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大宋超级恶霸 > 第178章 绞杀铁鹞子

第178章 绞杀铁鹞子

  阴山北麓,卡兹小镇昔日的平静被打破,三万骑兵占据了这里,尽管小镇的居民是骁勇善战的羌族,但是面对十几倍的兵力,部落长老卡兹其选择了忍让,对于羌族来说,人家打仗和自己没有半点关系,不管是西夏,还是大辽,还是金军,还是宋军,其实哪一家获胜都可以。如果非得站队的话,恐怕会选择宋军,因为这支宋军秋毫无犯,军纪严明,这不知道要比其他军队强几百倍。

  支大军正月初五就赶到了卡兹小镇,这里方圆近百里都可以说荒无人烟,可以说占据这个地方至关重要。

  这是林冲第一次带对出征,也算是最后一次吧,他主要是训练新军,是不会带队出征的,只是这一次清一色是新兵,作为教头的带队出征也是很正常的。

  这支新军的监制和以往宋军的建制不太一样,是一种前所未有的建制,三万骑兵分成五队,每队有一个都统,分别是岳飞,董先,张宪,汤怀,牛皋。这五队是五种不同的兵种,这种的组合是前所未有的,至于战场上能否建功,那就是未知数了。

  岳飞的那一队叫做奔雷军,是清一色的重甲骑兵,而且这只重甲骑兵的盔甲不同于西夏的铁鹞子,也不同于辽国铁林军,更加不同于金国铁浮图,重甲是用一种极其复杂的工艺,特殊碳钢打造而成的,比一般重骑兵的盔甲要轻一半以上,防御力却大大提高,普通武器很难造成伤害。奔雷军武装到牙齿的一支骑兵,连眼睛都用极其特殊的墨玉水晶镜进行防护,战马的膝盖也进行了一种金丝保护,避免马腿被砍。

  奔雷军只有六千,可是打造这只重甲骑兵却足足用了一百多万贯,费用之高,当世罕见。奔雷军只有一个用途,那就是冲锋陷阵,冲垮对方的大阵,给其他骑兵进攻创造条件。

  最强壮,最勇敢,最不怕死,最忠诚的士兵才有资格进入奔雷军的选拔,他们享受最好的待遇,因为他们的存在就是为主公冲锋陷阵,奋勇杀敌。

  董先的那一队叫做风影军,是仿照蒙古骑兵打造的一支机动性很强的轻骑兵,这支骑兵的战马是从遥远的西域重金购买过来的,都是日行千里的宝马良驹。风影军来如风,去无影,机动性超强,擅长偷袭,包抄。

  牛皋的那一队叫做火焰军,这是在宋代战场上唯一的一支火枪军,他们的火器要远比明代的要先进,虽然不能和近代火枪相媲美,但在那个时代已经是无敌的存在。

  张宪的那一队叫做摧朽军,意思是摧枯拉朽,这支军队都三套兵器,速度加力量,冲锋加机动,这支军队最大的特点就是士兵具有超强持久的战力,不像大多数骑兵因为战力不持久而导致崩溃。

  最后一支,也是最厉害的那就是野狼军,整支队伍最为神秘,头盔是以恶搞狼头,看上去让人感到不寒而栗,毛骨悚然。没有人知道这只神秘的部队战力如何,只是知道五只军队,野狼军最为强大。都统汤怀就像是一个不存在的人一样,一旦上了战场,没有人知道他的存在,因为他随时会出现,好像每一个士兵都是都统似的。这支军队打仗的时候,不像是一个团队,倒像是一群饿狼。

  大战,阴山南麓三十里处,一场残酷的血战正在进行,战无不胜的金国骑兵遭遇到了西夏骑兵顽强的抵抗,之所以西夏骑兵顽强抵抗,倒不是因为战斗力彪悍,最主要是后面就是西夏皇帝李乾顺,为皇帝而战,士兵爆发出来前所未有的战斗力。

  完颜娄室没有想到西夏骑兵这么骁勇善战,要是辽国骑兵也这么善战的话,大金早就被扼杀在摇篮之中了,面对十万西夏骑兵,金军却只有区区三万,可正是这三万金国铁骑却一直压着十万西夏骑兵打,始终占据上风。

  远处观战的林冲通过千里镜观察战况,他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可究竟是哪里不对劲,一时间还说不好。

  “鹏举,你说十万西夏骑兵怎么会被三万金国骑兵压着打,而且西夏骑兵已经迸发出来了强大的战力,可为什么始终不能扭转颓势呢?”

