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霸体无敌系统 > 第230章 心意

第230章 心意

  但就砸此时,天空中忽然飞来一件物事,带着呼呼的破空之声,直向辽使的大手飞去。辽使虽然尚没有看清这是什么物事,但却不敢怠慢,连忙迅地抽回手来。但他抽手还是慢了一步,那根物事终究还是在辽使的手背上种种地撞了一下,这才飘飞起来,掉到地上。

  辽使这才看清这物事居然是一支筷子。而他的右手被这筷子刺了一下,虽然没有被刺穿,却也是疼痛不已,若不是他忍功不错,简直要疼得叫出声来。

  谁?是谁干的?!辽使一边顺着来筷子来的方向望去,一边恼怒地喊道。

  他的目光,又重新凝聚在了欧阳曙那一桌上。而与此同时,他的那几名侍卫也用行动给出了他们的答案:他们抛下欧阳曙,齐齐向欧阳曙旁边另外一个年轻的男子围拢了过去。

  辽使轻轻甩动着自己右手的手腕。如果说刚刚被那筷子撞到的那一刻,他只是感觉到了手臂上的麻木,并无疼痛的感觉,但如今就只感觉到疼痛了而且是钻心的剧痛。

  你,你是什么人?饶是辽使本身乃是武将出身,身子颇为健壮,被这样子来了一下,仍是感觉疼痛难忍,说话的声音都颤抖了,龇牙裂齿的,看起来样子颇为滑稽。

  刘聪还未答话,欧阳曙淡淡地说道:此乃我家的护院头领,也是我区区在下的随扈。

  辽使眯起了眼睛:这么说来,方才我太孙殿下的海东青,也是伤在你这位贵盛从的手下,对吧?

  欧阳曙很想说:这不是光棍头上的虱子明摆着吗?这里除了我们,还有谁敢惹你们?但他脸上却是充满了无辜,好像受了莫大的污蔑一般:贵使说话可是要凭据的,岂能信口开河!我主仆二人都是老实本分的大宋子民,怎么会无缘无故地和你辽国的尊使作对?还望明察!

  辽使早在心中认定了此事是欧阳曙或者刘聪所为,见他耍赖,气得七窍生烟。对于他来说,若是能抓到伤害海东青的凶手,自然是再好没有了。这样,这位肖大家他就大可以弄回去自己防在私房之中享用,而不用为了将功补过将她献给耶律延禧。

  当然,事到如今,这事情是不是欧阳曙主仆所为,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不是他们所为,也可以说成他们所为,反正他们阻止自己抢人是大家亲眼所见的。

  当下,辽使阴阴地说道:这位官人,这件事情你承认与否,都没关系,请你也随我们去一趟行辕,向我家皇太孙殿下解释一番吧!

  正文第59章灵光一闪,蒙混过关

  屋外残月如钩,高高地悬于树梢之上,它射出的光芒清冷,寂寞,虽然初夏时分,却给带来了一种凉意。

  筵席散去之后,整个李家渐渐冷清了下去,到了这时候已经是万籁俱寂,上下所有人等都已经歇着了,只有那夜晚行动的猫儿不时地出两声打破平静的叫声,似乎在提醒人们,时间并没有停住,天地还在正常地旅行着自己的职责。

  屋内,两个新娘子一坐床头,一坐床尾,面面相觑,两双美丽的大眼睛你瞪着我,我瞪着你,场面甚为尴尬。在相当长的时间以内,两个人都没有说话,就这么干巴巴地坐着。

  其实,两个人都想找点话题来说,她们两个人向来都很有共同语言的,这也是她们能相处得很好的原因。只是此时两人心里都是又喜又烦,无心攀谈而已。她们所喜的,自然是终于有情人成其眷属,从此和心爱之人同生共死,白头偕老。而她们所烦的,就是新郎倌在这新婚之夜,居然玩失踪!

  虽说欧阳曙走的时候,已经向她们解释过了,而且她们也并没有过多阻拦。但是,欧阳曙走到时候语焉不详,虽然她们并不以为他是去会旧情人之类的,所以她们对欧阳曙还是很理解的,她们允许他有自己的私密之事。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她们的这种理解就渐渐要被消耗殆尽了,怨懑开始在她们心头滋生。今夜毕竟是她们一辈子只有一次的新婚之夜,若是良辰美景就此被浪费了,岂不是终身之憾?

  两个人同时轻轻叹一口气,回身望了一眼窗外,又纷纷回过头来,继续眼巴巴地看着对方。

  正在此时,胡清儿精神一振,脸上闪过一丝喜色,随即,她脸色一沉,轻声说道:他回来了!

  范晓璐虽然什么也没有听见,更是什么也没看见,但她对胡清儿的武功已经是知道得清清楚楚自然相信她的耳力,脸上也露出了喜色。

  胡清儿眉头一皱,凑过去说道:你又忘了我们说好的事情吗?

  范晓璐呃了一声,脸上露出赧颜之色。事实上,她们两个早就有过商议,就是不管欧阳曙此行出去是做什么,待他回来,都要好好地给他一个下马威,免得日后他越不把她们放在眼里。范晓璐方才的反应和这个协议就有些不搭调了。既然是要给欧阳曙一个下马威,自然不能和颜对之,那样只会让她觉得这是开玩笑,根本起不到威慑的效果。相反的,一定要给他点脸色瞧瞧。

  胡清儿这才满意地点了点头,意思是说:知错能改就好!

  果然,就在此时,门外的脚步声响起,这一回就连范晓璐也是听得清清楚楚。她连忙板起脸来,把头往里面一偏,作不悦状。胡清儿对她竖了一下拇指,也做出了一个差不多的动作。

  忽听外面欧阳曙那熟悉的声音响起:娘子,两位娘子,歇下了吗?这声音贼贼的,犹犹豫豫的,给人的感觉就像是偷儿在出声试探。

  范胡二女立即把这声音理解成了心中有愧,不敢直面自己,心下大感快意,十分怒气顿时就只剩下了七分。不过,她们还没有这么轻易就放过欧阳曙,所以她们谁也没有出声应答。

  或许是半晌没有回音让欧阳曙有些不耐烦,门轻轻地被推开一条缝,欧阳曙把头伸进来,一番探看,又像个行窃的偷儿一般,就着这条缝把整个身子拉了进来。

  范胡二女眼睛的余光瞥见欧阳曙这般滑稽的行状,怒气更是大为消减,反隐隐有一种笑意正在弥漫,只是这笑意终究还是被她们强行压下。

  欧阳曙关上房门,拿着一簇鲜花来到二人面前,道:你们看,这是我方才专为你们去采来的鲜花,看看,这是芍药,这是杜鹃,这是喇叭花,这是太阳花,还有这个都很漂亮吧?香吧?

  范胡二女一听这个,不由自主地转过头来。范晓璐迟疑一下,颤声说道:你方才出去,就是

  欧阳曙笑道:我看你们两个的妆花,还有这室内装饰所用的这些,都是假花,虽说这些花能够存放久长,但终究是没有真正的香味,这岂不是一大憾!而我家又没有大的花园子,那小花圃里面原来种的倒是花儿,只是自从我学医之后,便用来改种草药了。所以,家中也没有现成的,这点事情,我也不想让别人替我代劳,亲手采摘才是我的心意嘛!我便出去采一点真正的花儿来。

  那你为什么不先告诉我们?二女异口同声地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