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女王的顾命大臣 > 正文 第十三章:高元遇刺

正文 第十三章:高元遇刺

  傅兰回过头看着他,看了好久。终于舒了口气:“如果你没把持住,被人抓了把柄。嫂子和侄子我会照顾,但是我会把你的尸体扔到乱葬岗!”

  “妈的!我有你说得那么不堪?”放开了香喷喷、男生女相、体态阴柔的傅兰。转身看看扔了一地的餐具和饭食。

  “好了,周兄到我那里用膳吧。”

  “屋里还有一个也饿着呢。”

  “你端走就是!”气得傅兰拂袖而去,留下了一句话,“有妻如此,周聪你复何求?”

  “呵呵。周某好色不好德,让傅兄见笑了。哈哈哈。”也不客气,就要拾起餐具去蹭饭。却已经有傅兰家的仆人抢先去收拾。

  “有劳了。有劳了。”

  仆人早就知道周聪穷苦,可也不敢相信当了五年县令,现在是一郡长史的周聪居然用的是木制的餐具,和普通庶民没两样。自己是傅府高级家丁,所用也是青铜器皿,管家一辈的甚至用漆器。再说自己一个下人,伺候人是天经地义的,周长史居然对自己说“有劳了”。难怪六郎如此推崇周长史,好像那中郎将,富春世子也很赞赏他。

  待周聪端着新盛好的饭食回到自己院里。那艺伎已经从院子当中小碎步过来:“二郎,让奴婢来吧。”

  接过来,跟在周聪身后,随周聪进屋,到屋里安顿好,跪坐在周聪身边一边侍候,一边幽幽地说道:“二郎,以后还是奴婢去吧。”

  “怎么?”周聪没扭头,径自扒饭,“听二郎的吩咐,别出这个院门。事成之后,我让孙世子给你赎身,他可是真正的大财主。”

  “可是……可是奴婢只是一个艺伎。祖辈积德才蒙孙世子安排来伺候二郎的,却让……”

  “这么说吧,现在一群人想对付二郎,却苦于没有二郎我的把柄。你这几天贴身伺候我,可以说我的一举一动你全清楚。到时候人家威逼利诱你透露我的消息……”

  吓得她忙从床上下去,跪倒在地上:“二郎待奴婢恩重如山,奴婢宁死也不会背叛二郎的。”

  周聪放下碗筷,也下床:“起来吧。不是不相信你。(蹲在她跟前。)我是怕他们威逼你,让你白白受了委屈。”

  听到这里,还是有些怀疑,只是直起身子两眼通红地看着周聪。

  “惠儿,君子不立危墙之下。你好好呆在这里,等我把这事办完了,也就安全了。”说着,把惠儿扶起来,“好了,我还饿着呢。”

  “是惠儿不好,奴婢这就伺候二郎用膳。”既破涕而笑,忙爬上床榻,“对了,二郎。夫人和两位小公子……”

  “有羽林卫高元派人保护。唐宁街现在连个叫花子都没有了。”

  “这是怎么回事?叫花子又不会害人?”

  “那高元是个大善人。他说他这辈子最见不得可怜的叫花子,说见到叫花子为了一口饭跪在地上求人就让他心酸。”

  “所以高羽林就接济了那些叫花子?”

  “没有,他只是把唐宁街附近的叫花子全撵走了。”喝完最后一点汤,“好了,还热着呢。你赶紧吃吧。”

  高元这几天过的着实无聊,因为周聪这货哪里住不好住北城这破地方。北城都是些小吏,要么就是些小康之家。而高元在京是保卫皇宫的羽林卫,住的是亭台楼阁,外出是高人一等的钦差,有的是封疆之臣和诸侯们款待,住的也是豪华府邸。

  不过嘛,玩惯了官伎和大户人家的高级丫鬟。现在有机会见识见识民间的野花也是不错。自己只是每天大清早晨练遛弯,就有无数的少女含情脉脉地看着自己。

  这不,今天一大早刚出门没多远,就有个女孩子拿着刚采摘的花朵,粉面含春地跑过,塞到了自己手里。高元下意识的接过来,低头看了看这个小美人,嗯,底子不错,看样子也是家境殷实的。明眸皓齿,秀发乌黑,可惜个头差了点。

  那小姑娘看到了回应,脸更红,更漂亮了:“大哥哥,我能……”

  “能什么?”

  “……”

  声音低的高元都听不到,于是弯弯腰,附耳过去。却不曾想那少女大着胆子搂着他的脖子在他脸颊上亲了一口:“只亲一下,奴就心满意足了。”

  “大哥哥可有日子没碰过女孩子了。小姑娘你这是玩火啊。”

  听到这里,这小姑娘胆子更大了,整个身子都溶进了高元的怀里:“奴不后悔。”

  “哈哈哈哈。”一个横抱,把女孩抱起来,“哥哥带你去个好地方。”于是就往马棚走去。

  姑娘身子很轻,一把就抱上了白马。高元提了弓箭也翻身跃马而上,就搂着这少女纵马离开了唐宁街,往北边走去。侍卫们看到了,自然继续职责。

  那姑娘更高兴了,家门口那帮傻小子都是领着姑娘去西城集市上花钱,俗不可耐。还是贵族家的大哥哥好,带着自己去看那山那水那……

  “坐稳了。”

  自然留下两个爱慕这个性格高冷的少年在胡同里暗自伤神。

  “两位想不想报仇啊?”

  “谁?”被姑娘拒绝过的高瘦身材的少年被人冷不丁拍了一下后背。

  是个相貌普通,扔到人堆里看不出来:“那高元可是个花花公子,玩弄女人的人渣。他在家已经有了妻妾。妻子自不必说是门当户对的高门大户。就是妾室,家里也是你们高攀不起的。”

  “你说吧,要怎么做才能做了这个混蛋。”这时候另一个个子中等,身材健壮的,并没有表白过的少年开口说话了。

  “他现在正搂着你的女神去了北边。拿着弓箭只是为了打几个野兔野鸡下下饭。想想你的女神温柔体贴地服侍这个败类吃饱喝足了,然后以天为被,以地为褥。后面的话我就不多说了,高元可是有些施虐的倾向。”

  “够了!你就说怎么宰了这个混蛋吧!”

  这人一脸鄙夷地看了看那个高瘦的少年:“老弟你既然没兴趣就走吧。想告密就去吧。”

  “我不会告密。不过平民弑贵族,是满门抄斩的罪,我还有父母在。希望两位不要告发我就是了,我这就走,今天的事情我只字不提。”

  “请便。”那人懒洋洋说完,又一把拽住那要杀了高元的少年,“别冲动。杀他灭口就打草惊蛇了。再说他不敢杀高元,自然也不敢告密。你赶紧跟我走,晚了,你的女神就是高元的口中食了。”

  于是两人也离开了唐宁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