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超自然事务管理局 > 第九十二章 缚灵师

第九十二章 缚灵师

  楚御没有赶到白家,因为接到了智先生的电话。

  在大哥大里,智先生说让他赶紧去医院,又发生超自然事件了。

  楚御不敢耽误,让洛轼开着车给他载到了医院。

  到了住院部的时候整个楼层已经被封锁了。

  楚御一上楼就看到了面色沉如水的智先生。

  见到楚御,智先生直接开口道:“冯淼出院了。”

  “什么玩意就冯淼出院了。”

  楚御一头雾水。

  智先生望着楚御,直勾勾的看了五六秒后微微道:“看来你真的不知道了。”

  “别跟我卖关子了,有话直说。”

  楚御算是看出来了,这智先生就不能他给好脸色,一给好脸色就开始玩“制高点”玩“主场”玩“路”。

  “你朋友易敏杰把冯淼打伤后,冯淼并没有住院,而是直接直接被冯炎带回了家,也就不到两个小时的时间,冯炎查到之前对冯开山下手的人就是他的亲弟弟冯淼。”

  “还真的是冯淼?”楚御脸上的戾气一闪而过。

  “因为冯家要给洛轼与我,更准确的来说,是要给你,给你一个交代。”

  楚御冷哼了一声:“如果真的是冯淼动手伤了我叔儿,他们冯家必须给我一个交代。”

  “是的,冯家很识相,敲断冯淼的一条腿。”

  楚御眉头一挑。

  这冯家果然厉害,壮士断腕一丝犹豫都没有,这事才过去半天不到,人家已经快刀斩乱麻了,而且敲断的还是他们自己家人的腿。

  “断一条腿算是便宜他了,活该。”楚御望着来来回回的士兵们,不由问道:“可你不是说医院又发生超自然事件了吗,和冯淼有什么关系?”

  “冯淼被打断腿后就送到了医院里,就在最里侧的高等房间。”

  “然后呢?”

  “他出院了。”

  楚御奇道:“出院了?这家伙都残成那个样子了怎么会出院了呢,交不起住院费了?”

  之前冯开山就是这样,被踢出了家族,结果连住院费都交不起了。

  “当然不是,敲断腿是敲断腿,冯家已经算是给你一个交代了,又没有将冯淼踢出家族。”智先生解释道:“接走冯淼的的,是一个穿着袈裟的僧人,而且。。。”

  “而且个毛啊而且。”楚御不耐烦的叫道:“有快放,最烦你这种放放一半憋回去的人。”

  智先生对一个手下招了招手,随即这名手下捧着一个连着电线的电视机过来,放在护士台后又连接了录像机,将一卷录像带插进去后,电视中开始有了画面。

  楚御略显意外:“这医院还监控啊。”

  “原来是没有的,发生上午的那件事后我让人装的。”

  楚御也懒得问智先生装监控的意义了,专心致志的看着彩色电视机。

  看着看着,楚御的瞳孔猛地一缩。

  电视里正是僧人带着冯淼离开之后的病房的场景。

  从监控视频里可以看到,一个女人全血模糊的躺在病旁,而病房外的冯家保镖们,上倒是完好无损,可是却七扭八歪的躺在了地上,而且每个人都用双手死死掐住自己的脖子,嘴角上,挂满了红色的血沫。

  智先生面色沉的说道:“一个活口都没留下,因为之前病房的房门是关闭的,所以监控拍不到里面的场景,只知道有个穿袈裟的僧人走了进去,待了不到二十分钟的时间后,又带着冯淼出来了,出来的时候房门没有关上,所以录到了已经死亡的女人,也就是冯翠,尸检报告还没有出来,要等一会。”

  “冯翠是谁?”

  “冯淼的娘。”

  “哦。”楚御奇怪的问道:“你不是说冯淼的狗腿被砸断了吗,我看这小子走的利索的,活蹦乱跳的。”

  “奇怪就奇怪在这里,病例我看过,大夫的我也询问过,冯淼被打断腿的时候,送来的不是很及时,所以腿部出现感染况,组织也坏死了,所以大夫直接手术截肢了。”

  楚御眼眶暴跳:“这冯家对自己人也太狠了吧。”

  智先生口气莫名:“动手的是冯炎,冯淼的亲哥哥。”

  楚御是聪明人,一点就透。

  像这种世家豪门里,别看是亲兄弟,动起手来比杀父仇人都狠。

  对冯炎来说,冯淼是唯一一个能和他抢家族掌舵人的竞争者,抓着小辫子动手那能不往残了搞吗。

  “大夫已经截肢了,结果离开的时候却活蹦乱跳?”楚御盯着彩色电视机里的秃子,皱着眉头说道:“重放,问题肯定是出在了那个穿着袈裟的秃子上。”

  现在的监控技术比较落后,画面模糊不说也不能放大,不过楚御还是对这个和尚的份有了一个大概的猜测。

  “应该是缚灵师。”楚御点燃了一支烟,暗骂一声晦气。

  之前在公共事务安全局的时候,其他的分部抓过一个缚灵师,所以楚御对这种妖僧有过大概的了解。

  缚灵师算是东南亚笨耆派的分支,也是玩巫术和毒盅的行家,只不过擅长的却是骨巫和骨毒,据说是源于东南亚才兴起没多久的嘙门教派,教义和黑衣降头师差不多。”

  对着智先生解释了一下什么是缚灵师后,楚御指着彩电屏幕里的冯淼说道:“你没发现这小子走路一瘸一拐的吗,用的肯定是别人的骨头,两边都不太对称。”

  “用的别人的骨头?”智先生越听越迷糊:“不可能是把别人的骨头拆下来装在自己上吧?”

