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龙吟水泊 > 第19章 二十:路遇杀手:下

第19章 二十:路遇杀手:下

  王勇抬脚在两个蒙面人的脖子上各踹了一脚,两个蒙面人脆弱的喉骨发出咔的一声脆响,随后就都断裂开来,原本还挣扎的蒙面人立时不动了。

  王勇回手抽刀,随后抓了两个蒙面人向外一丢,刀光闪处,两个蒙面人刹那之间,被连斩十几刀,王勇跟在两个死人的身后出来,手里的倭刀就围着身子一转,洒出一片刀光,把劈过来的刀都给挡了出去。

  “倭刀!”那个声音再次响起:“你们都退后吧,他不是你们能伤到的。”

  十几个黑衣人闪身退后,王勇长刀护身,有些担心的向着孙二娘的屋子看去,这时一个高大的黑衣人走了过来,说道:“你放心,我们本来想要无声无息的杀了你们,所以才找了两个淫贼,借他们的迷香,让他们两个来行事,我们不过是跟在后面,想着看看热闹,没想到阁下这么机警,而那两个家伙又是那么的没用!”

  王勇冷声道:“他们说了,是太尉派来的,不知道我哪里得罪了太尉,还请明示!”

  王勇也不知道这些人是哪一个太尉派来的,但是他心里已经有了一个答案,可又不能确定,所以才诈了一句。

  高大的黑衣人冷笑道:“自然是为了王进那厮了!若不是你,我们太尉已经除了他了,现在你既然让他暂时脱得大难,那你就替替他吧。”

  高大的黑衣人说完之后,还意味深长的看着王勇,想从他的脸上看到懊悔的神色,他奉命杀人也不是一次了,最喜欢就是这样打击自己的目标,每次这样把自己的目标打击痛苦不堪,他就开心不已,只是让他失望的是,王勇的脸上,并没有失望的神色,那黑衣人犹不死心,又道:“我想为了王进来杀你,你这个缸没有顶错吧?”

  黑衣人故意在‘王进’两个字上,加重了语音,只是他的话音没落,就听一个声音响起:“没顶错,你们来了多少,我们照单全收就是了!”

  随着清脆的声音响起,跟着孙二娘飞身而起,手里的龙环刀用力一晃,冷声道:“不怕死的就来吧!”

  黑衣人眼中冷芒一动,杀意四射的道:“是你们不怕死吧!”

  王勇一笑道:“不管是谁,既然不怕死,就死在这里吧!”

  高大的黑衣冷哼一声,用力一挥手,两边十几个黑衣人一齐大喊着,向着王勇和孙二娘扑了过来。

  十几柄朴刀一齐斩了下来,王勇大喝一声,手里的长刀就空一轮,叮叮当当之中,十几朴刀都被荡了开来,那高大的黑衣人冷笑道:“我看看你这样那刀能撑几何!”倭刀是玉钢打造的,硬度高,质脆,锋锐无比,但却不经磕碰,宋朝的时候,倭刀被日本人的遣宋使带到中原,做为礼仪刀存在,平时把玩可以,但是一单动手,几下硬碰就能有损坏,来人出身在太尉府,自然见过也知道倭刀的性质。

  王勇冷笑一声,道:“那你就看看吧!”长风摆,好如一具大风车一般的扫了过来,不停的和倭刀磕在一起,火星被磕得四下里飞溅,但是王勇的刀却没有一点的损坏。

  高大的黑衣人不由得看得震惊,叫道:“好一口刀!”说着揉身而近,手里的朴刀向着王勇当头劈了下来,王勇大吼一声,奋全身之力,猛的一劈过去,砰的一声,两口刀对劈在一起,高大的黑衣人被震得向后连退七、八步,手上朴刀的刀口被磕出一个指甲盖大小的缺口来。

  高大的黑衣人不由得惊呼一声,就在这个时候,王勇二次冲到,长刀横着向他的脸上砸了过来,高大的黑衣人被激怒了,不顾手里的大刀有伤,跟着对劈过去,就在两刀将要碰到一起的时,他突然发现,王勇劈过来的刀,竟然用的是刀背,当的一声,他手里的朴刀再一次被磕出一道口子,而他向后退去,王勇跟上一脚,就踹在他的小腹上,高大的黑衣人不住的后退,最后撞在了墙上。

