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绝世战神 > 第五百一十八章:临伯的决定

第五百一十八章:临伯的决定

  赵龙差点没一口老血喷出来,李若男要嫁给他?

  赵龙的年纪都快已经当李若男的爹了吧?

  如今社会老夫少妻的现象比比皆是,若是换成一般不要脸的人早就同意了,但是赵龙是个孝子,思维传统,怎么可能会答应娶李若男这种小姑娘?

  “李小姐,还请你自重。”赵龙面色凝重的说道。

  “赵龙,我就问你愿不愿意娶我李若男为妻?”李若男声线低沉道。

  “我拒绝。”赵龙说道。

  啪的一声,电话那头李若男直接挂了电话,赵龙就跟个没人似的,将电话还给了周思思。

  “龙哥,我还真是看错你了,若男这么好的姑娘,哪里配不上你了?”周思思恨铁不成钢的瞪着赵龙说道。

  李若男虽然古灵精怪了点,但确实是一等一的小美女,而且是少有的中性美女,与赵龙豪爽不羁的性格般配,在加上她出生江北李家,配赵龙足以。

  说白了,赵龙就是过不了心理那道坎。

  “年纪不配!”赵龙直接说道。

  周思思冷哼说道:“龙哥,你是觉得你死了,人家还活着,对不起若男吗?如果你真这么想,那你就大错别错了。”

  赵龙是一根筋,他心里不乐意的事情,拿刀架在脖子上都没用。

  “思思小姐,反正你今天说破天去了,我也不会同意的。”赵龙耿直的说道。

  “你!”周思思恨不得一巴掌甩死赵龙,怒道:“吃惯了大白菜,见不得小青菜,赵龙你白白错失了一个好姑娘!”

  赵龙闭嘴,他不想跟一个小姑娘计较,反正他死都不会娶一个比自己小了二十岁的姑娘,这时一旁的沈七夜倒隐隐有些好奇。

  “思思,李家小姐为什么这么执意嫁给赵龙?”沈七夜看向周思思说道。

  周思思摊手说道:“我鬼知道,反正若男就是说看赵龙挺顺眼的,想嫁就嫁了呗,总比将来嫁给一个不喜欢的人好吧。”

  赵龙更是无语,李若男喜欢自己?

  他与李若男才见过一次面,这就喜欢上了?

  正当赵龙还想质疑李若男时,沈七夜私下里跟周思思交流了几句,拍案说道:“这桩婚事,我代赵叔应下了。”

  周思思懵逼,赵龙更大大懵逼啊!

  我不是都反对了吗,怎么就同意了,赵龙刚想反驳,但是沈七夜定下的注意,岂容他反驳,只是象征性的反抗了几句,赵龙黑着脸应下了。

  周思思立马给李若男拨电话,告诉她这个喜讯,虽然不知道李若男失而复得是什么心情,但是从周思思眉飞色舞的样子,估计电话那头的李若男也开心坏了。

  只是赵龙依旧是一脸的茫然,李若男这种千金大小姐,真就这么嫁给他了?

  “为什么?”赵龙看向沈七夜问道。

  “因为李若男却少父爱,而你缺少一个女人关心,就这么简单!”沈七夜通过周思思了解到,李家一直男丁稀薄,备受江北其他大族欺凌,而赵龙是沈七夜的代理人,能嫁给赵龙,不光她解决了终生大事,还能让家族收益,何乐而不为呢?

  有了第一对就有第二对,江北与东海乌华两地本就毗邻,三地上流社会的男女很多之前就认识,或者在酒会上见过一面,有了沈七夜这个金牌媒人保证,新市的小伙子还没到江北,直接成功了六对,效率之快,简直让人瞠目结舌。

  周傲在接到江北各家的汇报后,只好下楼认输。

  “沈先生,好一句只谈婚事,不谈公事,现在公事就是婚事,婚事就是公事,我周傲心服口服。”周傲灰头土脸的说道。

  目前只成功六对,但是周傲知道,这个数字随着时间的推移,会越来越多,届时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公私不就成一体了吗?

  “雕虫小技,让周老大见笑了。”沈七夜不卑不吭的笑道:“我兄弟赵龙如今也是你们江北的乘龙快婿,还希望多多照顾他的家人。”

  李若男的事情,周傲刚才已经知道了,老夫少妻在他这种大老眼中根本算不了什么,毕竟他在外面就有好几个干女儿。

  “恭喜龙哥了,敢问什么带若男姑娘走。”周傲走到赵龙面前嘿嘿笑道。

  赵龙与周傲同龄,又都是大老级别的人物,被他这么一调侃,瞬间满脸羞红。

  “过些天吧。”

  话音刚落,哗啦一声,李若男气喘吁吁,满头戴雪的推门而入,可见她是一路从李家匆匆赶过来的。

  “大叔,你休想撇下我,我跟你一块回东海。”李若男双手叉腰的对赵龙喊道。

  赵龙刚想拒绝,但是见到李若男坚毅的表情,浑身落雪的样子,他怎么也说不出拒绝的话,李若男的率真与赵龙的犹豫,瞬间惹的满堂大笑。

  “哈哈哈,龙哥不如就将新娘子带回家吧。”周傲笑道。

  “赵龙,那就启程吧。”沈七夜笑道。

  沈七夜敲定了两地联姻的大纲,接下来的事情就顺理成章了,既然沈七夜下了命令,赵龙不得不从命,领着若男上车,三人这就备回东海,全程毫不拖泥带水。

  目送着黑色捷达车走远,周傲在露天下立马拨出了临伯的电话,第一个电话被挂断,直到十分钟后,临伯才回拨了回来,估计这会他那边已经没了尾巴。

  “沈七夜到江北了吗?”临伯开口问道。

  周傲浑身一震,果然如周思思所说,一切都在堂叔的预料之中,他一开始就知道沈七夜的行踪,只是想借他人之口说破罢了。

  “叔,到了,而且沈七夜还送给我们江北一份大礼。”周傲哭笑不得的说道。

  临伯顿时来了兴致,问道,“快跟我说说,什么大礼?”

  “我原本预料沈七夜到江北会许下重诺,甚至拿出中海的地盘瓜分,但是叔,我们还都小看了沈七夜。”周傲将沈七夜做媒,力压东海与乌华两地六大望族与十几大族,钦定候选人,来江北相亲歃血结盟的事情说了出来,临伯的眼珠子逐渐透亮起来。

  “好一招釜底抽薪,从今往后,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沈七夜不愧是西北境主,鼎鼎大名的夜神。”临伯喝彩道:“沈七夜这一招我真没想到,真的没想到啊!”

  临伯一连说了两个没想到,可见他对沈七夜这一招,也是佩服至极。

  “叔,那我们接下来怎么做?”周傲请示道。

  对外,乃至整个江南省,周傲一直是公认的江北大老,但是背地里,临伯才是江北六区五县真正的主事人。

  临伯十分钟,周傲就在冰天雪地里站了足足十分钟。

  “我家大孙女已经二十二岁了,再不嫁人,都要成老姑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