  岳飞也观察了许久,既然师兄问起来了,他只好说道:“骑兵交战,不像步兵那样需要排兵布阵,更加不需要一窝蜂的冲上去。更多的是小范围的配合,这对骑兵的机动性要求很严。不管是三五人的小配合,还是百十人的中级配合,甚至千人的大配合,在这样的交战区域内,金军始终占据主动,看上去是西夏骑兵多,可是,在局部交战的时候,西夏骑兵始终处于劣势,这种娴熟的配合,金军已经做到了完美。”

  “那同样是三万对三万,我军对阵金国铁骑如何?”

  “如果现在交锋,我军会惨败,不过一年后,我们必定完胜?”说到这里的时候,岳飞的脸色沉重了很多,如果金国铁骑都是这么骁勇善战的话,那么大宋军队一旦遭遇,绝对是望风而逃,溃不成军,。

  林冲笑着说道:“为什么说现在是惨败,一年后会完胜呢,要知道金国铁骑所向披靡,战斗力只会越来越强悍,不会一年后就变弱的。而我军一年战力又能提升多少呢?”

  岳飞自信地说道:“单兵交战,我军绝对不在金军之下,缺少的是战斗经验,小范围的配合,再加上士兵没有上过战场,没有见过血,所以现在遭遇注定是完败。可是,一年后,我们的士兵上过战场,杀过敌,见过血,不管面对什么样的敌人,我们兵种组合的先进性就会毫无掩饰地展示出来。而且一支战无不胜的军队注定是拥有钢铁纪律的,这个问题上,我敢说咱们绝对是天下第一。听说金军所到之处烧杀抢掠,没有严明的纪律,在打胜仗的时候没有什么,一旦遭遇挫折,溃败,那绝对会溃不成军。”

  “说得不错,只有钢铁纪律才注定会战无不胜,好了,不说这些了,你说这时候,三万金军能打败十万西夏骑兵么?”

  “不能,金军应该很快就会败退,西夏大军会大军压上,在前面的蛇灵道才是西夏大军覆亡的地方。”

  “这话怎么说?”林冲突然发现自己好像跟不上岳飞的节奏了,这个时候他似乎明白了为什么师父看好这个小师弟,刘大人也看好这个小师弟。

  岳飞说道:“这几天,我带着斥候在四处打探过,也探知了金军是六万大军,现在只有完颜娄室率领的三万,而完颜翰鲁的三万大军不见踪迹。如果我没有猜错肯定是埋伏起来了,蛇灵道是最适合埋伏的地方。最关键的是三万金国铁骑只是占据上风,想要将十万西夏骑兵歼灭几乎是不可能的,一直交战下去,恐怕三万铁骑会埋没到这里。自从金太祖完颜阿骨打起兵反对辽国以来,金军从来没有吃过败仗,至于三万大军全军覆没的事情就更加没有了,不论完颜娄室还是完颜翰鲁都是一流的将军,不会那么愚蠢的,因此我断定,一定有埋伏,而且是那种绝杀的埋伏。”

  “这个问题,你一个外人都能看出来,西夏看不出来?”

  “西夏没有了晋王李察哥,皇帝李乾顺御驾亲征,注定了大军声势浩大,实际上准备工作远远不足,再加上他们才到阴山,并没有足够的时间去查看整个阴山。更重要的是,金国的斥候很厉害,不是一般斥候能够在他们眼皮子底下可以打探军情的。”

  这点是不错的,刘正龙的军队早就把斥候改良了,说白了应该是情报处更加科学,只是在后方叫情报特工,在前线依旧叫斥候。这些人都是经过特训的,比以往的斥候要强出去很多,这点不是西夏斥候可以比的,这就是为什么说岳飞知道的情报,李乾顺不知道的原因。

  果不其然,大约一个时辰后,人数上占据绝对优势的西夏骑兵开始占据主动,而且越战越勇,金国骑兵开始有溃败迹象。

  随着最后两万西夏骑兵压上,整个战场上整整九万西夏骑兵,三比一的对决情况下,彻底压垮了金国骑兵。

  金国铁骑开始大面积溃败,西夏骑兵都元帅嵬名海亮下达追击命令。

  哎,九万骑兵就这样埋没了,可惜这九万匹战马。林冲被岳飞的判断折服,也开始心疼那些战马。

  两个多时辰的撕杀,九万西夏骑兵最终跑出来不到三千,金国骑兵并没有尾随追杀,毕竟都元帅完颜斜也的计划之中不包括歼灭西夏,将来双方还要和好,所以金军才没有痛打落水狗。可惜的是,完颜斜也远在千里之外,不知道这里战场的变化,更加不知道还有一支军队在不远处等待截杀李乾顺。

  悲催了,九万大军就这样没有了,再加上朔方之战死掉的五万,晋王李察哥丢掉的十万,这次西夏可以说伤筋动骨了,除去镇守的军队之外,想要出战连十万都凑不齐了,一旦遭遇大宋或者金国进攻,那灭顶之灾就在眼前。

