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重生农女去种田 > 第九十章 掉链子

第九十章 掉链子

  宋老二知道江小池这两天不方便,怕江小池用过力气抻着,抡起锹,一个劲抢着干。

  不多时,偌大的菜园,不合时宜的出现一个坑。

  宋老二看出江小池满满的一整脸的尴尬,便问道:“你咋的了?难道选错地方了?”

  江小池默默地点了点头,宋老二偷眼瞄下队长媳妇,赶快麻溜的拿起铁锹填土,帮收拾残局。

  两人折腾半天,屋里人哪有看不见的。好好的一个院子被挖了半米深的坑,队长媳妇有些叫苦,碍着相亲的大喜日子又不好吱声。

  队长媳妇看了眼进门眉头就没怎么舒展的宋老栓两口子,违心道:“丫头勤快,是个过日子的人。挖井的手艺肯定也错不了。”

  正说话的时候,江小池提锹选了个地又开始挖,队长媳妇有心不让江小池折腾,看眼依旧耷拉着脸的宋老栓,全部委屈全都咽到肚子里:“年轻人瞎折腾,管它最后挖的是啥,大不了就当松土,让年轻人借机多说会话。”

  大气,任谁听队长家媳妇都通事理。

  宋大娘笑的有些牵强:“可不嘛!全村谁家院子里有口井,馋丫头家也算是独一份了。还是自己挖的,没找打井队,现在满村人都羡慕呢。”

  队长媳妇笑的悲惨:是啊!确实是独一份,估计整个甜水村,她满院子挖的全是坑的也是独一份。

  宋老栓虽绷着脸,但不耽误私底下盘算。虽说宋老二招亲什么也没要,但馋丫头一把力气宋老栓可是看到了,要是没事帮打两口井,什么钱不钱里外里也就算补偿回来了。

  江小池被相亲的事搅得不耐烦,没走心又在院子里挑个地挖了起来。

  天气旱,又好长时间没下雨,几锹下去就满院子是灰。

  赶巧江大武安排好队里的事,想着江小池相亲是正事,不得已又从大队往回赶。

  刚进院,灰尘炮土呛个满鼻。

  江大武手掩鼻子止不住的咳,看了眼满脸泥花的江小池:“我说馋丫头啊,你这是干啥呢?不是今天相亲吗,你婶子怎么给你安排活了?”

  江小池神情淡定:“啊?叔啊,没事,婶子在屋里帮我拿主意呢,我闲着也没事,寻思给你和婶子在院里挖口井。叔和婶子平日里那么照顾我,我使把力气也是应该的。”

  江大武看眼江小池一脸泥花,不情不愿的样子,又看了眼一旁跟傻小子娶媳妇似得宋老二,终于觉得今天村里传言宋老二上赶子娶江小池的事是真的了。

  江小池瞧不上宋老二在自己身边嘚瑟,手下铁锹挖土的动作有快乐几分。微分吹过,又扬起一片尘土。

  江大武看着院子里的光景怎么都有些不对劲。看了眼刚刚填好的新土,又看了看江小池较劲挖的半米多深的大坑,心情有些凌乱。

  “馋丫头,你跟叔说说,你怎么确定这块地底下就能出水?”这是个反问加肯定句,挖出的土干的冒烟,肯定不能有水。

  “……呃?”江小池嘴里有些结巴,又一阵风起,一不小心就呛了江小池满口土。

  江小池心理有些画糊,谁知宋老二信心满满,替江小池答道:“叔,你放心,我家馋丫头眼神准着呢,她说能出水,肯定就能出水。”

  叔?江小池一口气没喘上来,恨不得跳进坑里直接把自己活埋了。“你丫的,改口改的也太快了吧?再说,我啥时候是你家馋丫头,我们今天是相亲,八字还没一撇的好嘛?”

  宋老二望眼屋里队长媳妇,心想队长媳妇今天不给力啊,这么磨磨唧唧的自己的亲事什么时候才能成。

  “都早晚得事,反正我话撩这了,别的村不好说,甜水村肯定不能有人再惦记你。外村的要是有人想胡来,我就招呼你仨哥哥,一个巴掌都你我挡回去。”

  江小池头一次见识宋老二这么不要脸,顺手选了个地又开始挖。

  只几锹就瞅着坑心烦,江小池心里暗骂自己声:麻痹!心烦意乱又挖错坑了!默不作声又一锹一锹把土添上。

  宋老二尽量控制自己情绪不让下巴掉到地上。“咋了?又选错地啦?”

  江小池气不过,又碍着面子:“这地土紧,我替我叔把土松松。”

  江大武有心心疼自己这块好地,要不是土豆栽子有限,江大武早就弄点土豆栽子种在地上,还容江小池这么折腾。

  “什么井不井的,中午帮你婶子干活,家里吃顿饭再走。”江大武都替江小池愁的慌。

  昨天宋大娘刚走,江大武就与媳妇商定了主意。关于宋老二,江大武觉得对江小池而言肯定是门好亲,至于公婆怎么样,小两口关起门过自己的日子,也不能有太大影响。

  宋老二能干,又出名的心疼妹子,宋家的几个后生,江大武最得意的还是宋老二。宋老栓没头没脑的竟将宋老二招出来,不管出于什么原因,江大武都觉得以后那是江家得了实惠。

  若以后宋老二真把江大林的香火接上,那也是江家列祖列宗私底下保佑。

  江小池故意没看江大武脸色,又下院里选了一块地。这一回江小池走心了,院子里种的都是菜,自己再不走心怕是要满院子重新挖一遍才肯罢休。“叔,就这地方,别的不敢说,不出三米肯定出水。”

  江大武一脸不情愿:“拉倒吧,院子就这么屁大的地方,你一锹一锹的给我打地洞呐。赶紧进屋洗把脸,姑娘家家的出来相亲也不知道拾掇拾掇,你让老二心里怎么想你啊。”

  宋老二反到不以为意:“叔,没事,我家馋丫头本分,就是认干活死理。回头要是再挖不出水,我多使把力气把坑给你添上不就得了嘛!”

  一向沉稳的江大武一时间都没有控制好自己的情绪。几个意思,这么快宋老二自己就把婚事订下啦。

  江小池本就不怎么乐意宋老二,宋老二又黏糊的过头,心里一阵烦:“我说宋老二同志,你啥时候经过组织批准改的口?”

  妙书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