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后宅里的漫画家 > 第一百零三章 正月十五

第一百零三章 正月十五

  漆吴居今晚的重头戏还在后面,那就是公布了周静容创作的新漫画的主角人物海报。

  新漫画的类型延续了鲛人传说的玄幻神话风,讲述了在仙界的百草园中,有十二株仙草因为贪玩而擅离职守犯下了错误,被仙帝惩罚贬下凡间历劫的故事。

  十二株仙草均化身女性,因是历劫,所以每个人的身世命运都十分坎坷悲苦,饱受压迫欺凌。

  但她们都不甘于向命运屈服,奋起与恶势力抗争,勇敢的对世俗说不,机智化解灾难,有仇报仇有怨报怨,追求自己的理想和幸福,最后完美蜕变,浴火归来。

  公布的人物海报分别有两种形象,蜕变之前的阴暗凄惨,蜕变之后的华丽耀眼,反差很大。

  人们觉得惊讶的同时,又忍不住心生好奇,很想知道这些人物身上究竟发生了怎样的故事,为什么前后会有这么大的变化。

  周静容计划先不定时的发布一些以每个人物为主题创作的条漫进行预热,等她陪傅云深考完试,回来的时候再连载正式的漫画剧情。

  公布了新漫画的预告,并得到了良好的反响,周静容今天的任务就圆满的完成了。

  傅云深见她已经打了好几个呵欠,知道她是连日来高强度作画,身心俱疲,便想带她早点回家休息。

  他与另外几人商议一番,打算去进行上元节最后一项必须活动:放灯祈福,之后就打道回府。

  他们出门的时候,正巧舞龙舞狮的队伍游街而过,很多百姓尤其是小孩子,都在后面蹦蹦跳跳的跟着凑热闹。

  因为人多,一行人很快就被人群冲散了。幸好傅云深一直紧紧的把周静容护在怀里,两个人才没有分开。

  周静容着急的四处张望,拉着傅云深要去找人:“我们快去找娆娘和桐表妹,万一她们落单了遇到坏人怎么办呀?”

  傅云深却镇定自若:“放心,有世风跟着呢。”

  周静容狐疑的看着傅云深,对他的态度感到很奇怪,他好像一点也不忧心着急。还有,他怎么那么肯定世风一定会跟着傅娆华和林疏桐呢?除非,他是故意和他们分开,并提前叮嘱了世风保护好他们。

  不得不说,周静容真相了,傅云深就是故意和他们走散的。他想和容容二人世界啊,为什么要带着这么多电灯泡?

  傅云深转移了话题,问道:“你想放什么灯祈福?”

  上元节这天,放灯祈福是很重要的一项活动。放灯的形式也是多种多样,有人放河灯,有人放天灯,还有人挂树灯,反正今天的所有活动都是与灯有关的。

  见傅云深平静如斯,周静容心里有了底,也不再管走散的那几人,想了想说:“我想放天灯。”

  傅云深温柔的笑了:“好,我带你去一个适合放天灯的好地方。”

  傅云深带着周静容来到了城郊的一处山丘,虽然海拔不高,但是大晚上爬山什么的也很刺激啊。

  周静容拒绝了傅云深要背她的提议,在他的搀扶下走了上去,还是累的气喘吁吁。

  可是,当她站在山丘上向下看去的时候,眼前的美景冲消了她身上所有的疲累,让她忍不住惊喜的感叹道:“哇,好美!”

  此处可以一览整个浦河县的概貌,万家灯火如昼,街市通明结彩,还有漫天飘舞的天灯,远远看去,就像一片降落人间的璀璨星河。

  周静容完全沉浸在灯火辉煌的盛景之中,眼睛都舍不得眨一下。

  傅云深见周静容的眼中迸发出丝毫不输明亮灯光的绚烂色彩,知道她是真的开心,也心情颇好的弯起了唇角。

  他默默的将天灯准备好,递给周静容一支笔,道:“据说,把愿望写在天灯上,然后将其放飞,就能实现愿望。”

  周静容接过笔,调皮的笑了笑:“据说?你以前没放过啊?”

  傅云深摇了摇头:“不曾,无人同行。”

  周静容展颜一笑,明眸善睐:“没关系,以后我陪你。你想做的事,不愿做的事,我都陪你一起做。”

  他们很快就写好了愿望,一起将天灯放飞。

  周静容双手交握,闭着眼睛,在心中默念着许愿。

  当她睁开眼睛,便见傅云深正满目柔情的看着她,好奇的问道:“你许了什么愿望?”

  傅云深点漆般的双目中闪烁着炽热的光芒,好似流景扬辉,温柔而蕴含着巨大的力量,将人吸入其中。

  他轻轻启唇,声如碎玉:“执手执手,与子偕老。”

  周静容微微红了脸,小声嘟囔着:“早知道你也许了这个愿望,我就不写这个了。”

  这声小小的抱怨当然没能逃过傅云深的耳朵,他将周静容抱进怀中,畅意的大笑起来,那是发自内心的愉悦。

  周静容埋在他的胸膛,感受着他发自胸腔内部的震动,脸更红了。

  她仰起头说:“我还有别的愿望哦!”