  那黑衣人不知道,自来日本刀在战场上用得时候,都是多用刀背,少用刀刃,就是因为玉钢的关系,中国刀用得夹钢法,有一个好处就是坏了就磨,把损坏的地方磨掉就行了,大不了就是说刀变薄、变窄,而玉钢刀却是不行的,它一但损坏,就要拿去修补,而修补的刀,肯定是要二次损坏的,日本的名将上杉谦信,喜欢用刀直劈,就有一场战斗,用坏十几把刀的记录,所以为了保证刀得可持续性,就少用刀刃对劈。

  不过不是上过战场的武士,轻易也不会知道用刀背的道理,必竟私人决斗,没有数十场,也不至于毁了刀,王勇年轻的时候,听参军打过鬼子的老人这才说过,日本军官就是用刀背来硬抗他们的抗日大刀,才知道这么用刀的,而且王勇这刀,是找大宋铁匠打得,用得是好镔铁(就是钢),不是玉钢,所以轮起来就更有力了。

  王勇眼看高大的黑衣人撞在了墙上,闪身而进,长刀就向着黑衣人的心口刺去,黑衣急侧身的时候,长刀就擦着他的胸口过去,这一回刀刃在胸,把他胸前的衣服全都舔开了,胸脯也被舔开一条长长的伤痕,王勇身子收不住前刺的力量,刀一路向前,刀尖刺入墙中三寸。

  黑衣人冷笑一声,朴刀轮起来,向着王勇的头上劈过来,王勇这会抽刀还要点时间,在黑衣人看来,最好的办法,就是丢了刀后退,而那他无疑就占了上风了,可是让黑衣人万想不到的是,王勇手是加力,推着刀就向着他身上斩过来了,刀尖在墙里把墙皮划得灰飞石溅,嘶啦啦直响。

  按着运刀的速度,黑衣人肯定能劈到王勇,但是王勇也能把他给斩成两截,黑衣人又没疯,自然不肯陪着王勇去死,急把朴刀一扳,就挡在身前,王勇推过来的刀就斩在他的刀杆上,劈入木头三分,刀势不由得一滞。

  王勇厉吼一声,二翻推刀,长刀就抵着黑衣人的朴刀向前走,黑衣人全力抵挡,但是王伯当在隋唐之中,有百斤之力,属第三等,要知道这个力是按兵器来算的,李元霸、宇文成都,裴元庆三个是千斤之力,雄阔海到梁世泰,是五百斤之力,秦琼、尉迟恭、单雄信、王伯当,这都是百斤之力,在水浒里,已经达到鲁智深、武松那样的境界了,黑衣人虽然也有几分勇力,但是如何挡住这么大的力量啊,被推得不住的后退,脸上被飞溅过来的石子打得满脸都是伤。

  突然咔嘣一声,黑衣人手里的朴刀,一下被王勇的长刀给斩断了,那黑衣人丢了刀杆,飞身向后暴退,只怕王勇抽刀以对,没想到王勇也丢了刀,回身就向他扑了过来。

  这黑衣人叫颜平,外号‘神拳手’有一手不错的拳法,他只道王勇丢了刀要和他斗拳,心中暗喜,双拳握紧,看着王勇过来一拳向着王勇捣了过去。

  王勇身子转着圈向前颜平靠前,手指在绑腿上一勾,他想着孙二娘睡着的,没脱衣服,没解绑腿,两柄狗腿刀带在腿上没卸,这会双刀都被勾得跳了出来,王勇就像《生化危机里爱丽丝一样,用手指在刀上打了转,两口刀旋了一圈,然后一前一后的劈了下去,前刀把颜平的拳头顺着中指骨节劈开,后刀跟上,就劈在颜平的头顶,劈开头骨,深深的卡了进去。

