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黄天乱世 > 第331章 矛头所向3

第331章 矛头所向3

  然纵使将书掂来捣去,除能观得此书陈旧之外,并未发现半点玄机。★菠*萝*小★说思来再多观察也不过空耗功夫,只得收了心思将头抬起,却未料日已当空正晃己眼,顺手举臂挡之。而这一挡,竟发现那简于日下整体通透,似如玉般。

  遂甚惊异,赶忙收回检查,结果无论敲击之声还是重量,皆如竹制,全无半点玉器之征。仅仅如此,自不罢休,又将之举高再照日下,果仍通透。且此回瞥见其落至己身之影隐约怪异,故而低头望之,其中竟显字来,只是被己遮挡半边,难以看全。

  好奇之下,便缓缓将书简举远,侧身蹲之,令其影投至地上,终可辨认。这才发觉其字已反,不利阅读,转而翻转过来,却是发现这边之影仅有竹条并排之状,并无一字。再望其身,亦与寻常书简无异,全无半点透光之迹,由是更为震惊,此物竟如此神奇。

  为再验证,随即又将书简转回,确实仍可透光印字,只得就此反字读之。结果才读两列,惊讶已是接二连三,遂立跳过中间所载,果真找得那“云……阙”几字样,终可确认其上所载分明与己所拾那书完全一致。

  与此同时,亦有疑惑骤生,此书所载应为那水滴记印秘密才是,即便有此机关,也当现那些,怎会现出另一书中内容?此中蹊跷已不可以云涯儿所知之事解释,自也难作想通。更为不解之是,此些内容若非有己与楚阙名字而令己颇为在意,于他人而言不过普通记事,既无秘方,也无心得,即便刻于书上也未必有人愿看,又何必弄得如此隐秘?

  携此疑惑再看两列,仍觉其中所载之事无甚意义,且臂亦酸软,终将之收回包中,思待得脱之后再作深究。未想此刻众人早已整装待发,正一字排开列阵等候,也不知何时前来,骤令云涯儿极为尴尬。

  那边领头之人见这边望去,倒不慌不忙又询问来有何打算。而说起打算,自是早已盘算千百遍,却并无一需携此些之人同往,更是完全不愿告知于其。且如何看来此些之人也是明知故问,其若愿听己之言又岂会不放己自去?多半又欲以何建议为由传达裴元绍之令。一想如此,不由又再感叹只怕与楚阙再会之日遥遥无期,更是不知何年何月才能助其恢复本貌。

  果不其然,那人观得云涯儿愁容,立即行礼荐之,“方将还且莫要太过在意此事,虽说如今并未查出何人欲坏方将大计,然此正说明,方将于各人心中早已树立威望,只待时机便可。”

  而其所言,云涯儿又岂不知,此皆不过自欺欺人,废话一通定又早有主意。随即故意答之,“既然如此,那我等何不先行去往安全之处隐匿,待到那所谓时机真来之时再出不也可行?”以作试探。

  “方将说笑了,且不说普天之下早已无我黄巾容身之所,即便势如黑山、白波之众也不过仅得一时喘息,若朝中事物已复往常,迟早会秋后算账。而此袁术,家世显赫,尚可号令一方,普天之下,难有几人与之匹敌。最为要紧之是,此人欲学先贤却又并未领会其中之意,只不过学些皮毛照猫画虎,远比其他与之比肩之人易于接近。唯有依附于其,我等才能于天下大乱之时占得先机。”

  全未料到己不过随口一问,却能换来如此长篇大论。不过其人倒是颇有自知之明,想必自是吃得当年起义之亏,不敢再公然对抗朝廷,而欲寻袁术此树外强中干之树依附,必要之时更易取而代之。姑且不说此计是否能如其所愿,确实也算一良策。

  那人本还意犹未尽仍欲再言,却只见四周忽然黄沙漫天,夹杂大群人马围聚拢来,众人未能来及散开,便已被团团围住。而来人之将,乃为何曼,此倒令云涯儿又惊又喜。

  随后何曼率先举棍喝来,“好你贼人,中郎将待你不薄,你却于此处集结私兵,莫非真要趁机行刺不成?”似是得人告发前来质问,立又消去云涯儿心中喜悦。

  结合前番之事来看,寻思那告发之人多半乃令袁术搜寻己屋之人。虽不抱希望,但也仍欲争取,继而拱手陪笑辩之,“何兄是否有何误会,我与此些之人不过于此偶遇,又怎会有图谋?况且退一步而言,此些之众即便真乃以一当百之勇将,有何兄在此镇守,又岂能碰得中郎将分毫?我何必要冒此险。”并以掌指向众人,捎带也将何曼夸赞一番,倒是令其有些得意。

  不过其却并未因此大意,立又喝来,“莫要花言巧语!明刀明枪,你等自是全不能敌,但若只行刺中郎将一人,怕已足够!”

  “何兄此言更是差矣,若我有心加害中郎将,早前宴会之时便可趁机图谋,又何必等到何兄察觉?”稍见成效,这边倒是辨得兴致正起、口没遮拦,早已不顾所言是否失当。

  “这……”何曼迟疑一阵,便懒再圆其说,只丢一句“是否有那心机,自要等到见了中郎将再说!”而一声令下。随即只见对面五人一队列阵奔袭,各皆有其目标,来势汹汹,显然乃有备而来。

  那边势大,这边倒也毫不含糊,趁得其人还未近身,便各取药服之才再执兵刃。更是有一人见云涯儿并无动作,而将药呈来。尴尬之余,自不愿服,奈何此正危急,亦不好多作辩解而令人生疑,只好接下夹于掌心佯装服下,而后偷偷塞至怀中。

  转眼功夫,敌众已然杀至眼前,但意外之是,那素来以武勇自称之“截天夜叉”却并不亲战,反而引马退去百步,远远望之。观得如此,虽觉蹊跷,然因要顾及眼前之敌,却也不敢多作分心。

  而这边之众因服药之故,倒真如己所言以一当十亦毫不示弱。但毕竟敌方人多势众,见难强攻,便分部分人马将云涯儿与其众隔开,再遣数十骑兵绕道直袭这边。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