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鸿镜诀 > 第一百零二章百城会(5)

第一百零二章百城会(5)

  第一百零二章百城会(5)

  翌日辰时,古洛赶到百城内的流云客栈,并带了一个紧急万分的消息。

  “皇城有难,速去救援!”

  “皇城?”南荣璞初闻言,大惊失色,心下惶然,“皇城怎会有难?”

  “蕴魔忽然齐聚皇城。”古洛脸色苍白,略带疲态,“世子勿忧,目前情势应尚稳定,蕴魔并无动作。”

  “贺府可有应援?”贺罄也脸色忧虑,忧心忡忡。

  “贺家主尚在皇城之内,”古洛沉下眉头,“皇城现今全面封锁,贺府余力尚在待命中。”

  寥寥几语,却让在场少年的心皆沉了下来。

  皇城自定都至今,封城之况仅有一次。百年前,皇族辟土封疆,曾血洗北境,那时闭城设治、定福祈福,方才立一方霸主之位。

  此后,即便是十多年前蕴魔滋事、天下大乱,皇城也未曾有封城之举。

  不知此次状况如何,皇族三子皆满心忧虑。

  “璞初!”云凌修拍了拍脸色瞬间惨白的南荣璞初,宽慰道,“此时,没有消息…便是最好的消息。不要多想。”

  “皇叔、父尊、皆在城内,”南荣璞初苦着一张脸,惶惶而言,“不知为何,我心下有些慌乱。”

  “不必慌张。”古洛不愧是一族长老,虽事态紧急,却仍旧镇定自若,冷静道,“你们速去北境皇城支援,凌修留下!”

  “洛叔叔?!”云凌修惊道,“难不成,我还有其他任务?”

  “不错!”古洛点了点头,“百城内有尸跋头领作乱,为百姓安危着想,急需有人代为处理。”

  “凌修愿领此命!”

  “此尸跋极为凶悍,需全力击杀。但仅凭你一人之力,怕是难度颇大。”

  古洛沉吟片刻,看向云凌修的眸色中满含坚定和期许,“此次皇族之事万分紧急,只可派三人协助于你!你可有信心保这方百姓平安!?”

  “凌修定全力以赴!”少年抱拳承诺。

  “既然可有三人相助,那我便留下与凌修兄一道吧!”

  程天一朝前跨了一大步自荐道,“我自小在这百城边境长大,对这一块儿.....熟!”

  “那我也跟师兄一起!”荨芏也站到这边。

  南荣璞初欲言又止,最终眉头紧皱、沉默不语。

  “我......”云渊刚站起身,便被霍五堰按了下去。

  “皇族此次局势危急,恐有一场硬仗。”

  言下之意,皇城之行,缺云渊不可。

  云渊看了看云凌修,后者冲他挑眉一笑,眉眼中满是专属于他的自信神采。他勾了勾唇,毫不反驳地复坐了下去。

  还差一人。

  正待褚沫出列之时,褚子奕忽道。

  “师妹,今早我已告知古长老褚家现状。长老已允我二人即刻启程回绮帘处理族内大事。师尊忽然夢毙,想来族内上下定然大乱......”

  “主族事宜,全由师兄作主即可。”褚沫淡道,“即便我回族内,也并无二致。”

  “可你是师尊唯一的女儿,族内大事......”褚子奕说到这儿,忽然垂下眼眸,轻叹,“阿沫,难道你就不想回族看看师尊的衣冠冢吗?”

  “父尊的心,早已不在那处。”褚沫神色淡淡,语气却坚定,“况且,父尊已安然寄身于广阔山野,徜徉于天地之间。家主之名,盛葬之况,入主族宗祠,置尊位衣冠冢.....如此种种,不过虚名。”

  “父尊生前便不甚在意的。”

  “况且,此次父尊仙逝,我倒想通了一些道理。”褚沫微微一笑,精致的脸上晕上一层淡淡的释然,“人生何其短暂无常,想要做的事定要当下去做!”

  “阿沫……”

  不知为何,她虽在身边,却愈发遥远起来。

  褚子奕心下莫名慌张,仿若此次便是抉择,忙张嘴解释道,“父尊之事,我很抱歉。我……”

  “师兄!”少女眼神柔和坚定,语气轻缓,“我本就没有怪过你。我只是…有了想要做的事。”

  “褚氏事宜,终究要辛苦你了!”

  褚子奕看着不过几月不见的师妹,那个年少时便淡漠如水的少女,似乎在这短短几日之内成长了起来。

  她自小便极有想法、心性坚韧,如今更是铮铮傲然。如一朵纯净无暇的莲花,悄悄挣脱了周遭的泥泞桎梏,盎然挺立,愈发夺目。

  他下意识伸出手,想要挽留,却见她理了理衣角,毫不迟疑地朝云凌修走去。

  “我愿留在百城,协助凌修。”

  那个俊美明艳的少年笑着朝她招了招手。

  她的背影缓缓远去,同时缓缓拉远了和自己的距离。

  褚子奕愣在原地,心下一痛。阿沫,你想要做的事......便是此事吗?

  任务既定,刻不容缓。

  古洛当下立断,“既如此,褚子奕回绮帘处理褚氏族内之事,凌修、程天一、荨芏、褚沫四人留在百城击杀尸魃,云渊、柏毓儿、宁雉、南荣璞初、贺罄、姜颉你六人即刻启程北上,前去皇城救援。”

  “弟子领命!”

  众人分散开去,各自收拾行囊,云凌修却一把拉住南荣璞初,满脸依依惜别之态。

  “凌修兄,不必担忧我。”

  南荣璞初满脸感动,极为认真道,“我虽修为不精,但有阿罄与姜师兄在,我定能无恙归来。况且,此次有云渊兄相助,定能剿灭蕴魔,救皇城于水火之中。”

  云凌修欲言又止,满脸不忍。

  “你是担心皇城现状?”南荣璞初瞬间明白了他的意思,反而宽慰道,“不必忧虑。我方才也是心急如焚,但细细想来,皇城之备固若金汤,断不会轻易被蕴魔攻破。”

  “也不是......”

  “不必想我。”南荣璞初拍了拍云凌修的肩膀,一脸了解,“你速速处理好百城之事,前来与我们汇合!”

  “百城之事,确实得速速处理!”云凌修点了点头,认可道,“可寻这尸魃,如同大海捞针。若想速速处理,恐得从街头小巷、官府衙门四处打听,探寻消息方为上策。”

  “着实如此。”

  “那这四处打探,可不得打点打点。”云凌修挑了挑眉,朝南荣璞初勾了勾手,“我出门急,身无钱财…这…”

  “无碍!”南荣璞初立马去掏自己的钱袋,却被云凌修一把拽了过去。

  “谢啦。”

  少年摇了摇手里沉甸甸的钱袋,转身就走,毫不留念。

  “喂!”南荣璞初这才反应过来,顿时气得满脸通红,朝那背影扑去,“原来你只是为了借银两!”。

  “不不不,这样说多生分啊!”云凌修拔腿便跑,嘴上仍旧不停,“咱们的情谊,只有赠予,可没有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