  颜平就那样站在那里,张大了嘴巴,发出啊啊的低叫,两只眼睛瞪得滚圆,死死的盯着王勇,身子缓缓的向下跪去,最后就跪在了王勇的脚下。

  说得时长,做的时短,王勇从荡开那十几个黑衣人,到杀了高大的黑衣人,总共也不可几息时间,孙二娘和那些人才对了几刀,就看到这面跪下一个,那些黑衣人不由得都面色难看,孙二娘却是来了精神,抢上两步,连着劈翻了两个人,那些人眼看不对,转身就跑。

  王勇大声叫道:“二娘,一个不留!”说着飞身纵去,双刀挥开,不住的把人劈倒在地,孙二娘在后面堵截,跟着杀人,十几个黑衣人一会的工夫,就剩下三个了。

  三个黑衣人对觑一眼,也知道不拼命是不行了,其中一个生得胖大的,大吼一声,就在地上又捡了一柄朴刀,双手各舞一柄,大叫着向着王勇冲了过来,两口刀织成了两个巨大的刀网,把王勇给锁在了网中。

  另两个刀手就向着孙二娘冲了过来,孙二娘知道他们是欺负自己是个女人,所以才来找自己,她冷哼一声,双手抱刀,斜躺在身上,向后慢慢后退,突然前进一步,扎四平大马,一刀斩去,龙环刀就从两口朴刀的刀杆上过去,这龙环刀虽然不是什么天下名刀,但也是孙家的祖传宝刀,端得锋利,大刀一过,两口朴刀一齐断了。

  两个黑衣人不由得同时一呆,一个明白,撒腿向着墙头跑去,孙二娘临敌不足,先一刀把那个没还过精神来的劈了,然后回身再追那跑了的,只是那个家伙的轻功不错,眼看着他就要到墙边了,孙二娘明显就追不上了,而且那墙上还有王勇的倭刀呢,如果被他拿到,那孙二娘就拦不住他了,情急之下,孙二娘尖声叫道:“哪里走!”一扬手,龙环刀飞掷而来,就贴着那人的腿上铲了过去。

  黑衣人向前飞奔,闪身就到了倭刀前面,一伸手抓住了倭刀,不由得放声大笑,就在这个时候,他脚下一疼,身子歪倒,倒低头看去,那龙环刀竟然把他的一条腿给斩下来了。

  黑衣人倒在地上大叫,孙二娘缓步走过来,这会那黑衣人倒在地上,把倭刀带了出来,他还抓在手里,看到孙二娘过来,就胡乱挥着刀叫道:“你别过来!”

  孙二娘冷哼一声,走过去到了龙环刀的边上,一脚踢在了龙环刀上,龙环刀呼啸而去,就刺进了那个黑衣人的身体之中。

  此时王勇眼看自己冲不破那个胖子的刀网,情急之下,也一挥手,左手刀飞掷而去,冲破了刀网,就刺在那个胖子的腹上胸下,但是让王勇没有想到的是,那胖子的肥肉太多,竟然给夹住了。

  王勇赞道:“好肉!”说着又一挥手,右手刀也掷出去,只是这一回却是刀柄向前,就在那柄被肥肉夹住的刀上一撞,被夹住的刀一下从胖子的身体上穿了过去,而刀柄向前的刀却向回激射,王勇身子向后仰,刀从他的脸上飞过去,他伸手抓住后面的刀绳,然后把刀在手上转了两圈,重新握住,再看那个胖子,咚的一声,像老牛一般的倒在了地上,胸前背后,两个大洞,骨嘟嘟血冒个不止。

  孙二娘从死人手里拿了王勇的长刀,向着王勇走了过来,走到一半,又把掉在地上的狗腿刀捡起来,道:“可惜这店不是我的!”

  王勇不由得好笑的道:“若是你的,这些包子馅,你还不得卖到明年去啊。”

  孙二娘白了一眼王勇道:“还说,这是城里,杀了这么多人,闹出这么大的动静,只怕那店家早就知道了,只是夜晚他不敢去报官,我们再不走,只怕就走不了了。”

  王勇笑道:“还是娘子专业,我听你的,赶紧滚蛋!”这是王勇第一次叫孙二娘‘娘子’孙二娘不由得脸上一红,略带羞嗔的白了王勇一眼,就回转身回屋了。

  王勇在那些死人身上搜了一会,把他们的财物都搜出来,然后用他们的血在墙上写了:“杀人者,太行山王善是也!”几个大字,心道:“姓王的,看在你我同姓的份上,这好事我就不找别人了!”

