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承微妙笔 > 第45章 传说与历史毗邻

第45章 传说与历史毗邻

  男觋见方舟的状态不对,轻叹一声开口道:“各位去会客室聊吧。”

  沮丧的方舟和低垂脑袋的方家村村长都没有理会男觋,还是褚咏羿提他们应了下来。

  两人进了会客室,相顾无言。李绛薇附耳对褚咏羿说道:“有些事我想去请教神官,这边交给你了。”

  “好。”

  直到李绛薇离开会客室,那两人也没有开口说话。在无声的寂静中,褚咏羿发声,打破了沉寂。

  “村长,你能说说这一路发生了什么事事情吗。”

  方舟颓然的抬头,红着双眼盯着村长。

  “我……”村长嚅嗫着,“都是我的错……”

  “究竟发生什么事了?”

  经过褚咏羿再三的询问,才撬开村长的嘴,听到想知道的信息。

  原来那日走山后,村长当即决定往新泉出发。起初一切顺利,带着希望前行。谁知道一场暴雨将他们本应前进的路堵住,不得不改道往危险的路走。

  “后来我们遭遇山洪……损失了一部分人和钱财。”

  这场山洪磨去他们的心力和体力,也给他们队伍埋下隐患。带着疲惫不堪的身体继续前行时,他们遇见拦路的劫匪。

  本就没有武器傍身的他们,加之身体的耗损,根本无法与之匹敌。年轻男丁全部折损,女眷被抓。

  “你的姐姐不想受辱……就自己去了……”

  只有他们这些上了年纪的人,幸免于难,撑着最后一口气来到新泉。

  “住在你家隔壁的阿婆,没熬过去,前两日走了……”

  整个方家村,只剩下他们一老一小。

  又是劫匪!

  褚咏羿捏紧双拳,无法掩盖自己的愤怒,一拳砸在会客室的桌上。

  “劫匪么……”方舟颤抖的说着,“又是劫匪么……我和他们势不两立!”

  “舟儿!”村长大喊,“你冷静一些!”

  “冷静?我怎么可能冷静!师父没了,姐姐也没了!村长!你能冷静吗?”

  “唉......”

  再一次陷入无言的沉默中。

  离开会客室的李绛薇找到附近的洒扫女巫,提到自己想要见神官的想法。没多询问,女巫就将李绛薇带到神官处理事物的屋子。

  简单神官,出乎意料的简单。过于简单,反倒令李绛薇有些奇怪。

  “没想到啊。”李绛薇刚一进屋,神官就笑着说道:“很久没有见过拥有光的人了。”

  神官是一位看起来有四五十岁的和蔼面善男子,眼角长着浅浅的皱纹。一身红黑的衣袍,显得庄重威严。一时间让李绛薇忘记该如何开口。

  “小友坐吧。”

  谢过神官后,李绛薇鞠躬行礼谨慎坐下。

  “是来问我什么的?”

  “神祠如今供奉的是什么神明?”

  神官一滞,苦笑着摇头:“既然小友是带光的人,那我也不绕圈子。神祠现在不供奉神明,只纪念神明。”

  神官起身,双手背在身后,缓步走向窗边。

  “我们供奉的神明早已在百年前......甚至千年前陨落.....然而神明留下的功绩却是实打实的。我们这些受过庇佑的人,不愿意让神明消失在历史中,才年复一年的举办庆典。”

  “祭典不是为了取悦神明?而是为了纪念?”

  “是,也不全是。”神官轻叹一声,又道:“外头的人你见过了,对吧。”

  “对。”

  “他们可怜吗?”

  李绛薇不懂神官的意思,只能如实回答:“可怜。”

  “不管神明是不是真实存在,至少在此刻,能成为他们心中微小的希望。大家都知道求神没用,不过是图个安慰。”

  说到这,神官竟然笑了出来,只是笑容苦涩。看不出一点喜悦。

  “神官大人可曾听过有关异兽的传闻?”李绛薇试探性的问道:“就是会引发异象的异兽!”

  “哦?”神官有些震惊,“小友问这话.....是见过?”

  李绛薇没有给出回应。

  “异兽啊......神祠倒是留过类似的传说。传说天地之间拥有灵脉,灵脉平稳时大地一片祥和,一旦灵脉混乱躁动,就是异兽出世,世间大乱。”

  传说上古之时,灵脉混乱孕育出一大批凶猛异兽,旱灾水灾接连不断,地动山摇更是年年不止。神明出世,平灵脉,斩异兽,方才让上古之人得了一线生机。

  “异兽生生不息,一时间难以尽灭。为了让人能够更好的生存,神明辟出异世,将异兽赶入异世。这个异世,在神祠留下的典籍中被称为灵界。”

  “灵界和灵脉有关?”

  神官遗憾摇头,道:“这我就不知道了。世间灵力越来越稀薄,神祠传到我手中,也只能勉强看见‘光’。祖宗留下的术法,是一点都看不懂了。更别提什么灵脉、灵界。恐怕再过个几个百年,这些东西就会彻底消失,彻底成为神话故事中的点缀。”

  “光......”李绛薇喃喃着,忽然想起什么连忙追问道:“光是什么!”

  “光啊......”神官的眼底流露出些许怀念来,“身上有光的人,都是被灵力眷顾的人。传言这样的人可以习得术法拯救苍生。不过这种话听听就罢了,信?断然不可尽信。大约在那个时代,是真话吧。”

  李绛薇无声默念,将无名之书召唤而出。操纵着书本,让书本落在神官面前。神官不为所动,依旧平静的看着李绛薇。

  “除了光,你还能看见别的东西吗?”

  神官一愣,摇头。

  “没了。”

  无名之书的书页上,落下一行字:“上古的隐秘只能从典籍中窥探,血脉稀薄的后人失去了先祖的威能。一切归于传说神话,不复存在。唯有遗落的光点,证明过去的荣光。”

  李绛薇心头一酸,强打起精神对着神官一笑,说了声谢谢。

  行礼,转身,冲出房间。在无人能看见的地方,悄悄摸了摸眼泪。

  “唯有遗落的光点证明过去的荣光。过去的一切都成了传说故事。”李绛薇喃喃着:“你还真懂我的软肋,会扎我的心。”

  穿越三百年的思念,或许会在时光中湮灭,一丝痕迹都不会留下。

  她和家,始终横亘着一条无法逾越的鸿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