”

  嘿,还真别说。兰博不愧是世界一流的跑车,我这边刚踩油门,那边他就已经成了后视镜里的一个小黑点了。

  这孩子生得娇气啊,从小没走过这么远的路。赶巧那天气温骤降,到底是生病了。要我说他也是傻,身上揣着手机呢,打一电话,多少台车弄不来?

  我开那小跑车回家的时候就已经消气了,心想这世界上可再没有第二个人像他这样对我这么好了。第二天美滋滋的给他公司打电话。

  王秘书语气都要哭出来了:“小佳!你快来吧,沈先生生病发高烧呢。谁劝也不吃药。那脸都成了茄子色了。再过一会儿我们威名神武的boss就成地瓜干了。”

  这……这是跟我玩同情战术呢?曲线救国啊?

  我穿上衣服蹬上鞋子小战士一样的来到了他的公司。北京市中心,他那破车都没地方停,索性叫我给停路边了,反正扣的不是我的分。

  一整栋楼都是他的公司,我去的时候前台小姐看见我就像是看见了救命恩人一样:“柳小姐,王秘书就在老总办公室外面,水和药都备好了,就等您了。”

  跟这儿我明白了,敢情我整一东风。

  果然,王秘书就站在门外,一脸焦急的拿着药:“你可算是来了,今天上午还开着会呢,我眼瞅着他迷迷糊糊的好像是不舒坦,散了会他叫我给他找一体温计来,一量……好么,三十八度四。屋里的空调都开成什么温度了他还嫌冷。我左劝右劝的他就是不吃药。你快来管管他吧!”

  王雅静是我读研时候的学姐,沈铎大学时候的学姐。跟沈家也有点交情,这么多年了沈铎这小子虽然犯浑,但是不听王姐话的时候还是比较少的。

  “小佳,你说你也是的,他那性子……你惹他干什么啊?”

  嘿!

  我刚被同情心熄灭的怒火“噌”的一下就燎原了。

  我惹他?我挺大个人了犯得着跟一混小子较劲么我?我说要走回来,是他自己看不过去非要让我开车的。就他那破车我往回走的时候跟三环路上堵的实实的,还不如我走回来了呢。

  我拿起王姐手中的药和水杯,“哐”的一声踢开了门。

  沈铎皱着眉抬起头来,可能是想发火,一看见是我,顿时笑的一朵花似的。

  我指着他:“把你那笑给我憋回去!没戏!我告诉你沈铎,甭跟我这儿装孙子,今儿姐姐我收拾定你了!”

  走过去把药扔在他桌子上。他看着我,眼睛里已经有点愠怒。

  因为我大力踹开了门,门一时还没有合上,王姐看见了我撒泼的全过程,赶紧进来打圆场:“哎呀这又是怎么了。刚才来的时候还火急火燎的问沈先生的病情呢,怎么见了面了反倒吵起来了?”

  我看着沈铎,他扶起倒在桌子上的药瓶,淡淡的说:“王秘书,你先出去吧,帮我把门带上。谢谢”

  王姐走的时候拽了拽我的袖子,压低了声音:“好好说啊。”

  我跟他好好说个屁!

  那边王姐刚关上门,我这边就喊起来了:“行啊你沈铎。还学会糟蹋自己个儿的身子了是不是?你今儿有能耐就别吃药,你吃了我都看不起你!你不是能闹么?生怕别人不知道我给你气受了是不是?成,我还就坐实了这名头了。你给我挺着,办公开会批文件,一件儿你都不准怠慢的。想扮超人是不是?你的低头看看内裤外穿了么你?”我最后愤愤的下评论“你整个一没长大的混小子!”

  他站起来,走到我身边,二话不说就把我揽在怀里。我的头听着他胸膛里的心跳声,总觉得跳的有点虚弱。

  “柳佳姐……我就是想你来同情我。我生病了,哪里都不舒服。”声音像小孩子似的“你得照顾我。”

  “你说我闹脾气也好,说我卑鄙也罢,我就想你在我身边,哪怕我自己打水吃药都成。我只是想你在意我……”

  其实他抱我的时候我就已经倒戈了,听了这一番话,终于彻底投降。

  我撇撇嘴:“那你也不能……”

  他小鹿般的眼睛看着我。我就想起来古代人说的泫然欲滴,我见犹怜。

  好吧。

  我伸出手环抱住他的:“先把药吃了,然后去休息室睡一会儿。要是烧还没有退,你下了班跟我打针去。哎……你说你也是的,手机就在兜里揣着呢,拿出来打一电话叫个车来啊!平时挺精明一人昨天怎么就犯糊涂了呢?”

  沈铎委屈的看着我:“柳佳,我还不知道你了,我要是真敢叫一车。你肯定得生气,又要说我少爷脾气公子作风了。”

  我不好意思的红了脸,只感叹自己平时树立的不良形象太深入人心了。

  他笑了笑,虚弱的神色和疲惫的表情,脸上还有点红晕,时刻提醒着我眼前的这个混小子是个病人,可是他的笑容,却仿佛我是一剂良药,他看见我了,病就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