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鸿镜诀 > 第九十章 情狱(17)

第九十章 情狱(17)

  第九十章情狱(17)

  待云凌修归还那名婴孩,回到褚府,天色已晚。

  一番折腾,即便他精心呵护,那包桂花糕仍是在怀中散作一团。

  “桂花糕啊桂花糕……”云凌修蹲在褚府花园的池塘边上,捧着那包已然散掉的糕点,深深地叹了口气,“你怎么就不能争点气呢?!”

  原本打算将这糕点摆放入盘,再邀请褚沫来花园小酌。

  月色惑人、糕点可口,该是多美的意境!

  褚沫见此,定会心情大好吧!

  可现在,星光和月色一并坠在夜色中,杳无踪迹!月色不配合就罢,这桂花糕竟也……罢了,就尝尝那小姑娘爱食之物,究竟有何特别!

  想到这里,云凌修不禁又深深叹了口气,抓起一把碎掉的桂花糕放进嘴里。

  桂香甘醇,细腻软糯。

  云凌修还来不及感叹,便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叹什么气?”

  褚沫站在不远处,正朝这边行来。

  云凌修瞪大了双眼,惊得一时呛住。来不及顺气,便紧闭嘴巴,手忙脚乱地将掌中散作一团的桂花糕揉进纸包中,揣进怀里,站了起来。

  褚沫已到眼前,抬头看了看被呛得面色通红、眸中含泪的云凌修,疑惑道,“你怎么哭了……”

  云凌修朝着褚沫摆了摆手,急得手舞足蹈。

  “发生何事?”褚沫微颦秀眉,朝他靠近了一步,却惊得云凌修猛地朝后退去,一脚踏空,眼看就要掉入身后的池塘。

  一把光剑破空而来,往他身后一垫,才堪堪稳住了他的身形。一云白色身影随即凌空而至,身形微旋,将云凌修扯到了一边的空地上。

  云凌修朝后一看,见到熟悉的身影,眼睛一亮,扭曲着五官想要表达些什么。云渊默默瞅了他一眼,将剑别到身后,面色淡淡。

  也不知道他明白自己的意思没有,云凌修背对着褚沫,望着云渊,更加卖力地使着眼色。

  云渊这才朝褚沫轻道,“约凌修谈点事……”

  褚沫狐疑地望着行为怪异的云凌修,他仍旧背对着自己,仍旧一言不发。僵持几秒,褚沫才移开目光,轻道,“你们聊!”随后,转身离去。

  “呼!”待褚沫的身影消失在拐角处,云凌修才打出一口气,猛然弯下腰,剧烈地咳了起来。

  云渊略显无语地从身后的石桌上拿起一壶酒递给他。云凌修立马抱着那壶酒猛喝了半壶,这才缓过气来,拍了拍云渊的肩膀,赞道,“来得及时!果然默契!”

  “我找你确然有事!”云渊略显嫌弃地拎起云凌修的衣袖,将那只搭在自己肩膀的手提溜了下去,坐到石桌旁,“坐!”

  “何事?”见他如此严肃,云凌修立马正经起来,将那壶酒放在石桌上,复坐在了云渊对面。

  “灵昆阵……”云渊望着漆黑如铁的夜空,开门见山道,“有异!”

  提及灵城之上的结界,云凌修反而咧开嘴,笑望着对面的云渊,“哦?”

  “你向来擅奇阵八卦,见多识广……”云渊凝眉,正色道,“想必早有怀疑!可到灵城时日已久…你却一字未提…”

  “时机未到……”云凌修收起笑意,解释道,“你知我向来不会以主观臆断作为结……”

  “凌修!”

  未等云凌修说完,便被打断了话语。云渊望着他,向来清冷的人,此时语气中竟带了些许怒意,“鸿,不可因私废公!”

  云凌修闻言,反倒咧嘴一笑,眸中却瞬间沉了下来,“你也怀疑褚前辈?”

  “此事尚未定论……”云渊沉眉,似想说些什么,却又停住,片刻后轻叹了口气,甩袖而去,“罢了…你心中有数便好……”

  “因私……”云凌修看着黑沉沉的天空,笼罩其上的结界偶有白光萦绕,城内灵气充沛异常。良久,他低下头,拿出怀中那包碎掉的桂花糕,看了半晌,喃喃自语道,“废公么?”

  夜色深沉,复又过去。

  翌日。

  云凌修起了个大早。昨日桂花糕碎掉,今日定要早早赶至膳鼎房,重新买回来!不料,还未出府门,便听到前面传来低低的惊呼。

  那名门边巡逻站哨的弟子急急地朝内奔来,面上惊慌失措。

  “怎么回事?”云凌修见势不妙,立马上前,拦住这名弟子,询问道。

  “府门之前,有数具尸体!”那名弟子一见云凌修立马俯身朝其鞠了一躬,“此事非同小可,得立马禀告褚管家!”说完,那名弟子便朝府内而去,急急地去通报管家了。

  云凌修几步跃上台阶,刚行出府门,便闻到冲天的血腥气。地面上七七八八地躺着十几具尸体,那些尸体皆血肉模糊,面目全非,死状极其惨烈!鲜红的血水还未干涸,如溪水般蜿蜒着从褚府门前淌过石阶,流到灵城大街之上!

  面前的场景着实有些骇人,已有未见过此等场面的弟子已然弯腰呕吐了起来。令云凌修惊奇的是,这些尸体皆穿着昨日他见过的奇异服饰,竟全是薄仙院的人?死的……全是那个戏团之人?!

  “看!”

  未等云凌修稳下心神,便听到一声惊呼,“这里有字!”

  云凌修循声转头望去,不禁微微诧目——一具尸体旁的地面,看到两个歪歪扭扭地血字。

  云诺!

  显然,是这名死者临死前拼死用鲜血所写。

  “云诺?”云凌修瞳孔微缩,皱起眉头,看了看地面的尸体,“大师兄?”

  地面的尸体虽死状凄惨,但皆是一招致命后再被毁尸,显然是为了泄愤。看着伤口,一击封喉,创面干净,似乎为极其锋利的利器所致。从伤口来看,死者死去不过两三个时辰,而能在褚府的眼皮子底下杀人后扬长而去,且未曾惊动府中之人一丝一毫,想必功力深厚,绝非凡夫俗子!

  云凌修仔细地看了看伤口,肯定了内心的想法。

  “死者是何人?”急急赶来的老管家皱起眉头,朝身边的弟子询问。

  那名弟子低下头,愧道,“尚且未知!”

  云渊等人得到消息,也是疾步而来。待到府门前,南荣璞初看着死者尸体上极具代表性的服饰,惊得捂住了眼睛,脸色惨白地呼道,“雾霞镇上的杂戏团!?他们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