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鸿镜诀 > 第八十九章 情狱(16)

第八十九章 情狱(16)

  第八十九章情狱(16)

  说话的同时,云凌修已然将堕魔坠握在手心,极为熟练地打开心门,任其邪气注身。不消片刻,便黑气绕身,化作白芒。

  云凌修轻轻一笑,抬掌一挥。那一掌看似无力,却带着磅礴内劲,准确无误地击中飞速激动的四个黑影。树下的黑影瞬间化出身形,猛地飞身而出,撞到四面的树干之上,摔倒在地。

  与此同时,那襁褓中的婴孩悬空飞出!云凌修翩然下树,飞身伸手接住那名婴孩,轻飘飘地拂袖站在地面,查看了一下怀中的婴孩——娇嫩的肌肤上毫发无伤,正闭着眼睛睡得香甜。

  云凌修这才放下心来,满含笑意地望着倒在不远处的四人。

  不过一招,四人竟毫无招架之力!看着面前的少年悠闲暇意,想必还未使全力!

  “怎么会!?”那名当街抢夺婴孩的戏者满脸愕然,眸中满是不可置疑,“当日枯井之下,你不过修为泛泛。不过半月之余……你竟……”

  “竟什么?”云凌修微微一笑,“竟修为暴增?凭你们这三脚猫的功夫,就算小爷我毫无修为,收拾你们也是绰绰有余!”

  四人惊惶地对视一眼,迅速爬起来,摆出进攻架势。

  “怎么?”云凌修挑了挑眉,左手怀抱那名婴孩,缓缓抬起了右掌,“还想来?”

  话音刚落。

  不料,那几名戏者转身便跑,毫不拖泥带水!

  “诶?”反而倒是云凌修一愣,“你们怎么跑了?你们戏团不都自诩英雄好汉的吗!怎么说跑就跑!?”

  ……

  云凌修运气便追。

  那四名戏者似极为熟悉地形,急于摆脱云凌修的追踪,因而左转右拐,身形诡异,一路仓皇地掠过密林,拐过小径,反而回到灵城长街。饶是云凌修轻功卓绝,也一时被甩在身后数丈之远。

  可这路线……似乎有些熟悉……

  云凌修来不及多想,只见那几名戏者纵身跳到一处围墙之上,便不见踪影。他立马加快速度,紧随而至,也飞身跳入围墙。

  不料,云凌修刚掠过那高大的围墙,便被一道白光反弹而出,险些跌倒在地。他抱着怀里的婴孩,小心翼翼地稳住身形,皱起眉头,“结界?”

  此处竟有结界?

  云凌修运气凌空,立于墙头,朝内看去。这是一片占地极广的园子。园中植被繁多、花草覆地,后有密树林立、茂然而生,极难入内,俨然是一个小小的世外丛林。灵城之中,竟有人有如此财力?

  云凌修朝来时的路回头望去,根据地形推测,心下不禁一惊,“这竟是……褚府后院?”还未从推测的震惊中回过神,眼前便有一熟悉的身影闪身出现,站于围墙之下的院内。

  那人急步行来,瞬间验证了云凌修心中的猜测。

  “褚管家?”

  仍旧是墨蓝色的褚氏族服,布满皱纹却慈祥温和的脸,褚庾朝云凌修作了一揖,言语不急不缓、谦和有礼。

  “凌修小友!请回!密林之后乃我褚府后院,后院之地,非家主不得入内!”

  竟真是褚府后院!

  回想起不日前住进褚府之时,那带路的褚府弟子介绍——这片花园已位于府门之角,密树之后,再无景致。可现下,密林之后明显仍有庭院!而这后院之上竟还设有结界!

  云凌修心绪纷繁,脑海中浮现出褚府地势结构。他眯了眯眼,一时之间情绪复杂,微微怔了怔,便笑道,“灵城乃偏远之地,竟也设禁地?”

  “不错!”褚管家微微鞠躬,敛眉道,“家主所在,便是主族!”

  意料之中的答复。

  联想到回府之后,关于南荣璞初所言——褚氏家主勾结蕴魔的消息,以及褚府内部地理结构,云凌修挑了挑眉,托住眼前的襁褓中徒自熟睡的婴孩,仍旧轻笑道,“可现下……有一事必要褚管家帮忙了。”

  “何事?”

  “这孩子是方才从歹人手中所救!那伙歹人乃南蛮之地衍生的杂戏团,名曰薄仙院。这薄仙院之人尚在雾霞镇之时,便偷抢孩童,以修邪术。此时在灵城当街明抢婴孩,恰巧被晚辈撞见。晚辈一路追踪至此,他们便不见了踪影。”云凌修娓娓道来,整理了一下怀中孩子的襁褓。

  褚管家闻言,几不可见地皱了皱眉,正要说些什么。

  云凌修扬眉一笑,截断了他想要说的话语,“孩子已被晚辈救回,此事可暂告一段落。”

  褚管家眉色舒展。

  云凌修却又道,“但难保这伙人心存歹念,方才他们已破结界,进入这后院之中。”

  褚管家面色深沉,捋了捋胡须道,“后院结界乃家主所设,凌修小友都无法入内,更何况这籍籍无名之辈?”

  闻言,云凌修抓了抓后脑勺,“既如此,许是晚辈看错了吧。”

  褚管家面色稍霁,便听那个少年扬眉一笑,“只是……薄仙院所习邪术阴谲诡异,此时现身灵城,必有所求。城中新墓被盗一事,保不齐与他们有什么牵连。”

  云凌修一番话后,褚庾沉思片刻,诚道,“此事非同小可!今日云公子提供这一线索,老奴定要查个水落石出!”

  “如此……甚好!”云凌修朗声一笑,作了一揖,“晚辈这便告辞了!”他纵身一跃,跳下墙头,轻柔地摸了摸怀中的婴孩,“小家伙的妈妈也该等急了……”

  云凌修转身而去,并未看到——待他离去后,后院内的老管家迈进了那片茂密的丛林,对着一个角落沉声道,“你听到了吧?薄仙院的人……”

  “嗯……”那处传来一个轻轻回应,声音清亮稚嫩,似乎正是一个孩童,“他们原本便是以孩童修习邪术为生,但其修习邪术仅仅为了卖艺,其修为不高,不足为虑!”

  “原来如此!”老管家沉下一贯温和的脸,“这个戏团竟如此心狠手辣!胆敢在灵城作乱,的确是该给一个交代了!”

  老管家满脸正气凛然,拂袖转身而去。

  身后树叶飘飞,再无声响。

  半晌,那角落缓缓迈出一只高大的棕色家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