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汉元1836 > 第一卷 第九十三章 村中风貌

第一卷 第九十三章 村中风貌

  “锡命吾弟,见字如面,自城中一别已过数月,愚兄甚是想念,近来城中多有学子相聚,一则探讨诗书经义,二则相互请益科举之策。贤弟久居乡中,虽无往来之烦,但亦有闭塞门户之嫌,何不至城中暂居数日,以图增广见闻、结交同道……”

  刘锡命完全没想到谢文乐会这个时候给自己写信,他一字一句地将书信看完,轻轻将其放在桌上,抬眼看了看眼前身穿青衣小帽的谢松,笑着对他说道:“谢世兄诚意相邀,在下安敢不从,你且在我家稍事休息,待我整理一番再一起去城里。”

  谢松之前就在家中见过刘锡命,也知道自家老爷很是看重这位爷,见刘锡命答应下来,他哪里敢多话,赶忙行礼道:“小的听刘公子的安排。”

  刘锡禾作为府内副管事,迎来送往也是他在负责,见刘锡命端起茶杯送客,赶紧走上前来把谢松带出屋来。

  “谢小哥远道而来,我先安排你休息一会儿,到了饭点儿自然会有人来叫你。”

  “有劳老丈”

  刘锡禾带着谢松出了刘家宅子往左拐,进了集体宿舍的大院,找了一间专门供客人休息的宿舍单间让谢松稍事歇息。

  见谢松进了屋东张西望,刘锡禾笑了笑道:“谢小哥先在此地歇息片刻,老朽还有事情要忙,便先告辞了。”

  “老丈请自便”,等到刘锡禾一走,谢松站在屋里东瞧瞧西瞧瞧,顿时感觉颇为新鲜。

  这屋子估计长一丈五尺,宽一丈二尺,有一扇糊纸的木窗可以推开,墙面全都刷的雪白,因此看上去也不觉得逼仄。

  屋里放了一张四尺宽木床,上面铺着崭新的青绿色被罩,床头有一张从侧面看起来像工字型的桌子,旁边还放了一把椅子。

  床的对面有一个长方形的衣柜,旁边的架子上放着洗漱用的毛巾等物,所有家具都是原木的淡黄色,刷漆的表面看起来十分光滑,给人一种非常舒服的感觉。

  “嘿嘿,这刘家虽然只是乡间土豪,却也有几分讲究。”

  谢松在床上躺了一会儿又觉得无聊,见没人来管自己,便一个人出门到处闲逛。

  他之前进村时走得急没看仔细,现在转了一圈才发现,刘家这一栋大宅子真是够大,前后加起来怕不是得有二十多亩,看得谢松直咂舌,这也太阔气了吧。

  “一二一”,“一二一”

  “向~右~转~”

  这时,院子中间的一块空地上一群顶着烈日还在操练的人吸引了谢松的注意,他循声看过去,只见一百来号身着素色短衫的少年在院子里一会儿走,一会儿停,看得他有些莫名其妙。

  不过这群人步子走的是挺整齐的,看上去有一种雄壮的感觉。

  “立定,现在开始站军姿。”

  谢松站在阴凉处看了一会儿,发觉这帮人仿佛在找罪受一般,顶着大太阳走来走去地不停练习,当头那个管事的喊了声站军姿后,一群人就像着了魔一样杵在太阳坝子里不动了。

  我的个亲娘嘞,谢松使劲挥着衣袖给自己扇风,心里想着要让我这么站那儿,我可不愿意。

  眼见一群人动也不动,谢松看了一会儿就被热的没了兴致,起身就往门外走。

  等走到宿舍的大门那里,抬头看见刘家村集体宿舍几个字时,谢松一阵恍惚,这个集体宿舍是什么东西,听起来有点高端啊。

  哪晓得出了门才看清,合着这刘家村就只有这么一栋宅子,一出了这个叫宿舍的大门,外面直接就是水田了,只有靠江边的地方孤零零的竖了几栋房子,谢松顿时有些啼笑皆非,这莫不是刘家装点门面用的房子。

  村子里已经沿着东西方向垒出了一条笔直的土路,谢松延着路往东走了一段,发现这边倒是有不少房子正在修建,几百号人在工地里忙忙碌碌,间或有些妇女端着水盆到处送水,只是这地上为什么还要插这么多铁棍子,谢松看得有些不解。

  刘锡命解决了枪管的问题以后,铁匠坊的人一下轻松了很多,他干脆把每天多余的粗钢用来建房,免得以后还要拆来拆去,至于建楼房用的预制板也很简单,只需要先用木板做好空心模型,往里面布好钢筋再浇灌水泥就行。

  谢松瞧见树底下有几个年长的在那儿歇息,赶过去套近乎道:“老人家,你们这是在建房?”

