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鸿镜诀 > 第九十九章 百城会(2)

第九十九章 百城会(2)

  第九十九章百城会(2)

  为什么不说呢?

  云凌修踢着路边的石子,叹了口气。

  眼前浮现出片刻前褚沫的脸,憔悴苍白,眼底卧着一滴晶莹。

  他不由得就想到褚子奕回府那日。

  也是这样一个午后,大堂前的院落内,他也如今日一般远远地望着她,看她跟褚府长老细细地交谈的认真模样。

  那时她刚送走褚管家,一力承下府中各类重担,还未准备妥当,绮帘主族的长老们便急急赶来。

  关于褚昱近来的种种事宜,皆由褚沫全权向褚氏族内汇报。一系列事件如戏剧般跌宕起伏,令长老们一时难以接受。

  但对于褚昱的丧事安排,一向淡然的褚沫像变了个人似的,态度坚决,不容置疑。

  她总是行色匆匆,更遑论休憩片刻。

  就连柏毓儿都担忧地皱起了眉头。

  “褚姐姐这样......真的没事吗?”

  灵堂的哀乐阵阵,一众褚氏子弟奴仆跪在灵堂两侧,哭声戚戚。沉重肃穆的气氛笼罩在整个灵城褚府,令人伤怀。

  那时的云凌修,怔怔地看着不远处的褚沫。一瞬间,那些声音仿若全隔绝在耳外,遥远而喧嚣。

  不!

  不是他将那些声音隔绝于外,而是整个世界将他隔绝在外!

  而她站在那个世界里,徒自忙碌,面上温和无光,仿若毫无悲喜。

  云凌修怔愣了片刻,良久未语。半晌,才轻轻道,“会好起来。”

  会好起来的。

  我保证。

  寥寥几字,不知是在回应柏毓儿,还是在喃喃自语。

  柏毓儿一时拿不准他的情绪,正愁不知该说些什么,便见一人影飞速地拐进了院子,直直地朝大堂而去。

  那人着一裘浅蓝色长衫,身形挺拔俊秀,浑身带着一股淡泊超然之气。他从府门外疾步而来,浑身带着风尘仆仆、长途跋涉的倦意。

  那人在灵堂前站了片刻,身形微晃,似不敢置信。

  但耳边冲天的悲戚哭声,眼前灵堂的布置,以及两边身着白色丧服的褚家弟子面上哀戚的面容,皆半点作不得假。

  最终,他直直地朝面前的灵堂跪了下去,哀呼。

  “师父…”

  柏毓儿这才看清那人淡泊如墨的面容,惊道。

  “褚子奕?”

  褚沫显然也注意到这边的情况,并未惊讶,淡然地与长老们步入了大堂。

  早在褚昱身陨之际,她便飞鸽传书于他,将他召回。褚氏家主薨毙,自是需要主事之人。这继承褚氏家主尊位之人,定是非褚子奕莫属!

  褚沫静静地在灵堂前站了片刻,在褚子奕身侧跪了下来。

  “师兄…”褚沫递给他三支香,轻道,“给父尊上香吧!”

  他们那般自然地并跪一排,云凌修远远地望着他们的背影。

  叩拜结束后,褚子奕仍愣在那处。褚沫理了理裙摆,起身欲走,褚子奕却一把抓住她的手腕。

  “阿沫……”

  相伴多年的师兄拉住她的手腕,声音哽咽,愧道,“这几日…你辛苦了!”

  “本分罢了。”褚沫淡道,没有回头,背对着灵堂,望了望大厅外黛瓦上的青天,“师兄不必挂怀!”

  “阿沫!”褚子奕微微抬头,望着她光洁的侧脸,轻叹,“师兄回来了!”

  “想哭…就哭出来吧…”

  话音未落,褚沫已泪盈于睫。

  一滴泪从面上滑落,不过片刻,便没入地面,不见踪影。

  隔得那么远,云凌修竟清晰地看清了那滴泪。

  似一颗重石,轻轻地砸在了心头。

  他心口一滞。

  便见,那名匆匆赶回的俊秀少年已然起身,一把将面前的少女拥入怀中。

  那个多日来连轴转、坚强冷静得可怕的女孩,忽然像是打开了泪闸般,在多年相伴的师兄怀里,不管不顾地哭得上气不接下气。

  那才是她真正信任依赖的人吧。

  褚子奕。她的师兄。

  从小青梅竹马。

  “褚子奕虽性格随和,但对这个师妹可是极为上心、绝不马虎的。”耳边又回想起擎天试炼时听来的传言……

  那个世界,仿佛更加遥远了。

  耳边却清晰地回响着褚家主逝世前的话语,“凌修,今后,你可愿代我照顾好她?”

  回忆翩翩,云凌修不自觉更加用力地踢开了一颗石子。那颗石子蹦跳起来,划过地面,蹦进面前的池塘,溅起一大片水花。

  “何事如此烦闷?”

  清冷的声音如一捧清水,打破了云凌修纷繁杂乱的心绪。

  云渊从路的那头缓步行来,清俊的面容上带着一丝了然,“既心中有意,何不一争?”

  心中有意。

  这四个字像是一盏明镜,倏地照亮了云凌修心中困境。

  他眸中情绪千变,最终归于一片潋滟。

  然而想到这几日来的种种,他眸中瞬间黯然,张了张嘴,涩道。

  “落花有意,流水无情…”

  “云渊,这世上真有感情,能比得上至小相伴的青梅竹马之情吗?”

  “那我于你…”不善多言的云渊顿了顿,组织了好一会儿语言,才轻道,“和她于你…可有冲突?”

  “…”

  云凌修毫不犹豫地摇了摇头,半晌才明白过来,眸中又是一亮。

  “更何况…”云渊望着云凌修身后不远处正朝这处行来的高挑身影,“流水…未必无情…”

  言罢,转身便走。

  “你最近怎么神神叨叨的…”云凌修一脸茫然,刚要叫住他,便被身后之人唤住。

  “凌修…”

  来人亭亭而立,手里拎着片刻前被南荣璞初捧在手里的点心。

  白色的丧服衬得她精致的脸愈加苍白,但她眉眼柔和,认真而专注地看着他,轻道。

  “我很喜欢你的点心。”

  眼瞳仅黑白二色,而你的面容独占其中,独一无二。。

  我的眼中,唯你,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