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绝对一番 > 第一百一十一章 首映礼

第一百一十一章 首映礼

  “繁星赏”是由《新电影人》杂志发起并举办,以季为单位的电视剧评鉴活动,历史不长,92年才开始的,但正是由于是个新奖项,目前相对公正,影响力日渐扩大,在电视剧荣誉方面仅次于一年一度的“学院赏”——繁星赏参选仅限于电视剧,而学院赏还包括电影、动画片和广播节目,算是曰本的奥斯卡。

  繁星赏的奖项目前还很简单,只有最佳男女主角,最佳男女配角,最佳导演,最佳编剧,最优秀作品,最佳电视剧歌曲以及特别赏,像是最佳摄影、服装、道具、剪辑、特效之类现在还没有。

  而被评选的是当季播出过五集及以上的电视剧,评选则是通过《新电影人》杂志的读者、剧评人以及评审团投票后,按一定计算方式综合计算后得出优胜者,其中大部分奖项,读者的实名印章投票决定性相当大,就算五大电视台想操纵一下都有点难——在曰本,伪造他人印章是重罪,真大规模刷票搞不好要被弄去坐牢的。

  目前《半泽直树》刚好播放完第五集,已经有参选资格了,可以开始投票了,村上伊织对此很关注,每天都要提一嘴,号召大家鼓动亲友去给《半泽直树》投票。

  这次和《世奇》时可不一样了,《世奇》半前季成绩稀烂,等局势渐渐扭转后最高也不过到了20%,虽然口碑极好,但就投票人数来说,不是当时冬季热剧的对手,最后什么也没拿到,而这次的《半泽直树》口碑成绩双好,她准备要拿人生中第一个繁星赏了——她信心很足,已经去订制荣誉橱了,准备放奖杯。

  原本她不该有这种信心的,毕竟她和千原凛人是反出的东京放送TEB,东京放送TEB为了面子一定会全力阻击他们的,但她没料到《半泽直树》社会反响这么大,成绩也能这么好,那有了这么大的社会影响力和观众喜爱度,东京放送TEB哪怕通过剧评人和评审团来阻击他们也未必能得逞。

  至于学院赏那个就先不提了,这个八月底才进入提名期,真出奖项要到十一月了。

  千原凛人对繁星赏也挺期待的,毕竟他现在什么荣誉也没有,那能先拿个小奖也不错,目前就等着9月30日去拿奖了——村上伊织对《半泽直树》全部放送完的成绩并不能肯定,他是能的,信心更足。

  当然,要想终季去拿奖,前提是电视剧别半路崩盘,当前工作还是要好好干的,他就这么期待了一下,转头就投入到了繁重的拍摄之中。

  而时间很快到了第六集的放送日,千原凛人在当天下午收到了白马宁子的回信,随信还寄来了一个长条状的包裹。

  信他没细读,准备留着晚上休息时看,只是借着拍摄调整的间隙打开看了看那个包裹,发现果然是一副水墨画——他上次回信时问白马宁子要的。

  目前他和白马宁子是笔友关系,想升级成朋友当然要花点心思了,然后他思考了一阵子,就开始厚着脸皮问白马宁子要画,只要白马宁子一时心软给了,他不就有理由回送礼物了嘛,这么互相送上两次……不就是朋友了嘛!

  成了朋友,一起吃饭很正常吧?

  饭都一起吃了,一起出去游玩也很正常吧?

  约会都约了,升级成男朋友同样很正常吧?

  都男女朋友了,订婚结婚也很正常吧?

  完全顺理成章,没毛病!

  只是前两次白马宁子在当他开玩笑,回信都是寄来的和鱿鱼图差不多的小玩意儿,工笔的包子水墨的烧鸡,虽然也画得挺可爱的,但没什么用,而在千原凛人再三强调打算美化一下办公室后,这次终于寄来了一个长长的立轴。

  他满怀期待的展开立轴看了看,发现白马宁子好像并不是单纯的小服务员那么简单,这正儿八经画的立轴,可和鱿鱼包子烧鸡那些随手涂鸦是两码事了,构图严谨,留白得当,调色艳而不俗,笔触轻柔且细腻,绘画技巧更是极佳,画得锦鲤活灵活现,属于少见的工笔重彩,甚至能看得出来,继承了一部分浮世绘的特点,或者该说偏唐风,重神而轻形,明显在有名师指导的基础之上下过大功夫的。

  就凭高中或是短期大学的社团活动,该练不到这地步吧?

  也不好说,曰本高校里的社团活动确实搞得不错的!

  千原凛人看着这张锦鲤图一时陷入了犹疑,又看了看画一角的私章,确实是白马两个字,顿时感觉白马宁子好像和他想得不一样,不像个单纯到东京投奔亲戚顺便打工的普通女孩子——如果不是社团兴趣的话,那一般家庭不会给孩子下这么大力,培养这种很难拿来谋生的技能吧?

  或者是家传的?

  他现在和白马宁子当笔友,双方基本都是在说一些生活琐事和各地风土人情,话题还没涉及到双方的家庭和过去,毕竟还没熟到那份上,结果眼下这就成了一个迷团了。

  不行,得弄清楚这一点,只有充份了解敌人,才可以找到她的弱点,才能给她致命一击,以前在这方面下的功夫还不够啊!