  过了一会,孙二娘把两个人的细软都收拾好了,出来之后,两个人就向着城门而去,正像孙二娘说得,那店主早就知道打成这个样子了,只是不敢出来,等到他们两个走了,这才从屋钻了出来,看到那些死尸,魂差点飞了,急忙下令伙计出去报信,同时连声感叹,这是注定了要破财了。

  王勇、孙二娘两个就到城墙的边上,大宋承平近二百年了,边关的风雨从来也没有烧到内地来,像东明县这样的小县,平素里连贼都不过,城墙上只是象征性的有几个老兵巡逻,这会天晚,早都躲到箭楼里藏着去了,王勇、孙二娘本来还打算爬城,这会眼看没人,就走马道上了城墙,随后孙二娘取出一条用客店的布单撕了揉成的绳子,绑在了城垛子上。

  孙二娘向着王勇道:“这城墙不高,我们两个抓着这个下去,就算是中途断了,也摔不到……啊!”她话没说完,王勇飞身上前,抱了她就向着城墙下面纵去,孙二娘直觉得好如腾云驾雾了一般的向着城下而去,吓得眼睛都闭上了。

  眼看着两个人就要到地面了,王勇伸手一抓孙二娘系得那绳子,两个人的落势猛的一停,随后那布单绳子撑不住两个人的身体,就从中间折断,两个人再次落了下来,王勇回手从背后抽出一根朴刀杆子,就向着地面一戳,借力站住,一点损伤都没有。

  孙二娘脚踏实地,这才感觉到害怕,一颗心突突乱跳不止,看到王勇笑咪咪的看着自己的,不由得恨恨的在他的身上打了两拳,王勇也不叫疼,就那样看着她,孙二娘本来第三拳也要落下了,只是看到王勇那双眼睛,不由得心为之一迷,拳头停住了,最后无力的落在了王勇的身上。

  王勇感受着怀中少女软棉棉的身体,不由得一阵阵的心荡,只是这个时候不是动心的时候,他强压下心里的悸动,道:“好了,我们快走吧,不然城里追出来,我们就白跳一回了。”

  孙二娘这才收敛心神,她心下发虚,看着王勇,只觉得一张脸烧得厉害,也不敢说话,就向前而去,王勇急忙在后面跟上。

  这会是初冬的天气,东明县不是靠着江河的县城,那护城河水早就干了,两个人就从河沟里过去,寻了路径,向冬而行。

  曹州于崇宁元年,被升为了兴仁府,大家习惯的还叫他曹州,孙二娘的祖籍在曹州乘氏县,也就是后世的菏泽,而宋朝的东明,在济河之西,离着后世的东明县治地,差着好远呢,所以离着菏泽更远,两个人只怕在路上被东明县的官差追上,所以一路急走,连夜出了东明县所属的京畿路开封府治区,进入了京东西路曹州兴仁府,那些官差不能越境搜捕,两个人看着过了界碑,这才长出了一口气。

  王勇四下看看,就见前面是一处也不知名的小村子,就道:“二娘,我们走了一夜,身子都被冷透了,不如就到前面去,我看那村子里有个酒幌子,我们去吃一碗热酒,暖暖身子,要是能住,就在这里先住下,歇一歇脚,你看如何?”

  孙二娘也累得不住的喘气,就点头道:“一切都听三哥的好了。”

  王勇就伸手在孙二娘柔云一般的长发上抚了抚,道:“好了,再挺一会,我们就到了。”

  孙二娘本来是坚强的性子,但是这段时间跟着王勇,让她尝到了从来没有的宠腻,所以也没有那么的执拗了,就乖乖的由王勇抚着头发,柔顺的跟着王勇,向着那村子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