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承微妙笔 > 第9章 疑难杂症

第9章 疑难杂症

  虽然在淮荥侯府听到不少有趣的知识,但是对于李绛薇备战花神选没有一丝帮助。

  不对,还是有那么一些帮助的。例如路绛枫透露的,和寿长公主曾经资助褚咏羿做生意的事。

  褚咏羿与和寿长公主的关系不错,那么褚咏青去探查驸马的死因是纯粹的好奇?还是和寿长公主的委托?

  他们不愿意把事情详细告知她,是怕自己在和寿长公主面前表现不够自然?容易打草惊蛇?或许不细想会比较好?更符合他们的预期?

  不过大家本就知道自己时常多想,他们会不会把这点也计算在内?

  李绛薇仿佛进入了一个死胡同中,怎么也绕不出来。

  不管是哪一种,首先要做到的就是进入花神选初选。李绛薇决定择日拜访周家,同周婧妍商量此事。

  周家的人口简单,但是下人众多,使得周府要比安远伯府更有人气,没有那么冷清。

  时隔多日,李绛薇重新走入周家,感慨颇多。周婧妍在前领路,将李绛薇领到花园池塘边的小亭子内。回想上一次见到这座亭子的自己,只能远远的望着然后躲开。

  今日再来,却可以毫无负担的踏入其中。

  亭内的桌子上摆着一个铜制香炉,袅袅烟气从香炉中飘出。

  “自从接了你的回信,我便打消了劝你参加花神选的念头。没想到今日,你会为了花神选的事,亲自上门一趟。究竟是何缘由,能让你改变主意?”

  “与翟姑姑闲聊时,曾听她提起一件逸闻。当时还是二公主的皇姬参加了前年的花神选,还得了牡丹花神的名号。我觉得有些意思,便想亲自看看这花神选到底是什么模样。不知道花神选,需要考验什么?”

  “考验的东西无非是琴棋书画、女红针黹。平时底子足,一切都不是难事。”

  “可我对琴棋书画一窍不通。”李绛薇苦笑道:“那我岂不是和花神名号无缘?”

  “你的飞花令不错,不像是个完全不懂的草包。”

  提到此事时,周婧妍的眸子一黯淡下来,神情惆怅。

  “估计今年楹萝姐姐和绵绵也会参加花神选,她们二人也是我们强有力的对手。楹萝姐姐如果不是一早就被选为太子妃,大概早两年成为十二花神中的一员吧。”

  两人互相交流花神会的情报时,一个身披斗篷的纤弱男子靠近亭子。李绛薇正好背对男子,没有察觉,只能瞧见周婧妍发愣的表情,下一秒听到。

  “二哥?”

  李绛薇扭过身,见到苍白的周松明,他的头发披散垂下。

  “怎么不在屋里躺着?外头风大,万一着凉感染风寒该如何是好?你是嫌弃家中姊妹和爹娘不够担心你的身体吗?”

  周婧妍生气的站起来,往周松明那走去扶住他的手臂。

  “什么时候过来的?”

  “就是想出来走走。总躺着,不舒服。”

  知道来人是周松明,李绛薇习惯性的召唤出《见闻》,想依靠《见闻》来探查周松明的身体状况。

  “那也不该来园子。”

  “听说来了客人,想瞧一瞧。”

  李绛薇立时起身,朝周松明一拜。

  “周兄。”

  “我与你,将近半年不曾见过了。”

  “前些日子我去吴家拜访过老师,老师希望我们仍能继续学习。不知周兄的身体,恢复如何?”

  “还是老样子,一入冬天便卧床不起。一过冬天,便逐渐好转。家中父母不知请了多少名医,甚至向皇上求了几位御医,都瞧不出我得的是什么病。怕是活不了几年了。”

  周婧妍很是不满周松明的话,眼睛瞥向一边,闷闷不乐。

  《见闻》的空白书页上,飞快的显示出字迹。

  “六珠受损,而魂体不一。”

  《见闻》中出现的“六珠”一词,犹如耳边惊雷。李绛薇呆立原地,神色复杂的望着周松明。

  她万万没想到在周府,也能遇上这等神秘之事。

  “不知你们二人,可否愿意见见我大姐。”

  李绛薇的提议让兄妹二人无法回转过来。

  “好端端的,怎么提起世子?”周松明不解的问道:“难不成你想让世子替我占卜吉凶?算算还有几年性命可活?”

  “澴涘路氏是传世前年的大家族,或许族内会有什么偏方记载着周兄的特殊的病症?我不过是信口胡言,若二位不愿就当我从未提过此事。”

  “不!”周婧妍率先回道:“你说的有道理!没准路氏真的见过这种奇怪的疑难杂症。反正那群庸医查不出来,让世子看看还能更差不成?”

  周松明也被妹妹的这番话动摇的。

  “绛薇!世子她几时有空?我们何时能与她相见?能不能早些安排?要不你现在就写一封引荐信,我亲自去求世子。”

  瞧见周婧妍着急的模样,李绛薇也对此事热络起来。

  “那我一会就走一趟淮荥侯府。要是姐姐愿意,我便写信告知你们二人拜访时间。”

  “好!”

  路绛枫万万没想到李绛薇会在一周内频繁做客淮荥侯府,更没想到李绛薇会带来如此劲爆的信息。

  “六珠受损?你确定《见闻》上写的是六珠受损?”就在路绛枫苦思冥想时,一旁的路瑾汐惊叹道:“他又不是术者,怎么就六珠受损了?真是奇了怪哉。”

  “世界之大,无奇不有。之前我还以为这个世界不存在什么术法术者。姐姐也好,你也好,不都出现在我面前了吗?”

  路瑾汐撇撇嘴,没有回话。

  “六珠受损可不是小事。不过周松明的症状,倒是有几分像六珠受损。”

  听完路绛枫的感慨,李绛薇连忙追问道:“六珠受损究竟是什么?”

  “造成六珠受损的原因很多,术者过度使用术法是一种,与特殊的异**战损害六珠的情况亦是一种。”路瑾汐在边上说着:“还有一种是先天受损,魂玉未能孕育出完整的六珠。”

  听完路瑾汐的介绍,周松明的状况更像是最后一种情况。

  “那阿姊能替周兄看看吗?”

  路绛枫呆在那许久,最后摇了摇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