  计划进展太过顺利,结果大意了,这是败北的源头,以后要注意,但怎么了解她的过去呢?直接问肯定是不合适的,得想个办法骗她自己说出来……

  他在那里一时陷入了沉思,而津村晴喜凑了过来,歪头看了看立轴,马上赞道:“妙啊,实在是妙啊,不愧是千原老师,真是雅人,这画是刚淘到的名家之作吧?”

  他现在是千原凛人摄制小组的副导演,主要是千原凛人觉得没经验,所以让他这个比较熟资历又深的帮帮自己,而津村晴喜和吉崎真吾性格有点像的,不过不太抱怨,就是爱开玩笑。

  千原凛人赶紧把立轴卷了起来,毕竟是工作时间嘛,转头笑问道:“都调整好了吗?”

  津村有喜刚才只是习惯性的拍拍上司马屁,他分不出画的好坏,感觉和书店里卖的1888円印刷品装饰画也没什么两样,马上恢复了工作状态,拿着台本请示道:“这里和这里设计的走位好像有点不对,他们之间有张桌子的,真按这么拍,进门的小木曾要绕一个圈子才能让两个人面对面,很拖,那现在是把桌子去掉还是换一下走位?”

  “我看看。”千原凛人也把精神先放到了工作上,拿着分镜头台本和正在调整的场景对照起来,发现还真有点不对——绘制分镜头台本纯属凭空想象,真到了拍摄的时候,总有点这样那样的小毛病,这就需要执行导演临场调整了。

  桌子是不能去掉的,过会儿要用猛烈的拍桌子增加紧张的气氛,那就只能让原本在屋子里的那位挪个地方了,但挪到哪里去好了呢?灯光也得挪一挪了……

  他伸手叫过了灯光师和导演助理,开始对着场景讨论起来。

  …………

  拍摄一直按计划持续不断,千原凛人都顾不上细想白马宁子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家庭出身,忙碌不止,而在紧张工作中时间过得特别快,转眼就到了下午四点多,美千子来了。

  千原凛人以为她是日常来探班的,也没在意,只是摆了摆手示意她不用这么多礼,隔个两三天还要来见见便宜师父,自己去上网就好,而美千子这次却没走,绕了个圈离摄像机远远的站在那里,欲言又止。

  千原凛人又忙了五分钟拍完了一个镜头,注意到了,奇怪问道:“是有什么事吗?”

  美千子神情黯淡道:“妈妈让我给师父您送首映式的票。”

  她很郁闷,她妈妈给村上伊织送票,但被村上伊织推掉了,就是因为最近剧组里很忙,同时《人间观察》那边也要照料,真的抽不出时间,于是她妈妈也不敢再直接问千原凛人了,强迫她来邀请——她替千原凛人推了两次了,但她妈妈真的怒了,命令她一定要把千原凛人弄了去,不然课业加倍!

  她自尊心很强,极不喜欢求人的,但不服从命令以后她在家里的日子就有点难过了,只能来问问了。

  “首映式?”千原凛人一时没反应过来,想了想才记起来了,这是之前美千子参演的那部《坡尽头的房子》要公映了,但没想到这种小制作的文艺片也要搞首映礼,只能说曰本人对仪式真不是一般的看重。

  不过,他对这种事没兴趣,马上笑道:“我最近没时间,就不去了吧?”

  “我知道师父您很忙,那个……”美千子小脸表情郁郁,但和千原凛人相处了大半年了,很亲近了,摆不了黑化脸了,只能哀声叹气道:“我一直没能约到您吃饭,她就很生气了,这次再拿不出成果,她会更生气的,师父您能不能……抽两个多小时……”

  她说得磕磕绊绊,很惭愧的样子。

  她妈妈是希望她能参演千原凛人的剧才让她认了这个师父的,但这大半年下来了,毛都没蹭到一根,实在让人失望,再这么下去,搞不好就不让她来了,那她这一天能玩的两个小时怎么办?

  她不想给千原凛人添麻烦的,但实在舍不得每天那两个小时的玩耍时间,那几乎是她生活中唯一的喘息之机了,不然她都不知道能不能坚持到成年后对她妈妈说出那个“不”字。

  千原凛人还是很机灵的,马上听出了美千子的潜台词——南部良子对他一直不肯照顾徒弟有点不满了。

  他是不怕这女人的,一个靠着女儿混的经纪人,真站到他这种人面前连大气都不敢喘,但她在家里折腾女儿,他同样管不了,而美千子也给他当了这么久徒弟了,香火情还是有的,放任她受苦,好像也不太合适。

  他想了想,笑道:“行了,别垂头丧气了,首映礼是什么时间?”

  “下周二晚上七点半。”美千子叹了口气,说道:“师父,你已经帮过我很多了,我不想给您添麻烦的……对不起。”

  千原凛人马上翻了翻行程表,周二晚上是分配给了《人间观察》那个节目,要带着辅助创作团队开会,那不行把会向后推一推?

  他想好了,拿台本给了美千子小脑袋一下,笑道:“行了,别哭丧着脸了,周二我会去的,现在玩你的游戏去吧!”

  美千子深深鞠躬感谢,同时为耽误了千原凛人的时间感到抱歉,随后没再说什么,满怀心事的默默走了。

  千原凛人望着她那小小的背影摇了摇头,拿出两三个小时的时间去应付应付,算是帮帮这倒霉徒弟倒没什么,就是这南部良子也不知道怎么当的这个妈妈,整天强迫女儿干这干那的,将来可怎么办好?

  终将有一日,这母女两人会反目成仇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