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清穿之四爷不规矩 > 第59章 奢靡

第59章 奢靡

  这一日,和往常一样,春日的阳光正好,季萦心正在自己的小书房里写写画画,因为得到胤禛应允的缘故,她可以继续做自己的实验,这对季萦心而言,着实是一件十分值得高兴的事情。

  虽然,因为现在还没有出宫建府,还住在皇宫里的缘故,季萦心不可能真的做什么实验,却也可以开始捡回一些理论性的东西,十几年没用,便是再熟悉的东西也会生疏起来,因此这段时间,季萦心迫不得已开始一点点找回记忆中的知识。

  这样,虽然枯燥无味,但对于季萦心而言,却是相当的乐在其中,初春的阳光下,季萦心在纸上写写画画,忽然,只见房门砰的一声被推开,被声音打断思路的季萦心眉头就是一皱。

  抬眼看去,便见翠筱一脸气呼呼的冲了进来,坐在凳子上,胸膛起起伏伏,自顾自的生闷气。

  季萦心还没有开口,红蕖便出声呵斥道:“翠筱,你真是越发没规矩了,福晋的书房,连门都不敲,你也敢随随便便就闯进来,我看,福晋最近真是太慈悲了,才纵容的你如此无法无天。”

  “我又不是故意的,你是不知道,刚刚在大厨房……“

  “我不管是什么缘故,规矩就是规矩,你自己乱了规矩也就罢了,这若是传出去,你叫福晋如何自处,现在立刻给我去太阳下站着,不站够一个时辰不许回房休息。“

  翠筱闻言气冲冲的开口,一句话还没有说完,就被红蕖打断了,冷着一张脸呵斥道。

  别看季萦心身边的丫鬟一向都是翠筱红蕖,翠筱红蕖的叫着,说起来,还是红蕖的权利更大一些,为人也更加沉稳,平日里,翠筱也怕她三分,如今见她冷着脸,脸上愤愤不平的脸色也因此消散开来。

  看到这一幕,季萦心不由开口道:“好了红蕖,翠筱应该只是一时气急了,才会失了分寸的,这一次就饶了她吧。“

  “福晋,您就是太纵容她了。“见状,红蕖有些无奈的说道,自从从庄子上回来之后,季萦心有了新的事业,往日里一板一眼的规矩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衰退,虽然不至于失礼,却也远远没有以前那么严谨了。

  否则,在以前,哪里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

  “看吧,福晋都开口了,红蕖姐姐你就不要在抓着不放了,我这一次,真的是事出有因的,我跟你们讲,我刚刚,去大厨房让他们给福晋炖一盅银耳莲子羹,结果,那大厨房的管事居然跟我说什么,现在大厨房所有的炖盅都在给李庶福晋炖补品,暂时没有器皿给福晋炖莲子银耳羹。“

  “什么血燕,人参,龙井竹荪,凤尾鱼翅的,你是不知道啊,那各式各样的,别说李氏一个人了,就是再来一个人,也绝对吃不了那么多东西,末了,那管事的还跟我说,不是存心怠慢福晋云云,实在是福晋没有提前说,他们也没有办法。“

  “这个家,到底是福晋尊贵,还是她一个庶福晋尊贵,不过是怀了个孩子,居然都骑到福晋头上来了,福晋,不是奴婢多嘴,这要是再不立立规矩,怕是真不知道这后院到底是谁说了算了。“翠筱一脸不忿的说道。

  听到这话,季萦心的眉头也是一皱,倒不是因为没有给自己炖银耳莲子的缘故,而是李氏这般奢靡,用度远远超出了应有的规格,为什么没人来报给她知道,要知道,如今府上的大小事情,可都是她管着的。

  “怎么会这样,我不是说了吗?李氏现在是双身子,不能怠慢,一切都按照侧福晋的规格来,这些用度,分明大大超出,便是福晋也没有这样的,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没有人来报。“

  闻言,红蕖却是说道:“福晋,李庶福晋的待遇远超规格的事情,这事奴婢也知道,不过,和府上用度倒是没有关系,您忘了,在府上,除了本身的用度之外,若是有人想要享受超出自己身份规格的东西也不是不行,只是需要自掏腰包罢了。“

  “最近,那乌雅格格和李庶福晋的关系是越发亲密了,似乎有传言说,李庶福晋如果这一胎生下一个小阿哥的,四爷就会抬举她做侧福晋,因此乌雅格格十分巴结她,不惜开了自己的私库,任由李庶福晋取用,还说什么,她的银子就是李庶福晋的银子云云。“

  “也正是因为这个缘故,这段时间,李庶福晋的各种开销都是成倍的增长,可乌雅格格不心疼,李庶福晋自己花自己的钱,外人也管不着,所以府上也就没有人来禀报。“

  听到这话,季萦心这才恍然,闻言说道:“原来是这样,既然是她自己掏的私财,那么再怎么奢靡,也是她自己的事情,不过,大厨房到底不是她自己的小厨房,收了银子,替她做些补品无碍,但若是让整个大厨房都不能正常运作,这便是渎职了。”

  “红蕖,你去一趟大厨房,传我的令,敲打他们一番,可不要为了钱,连自己该做的事情都忘了,否则,厨房的管事也能换个人来当当了。“

  “是。”红蕖应了一声,转身便要朝大厨房走去,只不过,还没有来及的走出院子,便见一个丫头慌里慌张的冲进了正院之中,直奔季萦心而来。

  见状,红蕖大喝一声:“放肆,你是那个院子的丫头,在后院横冲直闯,若是冲撞了福晋和诸位格格,怎么担当的起,来人啊,把她给我拿下。”

  当即冲出几个粗使丫头和粗使嬷嬷,一把将那个丫头按住,随后,便听到这丫头连声高喊,声音凄惨,焦急无比。

  “福晋,福晋,我家主子出事,福晋快请太医,请太医啊。”

  “放肆,把她的嘴给我堵上,大喊大叫的,成何体统。”红蕖见状又是一声大喝。

  “等等,把她放开,问问出什么事了。”这个时候,季萦心听到动静走了出来,见状连忙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