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黄天乱世 > 第492章 揭竿四起4

第492章 揭竿四起4

  可此刻毕竟大敌当前,这边各众哪又愿看二人切磋?且这徐晃若胜倒好,万一败之,对面那将自会更为嚣张。&菠萝小&说

  此回主将倒与楚阙所想相同,并未等候徐晃斗罢即又一声令下,指示阵前各众往前听进。

  然而这边有所动作,对方也非吃素,也全未顾二人打斗,皆伏下身,似抓何物,惊得这边唯恐有诈,不敢再向前行。主将见此,也只得下令暂缓,派遣二骑先行试探。

  随这草包一行一停,这边本就心有不满自更难平,偏偏徐晃正与对方斗得难解难分,一时之间必难分出胜负。

  也不知乃那人确实无意高强,还是徐晃惺惺相惜未尽全力。看得这边急切难耐,恨不得去代那徐晃三下两下将对方击败以提振士气。

  然想归想罢,况且自己马战功夫未必胜过徐晃,即便对方并无异议,也仍无甚把握,只好仍充兵卒等候差遣。

  正留心徐晃之时,忽闻一声马鸣凄厉有甚,赶忙转头望去,只见前往查探那马竟被一箭射穿眼窝,连同探报一齐应声而倒,却望不得到底何人所射。

  思来所围敌众无人负弓,弓手自躲远处,遂又再顺箭来之向远远眺望,终可见得一极小人影正乘马上,就连是否握弓也难看清。

  若真如此,且不说那人是否有此膂力能将箭射至马眼,单单以眼辩之也极难办到,实在难以置信。而若说此仅巧合,未免太过巧合,毕竟一箭即中,并无虚射。

  但比信那人箭术真有如此高超,终归还是信此仅为巧合更易接受,自也为防心生恐惧,只得作此之想。

  得那马毙,不止楚阙,身侧各众也皆已不敢再轻举妄动,反尽量躲至身前之人身后,以防箭袭,唯有最前之众无处可躲,心惊胆战。

  而于此时,徐晃似与敌将斗罢,再喊“阁下武艺非凡,只怕再斗三天三夜也难分胜负,但因军务在身不可多战,往后有缘再战罢!”即策马回身。

  “壮士留步,自吕都尉后,张辽再未遇得阁下这等对手,可否告知姓名,往后若非敌对,必登门讨教。在下张文远,本属雁门,如今为访武友,正客居太原。”

  敌将倒也一副意犹未尽之貌,反追问名号,得了徐晃答复,这才也退去。

  无胜无败反还结交一友,于二人而言自是皆大欢喜,可此刻正为战时,闹此又为哪般?不仅大将心急,就连楚阙也已坐立不住。

  量敌寡我众,且对方仅有一名弓手躲于远处,若此刻再不突围,倒真会将士气磨尽,败给这区区百众。尽管主将昏招频频,除此之外似乎也无更为恰当之策。

  随即突围令来,终可行动,这边迫不及待举枪猛进。未想到是,对方纵然尽皆站起,却并不迎敌反而退让。

  如此明显怯战之举,自令这边士气大震,从而稳固步伐,声势更胜,紧逼敌退。

  一连行至百步,敌众仍无半点抵抗之意,不由又再使得这边揪起心来。明明乃敌来袭,这般步步紧退却非见势不妙放弃围攻,实在难猜有何用意。

  还未来及这边察觉其中蹊跷,只见那张辽忽从阵中冲出,直逼这边主将,徐晃见势立即迎上,结果二人相会半路又再斗起,说好之下回中途不过间隔片刻。

  可怎的看来,对方也绝非是为助张辽与徐晃比试而造此之势,这等直取大将伎俩自也非其人唯一计策。可张望四周,实在不知到底何物能令此众有此把握。

  僵持之余,远处那射箭之人已越发近之,细细观其轮廓,高大有甚不逊其马,手中长兵更似长过马身,一看便知其勇不在张辽之下。

  再观这边,大多步卒,即便还有几名都尉,自也全不能及。万一远处那人不再以箭威慑,反突进前来,只怕无人可挡。

  顾归顾虑,但思此为两军对垒,一人斗其不过,凭借人数占优,几人围攻,应也无甚大碍才是。当务之急仍要看那草包主将如何应对。

  稍不留神,远处那人竟已不见踪影,实在难想其人如此胆小,竟会在此关头临阵脱逃。可纵观四周也未见人赶来,除此之外,实也不知还有何由。

  眼看对方越退越缓,似已有相迎之意,却是发现己这一阵仅剩前排两人加己一人,左右之众皆因紧盯一敌而追,竟无意间已将阵形散开。

  不过说散,对方各众早已尽皆孤立难以呼应,想来必是因此众才有恃无恐。但这边总觉对方既有意挑事,又怎会行此无意自投罗网之举?不甚安心。

  至此前方二人早已按捺不住,未等齐攻令,便己加快脚步突上前去,其状不仅似为克敌制胜,倒还有几分生擒异味。

  如此盲目之举,这边自是不愿掺合,无奈若不紧跟,最终必被孤立更甚,纵对武艺自信,也全无于此犯险必要,依旧追赶前去。

  然而万没想到,这才仅有三步之遥,只见前方一道黑影有如风驰电掣略过眼前,二人应声即到,随后传来一浑厚轻蔑之声,“哼!竟漏一个,无趣!”那黑影便又窜至他处。

  顷刻之间,黑影所到之处,友众皆骤然倒地,除可见得黑影手起戟落以外,就连其怎将各众如何击倒也未看清,前军部众已倒大半。

  直至黑影近至张辽身侧才有片刻听得,终可观得其貌。其人一袭黑甲、长戟在手,眼神锐利却未望向任何一人。

  不知为何,先前见众接连倒地也未生得半分惊恐,见得其貌之后,手脚却皆已难动,仿佛被人紧扣一般,威压十足。

  此中又以右手犹甚,不仅颤抖不止,更从掌心回涌一股暖流逐渐遍布全身,使得燥热无比。

  随之那人戟尖亮光照入眼中,忽而浮现被其所刺之景,肋尖疼痛骤起,此中心绪万般复杂,不止恐惧,更似还有些许向其挑战之欲。

  说来自己并非喜好与强者切磋之人,此刻竟身不由己,大步朝那黑将奔去,脑中激愤更加不似争强好胜,反倒似为复仇。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