  “不是那个意思,缚灵师有一种巫毒娃娃,这种巫毒娃娃可以和宿主相通,冯淼缺了条腿,那老秃子就用别人的腿骨镶嵌在巫毒娃娃的上,这样的话,冯淼的腿也会长初来。”

  智先生张大了嘴巴:“这。。。这未免太过骇人听闻了吧,完全不符合科学啊。”

  楚御耸了耸肩。

  这算啥,女人长**,男人长mm,二十六年后满大街都是。

  智先生一脸震惊的问道:“你的意思是说,巫毒娃娃什么样,冯淼就什么样?”

  “就是这么神奇,只要宿主三魂六魄俱在,哪怕体伤残也没事,巫毒娃娃完好无损即可。”楚御指着彩电说道:“你看视频里那个女人,腹都被剖开了,还有腿部,要是我没猜错的话,肋骨和腿骨都应该是被取走了,这老娘们死的可真惨。”

  “怪不得。”智先生的面色一沉:“可是缚灵师为什么要帮冯淼,难道是冯家找的人?”

  “不像,真要是那样的话,何必弄死那个女人,包括那小子的保镖也没留下任何活口。”

  楚御一脸郁闷,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基本上他已经确定了这个老秃子是缚灵师。

  问题是缚灵师怎么会突然出现在国都?

  智先生拿着大哥大走了出去,看来是要联系国都的执法机关。

  智先生虽然是军方的,可是却是官方唯一一个有授权可以调查处理超自然事件的人。

  他不管冯家的谁谁谁被打断了腿,可是他管突然长腿的人。

  所以这件事智先生全权负责,冯淼也好,缚灵师也罢,他必须全部抓回来。

  打完了电话的智先生走回到楚御边。

  “照片已经发下去了,现在只能等消息了。”

  “能好奇的问一句吗,要是抓到了那个秃子,你打算怎么处理?”

  楚御是真的好奇的。

  他太了解智先生了,这老小子不是太分什么正邪好坏,看待某一个人某一件事,最先想到的就是有没有利用价值。

  楚夙夜和人工智能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当然,最后智先生也自食了恶果。

  虽然这个缚灵师没有楚夙夜那么大的价值更不是人工智能,可谁知道智先生会不会又起了小心思,毕竟这缚灵师治疗残疾的手艺可是一绝。

  “怎么处理?”智先生给了楚御一个十分令他意外的答案:“当然是枪毙,要不怎么样,给他送到骨伤科医院当大夫?”

  这次轮到楚御有些懵了:“直接弄死?为什么?”

  “这里是国都,不是法外之地,华夏境内也没有法外之地,敢伤人,敢杀人,就必须接受制裁,谁也不能例外。”智先生狠狠的说道:“公共事务安全局的成立就是为了让广大群众远离这种人这种事,抓到这个妖僧,就地正法。”

  望着一脸伟光正接地气的智先生,楚御鼓了鼓掌。

  你要是早有。。。晚有这个觉悟的话,二十六年后何必差点成了千古罪人。

  俩人正唠着嗑呢,智先生的手下走了过来:“领导,警戒线外面有一个大夫说是要见楚先生。”

  “找我?”楚御一头雾水,他不记得认识哪个大夫啊。

  智先生看了眼楚御,见到后者点头随即对属下道:“让他进来吧,搜一下。”

  “是。”

  兵哥哥走了没一会,一个年轻大夫走了过来,脸上挂着笑容,笑容很莫名,带着几分怜悯,很诡异,望着楚御就如同望着一只迷途的羔羊一般需要他来拯救似的。

  “你好,楚御。”

  楚御看向了年轻大夫:“你认识我?”

  “我叫李华,外科二科室的大夫。”

  李华伸出了手,楚御和前者握了一下。

  没等楚御问对方怎么会知道自己名字的时候,李华笑着说道:“我的老师让我给您带几句话。”

  “你的老师,谁啊,我认识吗?”

  楚御面带戒备,总觉得这个大夫十分的古怪。

  “是的,我的老师。”李华笑着说道:“我的老师叫做坤都,相信你们都认识,就是刚刚带走冯淼的高僧。”

  话音一落,智先生一脚踢向了李华的腿弯,后者猝不及防的跪在地上后,黑洞洞的枪口已经抵在了李华的脑门上,紧接着,一阵阵枪械上膛的声音不绝于耳,所有枪口,全部对准了李华。

  楚御吓了一跳。

  他不是被这群端着枪的士兵吓到了,而是被智先生吓到了。

  刚刚李华说他老师是谁的时候他刚反应过来,而智先生已经动手了,踢腿,掏枪,这两个动作都在眨眼之间完成的,楚御算是看出来了,这智先生原来也是个练家子。

  不过楚御也微微奇怪,二十多年后这老小子为什么那么怂呢,一点都看不出来会功夫。

  一般人找不到的看书基地,搜索

  ≮完≯

  ≮本≯

  ≮神≯

  ≮站≯

  手机输入网址Ьen.谨记以免找不到我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