  傅云深笑意不减,低头问道:“哦,是什么?”

  周静容认真的说:“希望世间女子,都能像我一样幸福。”

  傅云深听她这么说,想起了她的新漫画:“说起来,这次的漫画好像没有男主角?”

  周静容回道:“也有啦,不过都是反派,看我如何让女主强大起来,把他们虐成渣渣!”

  傅云深有些遗憾,他还想看周静容安排男女主甜甜的恋爱,好从中学点招数呢。

  周静容接着说:“我以前画漫画,只为自己喜欢,无事可做,打发时间而已。可是渐渐的,我用漫画帮铺子做宣传,使生意变得更好了;还用漫画帮助春姐扭转舆论,揭发事实真相;就连智果那件事,我也画进了漫画,以现实的经历警醒世人不要封建迷信。我才发现,原来我的漫画可以传达很多东西,思想,文化,三观,和人们进行精神上的交流,让大家产生更多的思考。

  春姐被婆母磋磨不敢怒不敢言,兰娘被无赖污蔑只能以自梳证明清白,娆娘面对未婚夫纳妾被迫选择接受。通过身边这些女子的例子,我看见的是这个时代给女子的束缚,使她们与生俱来戴着一副沉重的枷锁。她们卑微,弱小,顺从,却得不到重视与尊重。她们有太多的不敢与不能,甚至太久不表达内心的想法,已经忘记了如何开口说话。

  我希望能用自己的笔触,鼓励她们勇敢的表达,努力的争取,自强自爱。也许我不能改变这个世界,但我希望这个世界的女子能活的自在勇敢一些。至少,不要被世界改变。

  这就是,我创作这部讲述女子抗争命运、自立自强、蜕变逆袭的漫画的初衷。”

  傅云深一瞬不瞬的看着周静容,她娓娓道来的声音那么动听,眼中星碎般的流光让他沉迷。

  她就像天空中的一颗星,很普通,很微小,但是她的勇敢、善良、坚定,她宽广的眼界和心胸,她对世人的大爱,为她镀上了最灿烂耀眼的光晕。

  在他的视线中,她光芒万丈。

  傅云深心中的爱意更盛,他专注的看着她,由衷的说:“容容,你很棒。”

  周静容害羞的抿了抿唇,又听他柔声问道:“新漫画叫什么名字?”

  周静容认真的想了想:“既然是在正月十五亮相的,干脆就叫正月十五吧。”

  傅云深失笑:“呃,是不是有点太草率了?”

  周静容眯着眼睛:“不会啊,择日不如撞日嘛!”

  傅云深为她的率性轻笑一声,吻了吻她的发顶,将她抱的更紧。

  就在傅云深和周静容你侬我侬之时,傅娆华却在闹市之中,站在射箭获得奖品的摊位前发呆,想起去岁七夕,吴明岳为给她赢得奖品,站在此处射箭时意气风发的样子。

  吴明岳举着两串糖葫芦,艰难的穿过重重人群,走了过来。

  林疏桐正兴致勃勃的在世风的指导下射箭,吴明岳便将其中一串糖葫芦递给了她身边的丫鬟。

  他拿着另外一串糖葫芦向傅娆华献殷勤,听见她轻声唤他:“岳表哥。”

  吴明岳心中一喜,忙不迭的应着:“哎,娆娘,你喜欢什么,我给你……”

  傅娆华淡淡的打断了他:“我是想说,我们解除婚约吧。”

  吴明岳大惊,刚刚飞扬起来的心情又瞬间坠入谷底,大起大落不要太刺激。

  他急切的追问:“为什么?娆娘,你还是不肯原谅我吗?如果你不喜欢我纳妾,那我就不纳。我会以其他方式补偿周二姑娘,不纳她进门。我只娶你一个,以后也绝不纳娶别的女子,好不好?娆娘,你知道的,我心悦于你,只心悦于你,我不能没有你。”

  傅娆华后退一步,避过了吴明岳想要抓住她的手,摇头道:“周二姑娘没有错,你不能这样对她。可是我也没有错,我不想委屈自己。岳表哥,就在前几天我还在努力说服自己,应该大度一些,做一个贤妻良母。可是就在刚刚,我发现那根本是自欺欺人,我做不到与其他女子分享你,只是想一想就觉得心痛,也许是我太自私了罢。”

  “不,不是你自私,都是我的错……”

  吴明岳急切的想要抓住些什么,可是傅娆华却平静又坚定:“岳表哥,有些事情从一发生就注定了结局,我们无缘,好聚好散吧。”

  她的声音明明很温柔,却字字都如一柄沉重的大锤,狠狠的砸向他的心口,将他的心捣烂成泥,血流如注,疼的他整个身体都止不住的抽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