  怒火中烧的李乾顺一口鲜血喷出来之后整个人就昏死了过去,西夏军大乱,幸亏金军没有追上来,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等李乾顺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了,这次他似乎看到了死神的降临,知道西夏将会遭遇灭顶之灾,可是这一切比这个窝囊皇帝想象的还要可怕。

  可怕的事情就在眼前,在西夏大军来到阴山北麓地位时候,三万宋军严阵以待,想要返回西夏,只能恶战,杀出一条血路。

  在这个时候,嵬名海亮并没有慌乱,毕竟有三千铁鹞子在阵,即便是不能获胜,想要保护皇帝回到兴庆府还是易如反掌的。

  林冲对岳飞说道:“这应该是我平生唯一一次指挥骑兵作战了,今后再也不会有机会了,希望这次你们能够争气活捉李乾顺。”

  岳飞脑海里早就有成熟的打法,他不紧不慢地说道:“我的奔雷军负责对付铁鹞子,让火焰军在左右两侧掩护,确保全歼这支铁鹞子,让欺压大宋一百多年的铁鹞子彻底的成为历史。野狼军在前冲击,摧朽军在左翼,风影军在右翼,死死地就缠住西夏骑兵,这一战一定可以将李乾顺留在这里。”

  “不是将李乾顺留在这里,而是要将其活捉送到京城。你们负责交战,活捉李乾顺就交给我吧。”林冲手下有五百亲兵,这五百亲兵就像是他的弟子一样,是手把手教出来的,单兵作战能力都是很强,这次正好排上用场。他对岳飞说道:“我们不参与进攻,只负责围剿李乾顺,你一定要防止铁鹞子突围,要是在铁鹞子的保护下,我们是无法抓住李乾顺的。”

  “师兄就放心吧,之所以让火焰驹打两翼,就是要全歼铁鹞子,一个都别想跑掉。重甲骑兵并非不可战胜,也不是完美无瑕。耐力不足,机动性不够就是致命的缺点,一旦被就缠住,想逃都逃不掉,再加上火焰军的火药枪远距离攻击,会把铁鹞子活活逼死的。”

  岳飞对于奔雷军十分的自信,坚信自己手中这支重甲骑兵战斗力绝对不次于铁鹞子,而且机动性,持久性要远超过对方,兵力比对方多出来一倍,再加上火焰军的帮忙,如果不能全歼铁鹞子,那才是天大的笑话。

  率先发起进攻的,还是西夏骑兵,在嵬名海亮看来,打不过金国骑兵也只是中计而已,现在面临宋军,那绝对可以摧枯拉朽。在这个高傲自大的西夏贵族看来,宋军的骑兵就是骑在马背上的步兵,甚至战斗力还不如步兵。只要是铁鹞子一个冲击,那宋军一定会溃不成军,望风而逃。

  传说中的铁鹞子终于登场了,这群武装到牙齿的重甲骑兵缓缓地走向战场,没有冲锋的时候,那马蹄踏在碎石头上的声音已经振聋发聩,已经给人很强大的压迫感,让人有窒息的不舒服,足见重甲骑兵的震慑力有多强。

  铁鹞子刚开始并没有立刻冲锋,就是要给对方内心带去极大的震慑力,随着马蹄加快速度,就像是一股钢铁洪流一般冲击开来。马蹄踏在地上溅起的灰尘铺天盖地,士兵的呐喊声,战马嘶鸣声,和战鼓声混在一起,仿佛是吹响了追魂号。

  岳飞并不着急,他大声喊道:“奔雷军,我们的信念是什么?”

  “奔雷一出,斩尽杀绝。”

  六千奔雷军喊出来奔雷军的口号,奔雷一出,斩尽杀绝,在接受训练的第一天开始,奔雷军的士兵就喊这个口号,他们的信念就是,只要开战,那就是要斩尽杀绝,要么将敌人斩尽杀绝,要么被敌人斩尽杀绝,不杀到最后一个人倒下绝对不停止战斗。

  重甲骑兵最大的弊端就是持久性差,可是奔雷军压根不把这个问题当成问题,耐力是他们有别于其他重甲骑兵最大的优点。

  刚开始,第一次上战场的奔雷军士兵面对武装到牙齿的铁鹞子还多少有一点惧怕,可是随着口号的喊出,一个个热血沸腾,随着准备着将敌人赶尽杀绝。

  岳飞之所以打头阵就是害怕第一次上战场士兵们紧张,尤其是面对钢铁洪流般的铁鹞子,如果紧张了,局势容易失控。战场上,尤其是骑兵交战,不是说人数多就一定赢,一旦气势上被压倒,再多的士兵也会溃不成军。这就是为什么辽国七十万大军被金军杀的大败的原因。