  邵老爹瞥了一眼眼前这个少年,见他穿着青衣小帽的家丁打扮,但是又比较眼生,知道他是来的客人,笑呵呵地回他:“后生,你是谁家的人啊,这不明摆着呢么。”

  谢松嘿嘿一笑,他跟谢文乐久了,也学惯了他家少爷那套随意的姿态,一下子蹲到邵老爹旁边:“我是咱们县里谢县丞的家人,我家少爷差我来给刘家少爷送信,看到你们这个跟别家不同所以才问问。”

  邵老爹一下子有些吃惊,这小伙子竟然是县丞家里的,他态度一下子又收敛了许多,不再倚老卖老地回道:“失敬,失敬,原来还是县丞的家人,这问你可算问对了,我家少爷那可是神人下凡,他干的事哪能和别人一样呢。你瞧瞧,我们这建的可不是一般的房子,照我们少爷的说法,这些玩意儿叫楼房,也叫什么‘大耗丝’,别处可没有这玩意儿。”

  见这个小年轻听得仔细,邵老爹爱炫耀的劲头又起来了,拉着谢松站在工地旁边比划道:“瞧见没,这个楼房可全都是用钢筋做骨,石浆青砖做墙,听少爷说,照这么个做法可以建几层的高楼呢,而且不像木头房子容易着火,咱们这房子火再怎么烧也烧不坏。”

  谢松顿时大吃一惊,世间哪有这样的房子,楼房他倒是懂得其中的意思,只是城里都是木楼,一旦走水,立刻就化为乌有。

  他一脸不敢相信的表情问道:“这房子有这么厉害?这莫不是造给他家自己住的吧?”

  邵老爹哼哼两声,摇晃着脑袋说道:“嘿嘿,那你可小看了我家少爷,这个楼房啊,只要是村子里有功的都能分到,将来说是还要建独门独栋的什么别墅呢。我给你说,我儿子现在可是龙骧曲的队长,将来说不定也能分上一套别墅呢。”

  “老邵,你又在哪里吹嘘你那儿子呢,人家老游家的儿子也做队长了,怎么没见别人天天说起来,哈哈哈。”,旁边一个人闻言立刻打趣道。

  其他人闻言也都跟着起哄,邵老爹立刻面红耳赤的和他说闹起来。

  谢松看着他们互相调侃,听见几人嘴里一会儿蹦出来个什么“刘家村先进工作者”,一会儿来个“优秀青年”之类的陌生词语,听得他直摇脑袋。

  整个村子里除了这两处地方之外便只有正在修建的城墙和江边的工坊还有点儿看头,然而等他到了江边那几栋房子时,却有两个人将他拦了下来。

  “这位小哥,此处除了工坊中人,外人不能进入。”

  谢松毕竟是来送信的,见状也不好硬闯,只好又往回走去,这才走到半路,就碰上刘锡禾带着个人顺着路找了过来。

  “哎呀,谢小哥,我找你找得好苦,这都晌午了,咱们赶紧回去就餐吧。”

  刘锡禾满头大汗,一把抓住谢松就往回走,心里忍不住腹诽起来,这傻逼玩意儿,没事瞎跑什么,弄得自己这么大一把年纪还要顶着太阳满村子到处找。

  至于这个什么傻逼之说,当然也是自己堂弟说的,现在都快成了村子里面骂人的口头禅了。

  三个人进了大门,直奔着宿舍中间写着食堂二字的大屋子里走去,谢松看着空旷的屋子有些吃惊,这怕不是得有两三亩地大吧,谁家吃饭的地方这般广阔。

  还没等谢松吃惊完,食堂外面熙熙攘攘地来了几百号人,刷刷几下排成了七八条长龙,看得谢松忍不住揉了揉眼睛。

  “刘管事,这些人排成长队却是为何?”

  “嘿嘿,这是我家的佃户排队打饭呢,你没见每个队伍前面都有打菜的吗?来,这个给你,咱们也去。”

  刘锡禾说完递了一个木质的盘子和碗过来,谢松仔细一看,这木盘子上面四个不规则的方格子,右上角还有一个圆格,他赶紧手忙脚乱地学着刘锡禾的样子摆弄好,跟着他往一排没人排队的地方走去。

  “这边为什么没人排队?”

  谢松见自己这边一个人都没有,颇有些奇怪,刚才心中被怠慢的小情绪总算平复了一点儿,自己再怎么说也是公子爷的书童,竟然连个正餐都不安排,好歹刘家还知道安排个特殊待遇。

  刘锡禾都好几十人的人了,哪里看不出他的情绪,笑了笑说道:“这边都是属于家中人员才能打饭的地方,谢小哥不要见怪,就连我家太太、少爷都是在这里打饭的。”

  谢松心头更觉得怪异,这家子人都定的什么规矩啊,主子和下人一起打饭,真是奇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