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承微妙笔 > 第3章 二房将回京

第3章 二房将回京

  又是一日午后,李绛芸照常来到晴雪院和李绛薇说些府外的事来。

  自三月三始,各家适龄的女子开始相看。户部尚书家的姜大姑娘,已经定亲,推了不少请帖。吏部尚书的周三姑娘,近日也有了议亲的打算。

  “还有那宁府......”李绛芸刚一开口,像是意识到什么一般,连忙闭口不言。

  “宁府怎么了?”

  “只是一时想岔了,说错了。宁府没什么大事。”

  比起府外的事,李绛薇更想了解这家中近况。可刚一开口,又被李绛芸敷衍过去。

  别的故事里的女主,都早早把府里的人际关系摸得透彻,想到自己连同辈兄弟姊妹共有几人都不知,心下不免有些沮丧。

  送走妹妹后,李绛薇还回想着李绛芸说的内容和说话时的神情。不用出声询问,都能看出李绛芸对家中的排斥。

  思及此,李绛薇不由得叹了口气。

  “姑娘?”梨悦担忧的问道,“这是怎么了?”

  李绛薇连忙回道:“不妨事的。”

  梨悦见状,只觉姑娘还未痊愈,这才状态不佳。

  将梨悦敷衍过去后,李绛薇继续思索该如何挖到原主家中的信息。虽然不曾见面,但也能隐隐觉察到这家的冷漠。

  可为了将来,为了更好的扮演这个身份,搜寻信息是必不可少的。

  又过了几日,梨墨传来公中的消息。原主的父亲收到二老爷的家信,知道二房不日回京。老爷一时高兴,准备今晚开设家宴。

  开设家宴,简直是送上门的机会。

  安远伯府好些日子没有聚齐人用饭,平时都是在各自院子解决一日三餐。李绛薇正愁着如何认识家里人,这场晚宴来的正好。

  不出意外,家中所有叫得上名号的人都会参加这场家宴。就算不能深入了解这些人的情况,也能多少认个脸熟。

  更妙的是,李绛薇打听二房消息时一并搜集到安远伯府的信息。

  这李家祖上承蒙皇恩,封了侯爵,可惜后继子嗣平庸,传到这一代已降爵为伯。

  现今的安远伯,也就是李绛薇的父亲,不过是一个领着闲差空有爵位的平庸之辈。反倒是他的二弟,官阶虽不显赫,却手握实权,撑着安远伯府的门面。

  这兄弟二人是同母同父的亲兄弟,二人兄弟情深。二老爷回京,就成了安远伯府近来难得的喜事。

  至晚宴时分,李绛薇穿着一身不打眼的衣裳前去赴宴。宴上眼熟的只有李绛芸一人。好在她与丫鬟闲聊中知道她之上的三位哥哥姐姐均不在场,场上人的身份只看相貌年纪也能猜一二。

  宴席中坐在主位上的,想必就是原主的父亲李岳然。李岳然虽留着长须,但看着仍十分俊朗。

  位于他之后的雍容女子,应是主母钱氏。钱氏保养不错但姿色平庸,纵使身上穿戴光华灿烂的珠宝首饰。有李岳然在前,她的相貌依旧略显暗淡。

  钱氏一直冷着张脸,直到两个孩子进屋后,这才展露出慈爱温柔的笑容来。这两个孩子,定是钱氏的亲生子女。相较之下,钱氏的亲生子女都继承了李岳然的好相貌。小小人儿还没长开,也能看出是个美人胚子。

  钱氏的相貌和李绛薇自己的母亲没有多少相像的地方,可那样的笑容让李绛薇十分熟悉,心下黯然。

  李岳然先是过问了六子李绛空的功课。李绛空的年纪虽小,却显得异常沉稳,面对父亲的提问对答如流。

  而后又问了李绛芸的近况,却被她敷衍过去。在李绛芸这吃瘪的李岳然,又扭头询问李绛薇的近况。

  “绛薇的气色倒是好了不少。”

  李岳然看向李绛薇的眼神有些复杂,似是欣喜又似懊悔。李绛薇一时间看不透这位父亲的情绪,只能保持警惕更加小心的应对。

  “承蒙父亲关心”

  李绛薇只是浅浅一笑,不敢多做回答。

  “爹爹!”好在一旁的七妹李绛芩解了围,她鼓着腮帮子,嘟着嘴道,“你怎么不问问我呀!”

  “昨儿不是才问过吗?”李岳然哄到:“我的芩芩今日过的怎么样?”

  李绛芩笑颜绽露,道:“今天我和阿娘学绣花呢!等芩芩学完要给爹爹绣个荷包。”

  李岳然被李绛芩的话逗乐了,朗声大笑。

  “四姐姐的身体好些了?”

  李绛芩转过头来,带着天真的笑容望向李绛薇,长长的睫毛扑闪着。

  “最近阿娘那好冷清啊,只有芩芩一个人陪着阿娘。既然姐姐的身体好转了,就和芩芩一块来陪陪阿娘?四姐姐身体养好了,五姐姐应该也能一块来吧。阿娘很挂心两位姐姐呢!”

  李岳然眉毛一皱,望向双生姐妹的眼神带上不悦。

  “就算免了你们二人的晨昏定省,也该定时差遣下人向你们母亲汇报近况。真是太过怠懒,成何体统!”

  李绛芸害怕父亲迁怒,忙开口道:“父亲!姐姐她......”

  “你都学会顶撞长辈了?芸儿,你也是越发不懂规矩了!”

  李绛芸有意辩驳,却被李绛薇拦了下来。李绛薇那藏在桌下的手,轻轻拍了拍李绛芸的膝盖,示意她冷静。

  待李岳然的训话结束,李绛薇这才不紧不慢的回道:“醒来不久,就有五妹来探望我。女儿以为自己的情况,府内早已知晓。这一周来母亲不曾遣人问候,想必是为了让女儿安心静养。”

  这一番话,让李岳然的怒火降下不少。

  “本想着身子硬朗些再去给母亲请安,是绛薇思虑不周了。”

  说完话,李绛薇起身冲着钱氏福了福。

  李绛薇大病初愈,这是阖府上下都知道的事情。此时过多追究李绛薇的不是,反倒落下不慈的口实。

  李岳然不好多说什么,只能责备地望向钱氏,而后又催促李绛薇道:“快点坐下,你身子才刚好。”

  钱氏一句话都没有开口,就凭空背锅吃瘪。心中有气,看向李绛薇的表情也带上不满。

  “不过是个误会。还望父亲不要放在心上,一家人和和气气才是。”

  “你这一病,倒是乖巧许多。”李绛薇乖巧一笑。不做回答。

  随后李岳然开口提到其弟李岳成回京一事。

  李岳然极其看重此事,说话的语气也变得严肃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