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承微妙笔 > 第21章 主角才有的待遇

第21章 主角才有的待遇

  三皇子褚咏瑞借由赈灾的名义出宫去寻来他的谋士。众人刚一碰面,褚咏瑞就单刀直入问道:“你们知不知道老四他离京的消息?”

  禇咏羿已经封王,即便有了秦王府,也会时不时入宫面见皇上,看望皇姬。这次,他在宫外呆的时间太久了,久到让褚咏瑞有了怀疑。命人一查,才知道禇咏羿很可能离开京城。

  “殿下所言,臣确实不知。”

  房间内只有昏暗的烛光,看不清说话人的面孔。只听那沙哑的声音,倒像是一位上了年纪的人。

  “去查,看看他在搞什么名堂。还有,命令下去!新州那群人之前做过什么我不管,这回赈灾给我上点心!但凡有人搞事挡道,我决不轻饶!”

  “臣明白。”

  “殿下。”这是另一个听起来较为年轻的声音,“臣认为四皇子可能去了南方。”

  “哦?”

  “前段日子,文锦书肆的车队往上阳去了。”

  “上阳?”褚咏瑞闻言皱了皱眉,“和下江不是一个方向。算了,不管他要做什么,你们都不要打草惊蛇。”

  褚咏瑞念着的禇咏羿现在正在淮州郡境内的一个驿站里纠结着。

  按照老规矩,越康订了两间房。禇咏羿正要和越康一块去房间的时候,被李绛薇拉了过去。

  现如今孤男寡女共处一室,这让禇咏羿很是惶恐。

  “你真的是......一点也不担心......”

  禇咏羿忐忑不已,反倒是李绛薇像个没事人一样。这让禇咏羿非常恼火,却又不知道自己在恼些什么。

  “这有什么办法?你我如今的身份,分开两间房睡也太奇怪了吧。”

  既然选择扮演夫妻,夜晚挤一间屋子里才是符合逻辑的行为。

  “你就不怕吗?”

  “怕什么?”李绛薇诧异的问道:“只是睡一间屋子,又不是一张床。啊!对了!”

  李绛薇回过头看了一眼房间内配备的床铺被褥。

  “一会找伙计多要了一床被子才行。”

  没等禇咏羿回话,李绛薇自顾自的出了房间。留下的禇咏羿看着并不宽敞的房间,依旧十分的......纠结......

  李绛薇抱着被子笑道:“多一套铺盖,睡地下的人也能少受些罪。”

  “在宫里的时候害怕孤男寡女共处一室,怎么现在就不怕了?”

  “这里又没人认识我们的真实身份。你我二人如今是夫妻,在外人面前扭捏怎么瞒得住其他人?”

  再一次听到夫妻的称呼时,禇咏羿的耳朵红了些许。

  一来一回没有耗费多长时间,李绛薇抱着被褥到了门前,用脚踢了踢。

  “没手了,开门。”

  禇咏羿恍然,马上冲过去将门打开。看着从容不迫抱着被褥的李绛薇,他更不淡定了。

  禇咏羿让开位置,让李绛薇进门,嘴里还小声嘀咕着:“一点都不矜持......”

  “矜持可保不了性命。”李绛薇熟练的在地上铺被子,“好在淮州这段时间不下雨,地上

  湿气不重。车上的干粮不多了,到了下一个城市我们要补充物资。考虑到任务的特殊性,我还要额外买一些不容易洇墨的纸张才行。今日睡前,我们把具体的信息商量出来,好对外统一口径。身份详实了,在新淮交界的茶楼套话也能方便许多。”

  “你怎么知道这么多?又是从哪个话本里读的?”

  李绛薇只是笑笑,没回答。

  这不是中得到的经验,而是李绛薇在一次又一次的解密副本中学习到的东西。

  演戏、套话、找线索是剧情解密向副本的基本操作。

  “我们把日常用到的东西先设定一下,例如称呼之类的?”

  “夫妻间的称呼有什么好设定的。”

  “当然有啊,名字还没设计。郎君可知道我们最终目的地新泉哪个姓人数最多?”

  听见“郎君”这一称呼,禇咏羿脑袋发懵,李绛薇后续的话他竟没听清楚。禇咏羿扭过脸去,不愿看向李绛薇。

  “哎呀!”李绛薇有些嫌弃的瞥了他一眼,“别磨蹭了,快点过来!总要把姓氏定下。挑个人多的姓氏,寻人的时候才不容易被认出来。”

  “这我怎么知道?”禇咏羿嘟囔着:“明日去问问越康,没准他知道。”

  “行吧,先不讨论姓氏了,把名取了吧。”

  “直接用单名,一个羿就完事了。”

  李绛薇的嫌弃之意完整的表露在脸上,微蹙着眉头,道:“真要有人打探消息,听到有对男女一个叫羿,一个叫薇,这不是明摆着的肥肉吗?”

  “那你说用什么?”

  “用什么都好过用本名。什么光啊、玖啊、明啊,不比用本名好?”

  见禇咏羿背过身,一副爱答不理的模样,李绛薇有些着急了。起身就往禇咏羿面前凑,“倒是给点反应,这事总不好拖着。”

  “我怎么觉得你离开坤州后,整个人都活泼起来了?”

  “有吗?”李绛薇歪着头,疑惑的看着禇咏羿,左手不自觉地抵住下巴,“还好吧。”

  “不对!”李绛薇意识到什么,嗔怪道:“别打岔!先解决要紧事!”

  “那就单字一个永!永远的永!”

  “也行吧。我就叫承棠好了。明日在车上把姓氏解决。至于来历,就是从香曲那边来的。”

  李绛薇拿出纸笔,将想到的信息一一写在纸上。

  “在香曲听到下江出事的消息后,因为担心亲人而南下寻亲。我们两个设定为新婚好了,这样别人问起你的事,我也好马虎过去。”

  禇咏羿幽幽转身,看着一个人在那整理身份的李绛薇。

  “能够让你放弃香曲的生意南下,证明你对父母的感情不错......”

  李绛薇一边写着,一边碎碎叨叨,好像是特地说给禇咏羿听的一样。大致的角色框架做完,纸张在桌上晾了一会,李绛薇就往禇咏羿的方向看去。

  “喏,有空记一下?不太好的地方,我们商量着改?”

  只听李绛薇口中念叨的内容,禇咏羿就已经大概了解要扮演的角色的生平信息。

  “你平时写东西也是这样的?”

  “是也不是。”李绛薇冲他一笑,“只有主角才有这样的待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