  奔雷军一上来只要是占据主动,其他的宋军就会明白,西夏骑兵没有那么强大,只要是全力以赴,就一定可以将其斩尽杀绝。

  这三万骑兵接受的理念就是赶尽杀绝,第一次上战场更加要严格贯彻。

  在看到铁鹞子距离不足五百步的时候,岳飞张弓搭箭直接把冲锋在最前面的铁鹞子射杀,这一箭可以说惊天地泣鬼神,五百步之外射杀重甲骑兵,箭穿透重甲,这绝对是战场上的奇迹,足见岳飞的臂力多么强大,恐怕普天之下也只有刘正龙的臂力可以与之媲美了。

  岳飞举起沥泉枪大声喊道:“铁鹞子,遇到奔雷军注定变成纸鹞子。奔雷军听令,斩尽杀绝,一个不留。”

  “斩尽杀绝,一个不留。”

  六千奔雷军就像是奔雷万钧一样呈伞面掩杀过去,奔雷军挥动着手中的链子流星锤,这种兵器是刘正龙研究西方骑兵史时发现适合对付重甲骑兵的武器,一锤砸下去,再厚的盔甲也挡不住。

  奔雷军的流星锤和西方的还是有很大区别,这种流星锤可以说是两个兵器的结合,手柄处有个按钮,打开之后,链子划出去,整个兵器就长出去一米多,适合远距离进攻,再按一下,链子缩回来,就直接了长柄铁锤,适合近身战。

  重甲骑兵一旦冲锋起来,是刹不住车的,只能勇往直前,杀退敌人,否则只能是自乱阵脚。两支重甲骑兵终于撞到一起,链子流星锤砸出去,就像是重磅炸弹一样,一下子就把敌人的脑袋打爆了。

  当重甲骑兵遭遇战拉开序幕之后,在后方观战的嵬名海亮并不清楚前放的战况,这个家伙下令全军出击。

  这一战,嵬名海亮极其保守,全军压上,获胜很好,一旦战败,他就立刻带着亲兵掩护皇帝李乾顺撤离。可是,这个家伙毕竟没有晋王李察哥那么丰富的作战经验,铁鹞子都压上去了,一旦战败,想要带走李乾顺谈何容易。

  眼见西夏骑兵全军压上,林冲大声喊道:“火焰军出击。”

  早就按耐不住的火焰军终于投向战场,这是冷兵器时代第一支热兵器军队投入战斗,这一天注定载入历史史册。

  宣和五年,二月初二,龙抬头,这一天,两只重甲骑兵遭遇,这一天史上第一支火器军队出现在战场上,这一天,对于西夏来说,那绝对是世代都不能忘记的一天,这一天血战在继续。

  火焰军出击,注定了不同凡响,火炮连续发射三颗炮弹炸死了数百西夏骑兵,由于重甲骑兵已经混战到一起,为了避免误伤,火炮没有炮轰铁鹞子。

  长途跋涉,火炮运输困难,所以只有一门火炮运到战场上,连发三颗炮弹之后,火焰军正式投入战斗。

  奔雷军的士兵可不知道火焰军会援助,这群年轻小伙子真的是初生牛犊不怕虎,一个个奋勇杀敌,手中的链子流星锤已经改成了长柄铁锤,就像是打铁似的,一下一下地重重地砸向铁鹞子。

  铁鹞子是武装到了牙齿,但是再坚硬的盔甲也有薄弱的地方,那就是头部,面部,颈椎这些地方,当长柄铁锤砸下来的时候,铁鹞子是扛不住的,一锤砸下去,最起码是重伤,很多还当场丧命。

  准备不足的铁鹞子一上来就吃亏了,压根没有想到会遭遇这样一支武装到牙齿的重甲骑兵,手中的长刀,长矛,短刀,短矛很难对奔雷军造成伤害,这样以来就好像是老虎咬刺猬一样无处下口,,看上去是和对方对攻,实际上打到对方身上伤害很小,可是一旦被对方击中非死即伤,这种打法一上来就注定了要吃大亏。

  吃亏倒是小事情,最重要是盔甲太重了,战马要承受巨大的压力,时间越长,行动越迟缓,战马是很难持续坚持的,这就是为什么重甲骑兵只适合冲锋陷阵,并不适合阵地战的纠缠。可是,对面的奔雷军清一色西域大宛马,个头要比西夏马高出半尺多,长出一尺多,承重力要强的多,持久性要更好。

  这一战,铁鹞子注定要退出历史舞台,纵横一百多年的铁鹞子在奔雷军和火焰军的夹击下,注定要退出历史舞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