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鸿镜诀 > 第八十八章 情狱 (15)

第八十八章 情狱 (15)

  第八十八章情狱(15)

  “只怕今后已无这样的机会…”

  末尾那句低沉轻缓、如同轻喃,带着几分无奈和忧虑。不知为何,褚沫听来却有几分诀别之意。

  巨大的恐慌感如同怪兽的爪子,瞬间勒住褚沫的脖子,让她几乎喘不过气来,“父尊——”

  “沫儿长大了!”褚昱似回过神,笑着解释道,“很快便要择婿嫁人啦,为父怎好跟自己的女婿抢功劳呢?”

  便是言说到婚嫁之事,褚沫也未有丝毫羞涩之意,反而望着父亲,一时竟不知如何应答。

  回忆幼时之事,思虑未来之忧。

  不知父亲今日为何如此反常,褚沫反倒心下不安更甚。可那些来之前便备好的话语,却是无论如何也问不出口了。

  这样平淡而温馨的时光,这般与父尊亲近说话的场景,曾是自己多少次倔强固执的渴求啊。

  即便是做梦,也不愿就此醒来。这一问,定是要打破这梦境了。

  因而,直到褚沫退出父亲的房门,那些盘桓在心底等候求证的疑问,也未问出口。她缓步行去,从橙黄的烛光中,再次走进了漆黑的夜色中。

  ……

  翌日,一大早,云凌修便拉住老管家询问褚沫的喜好,“如今府中事多,我一尽绵薄之力,尽量让她开心点……”

  褚庾望着面前少年殷切的目光,面色更加温和慈爱,轻道,“大小姐爱食桂花糕,且不喜甜。因而唯有膳鼎房的桂花糕香而不甜、甜而不腻,尤得大小姐喜爱。”

  “膳鼎房?”云凌修眼中一亮,便要作揖道谢。

  “嗯……大小姐虽所食不多,但见之定会欢喜!”褚庾点了点头,笑道,“灵城西街便有一家,晚了……可就没了……”

  云凌修立马朝府外奔去,一路朝西街而行。刚买好桂花糕,便听到街道另一边传来声声惊呼——“来人啊!救命啊!抢孩子了!”

  “来人啊!”

  云凌修循声望去,只见一个黑影飞快地从旁掠过,怀里似乎抱着一个襁褓,正清晰地传来细细的啼哭声。

  街道之上,一位较为年轻的少妇正朝这边奔来,面色哀戚,正大声呼救。不一会儿,街道上的人便聚集到了一块儿,朝这边涌来。

  但似乎人群中皆是普通百姓,只能沿着街面奔跑。那人运气凌空,很快地掠过了街道的店铺,三两下上了房顶,便要消失在视野中,一时无人能追上。

  “来人啊!”那名少妇绝望地看着那个抱着自己孩子、快要消失的黑影,急得满面通红、眸中含泪,正声嘶力竭地叫喊,带着沙哑的哭腔,“有没有人啊!”

  说时迟那时快,一个云白色长衫的挺拔少年闪身而过,也掠上房顶。云凌修盯准那个黑影,飞身而起,便朝他追去!

  两人一前一后掠过灵城的长街,拐进小巷,黑影最终躲进了一片树林,不见踪影。林深且静,杳无踪迹。云凌修将桂花糕细心地放进怀里,安放妥当后,谨慎小心地观察了四周,才抬步朝林内走去。

  刚入林中,便有一根断枝带着十足的力道,朝云凌修的面门直击而来。

  云凌修侧身避过,伸手便稳稳接住了那根断枝。他慢悠悠地拔着断枝上的枯叶,咧开嘴角,“就这三脚猫的功夫,还敢上街抢夺孩童?”

  一人从树后行出,身着十分奇异的服饰,身材矮小,怀中正抱着一个襁褓。不知道用了什么诡异的法子,方才在大街上啼哭不止的婴孩,现下却哼都未哼一声。而那人所着服饰……云凌修觉得似乎有些眼熟。

  “你们云氏果真都是些爱管闲事之人……”

  那人有着极黑的肤色,嘴唇丰厚干裂。当他的目光落到云凌修白色族服的胸前——云氏族徽之处,面色迅速阴沉、面带不屑,语言中带着极大的仇视与鄙夷,“狂妄自大、自诩正义之辈!”

  这般熟悉的语气和说辞,以及这熟悉的服饰,云凌修脑中灵光一闪,瞬间恍然大悟,“原来你是雾霞镇上那个杂戏团的人,叫...嗯…叫什么来着?!”

  “你!!!”

  见不远处的白衣少年竟真皱眉思索了起来,那人顿时火冒三丈,伸手直指云凌修,面色阴沉,“你云氏欠我薄仙院之债,便是将你抽皮扒骨也难消我心头之恨!”

  “薄—仙—院!”云凌修低声重复、字字低沉,冷哼了一声。

  回想起雾霞镇上雪月楼内的众人拍手叫好、连连称奇的绝妙表演——那背后隐藏的血腥残忍、泯灭人性以及枯井之下的层层白骨和惊人秘密。

  云凌修也沉下脸,讥诮道,“那时如地下老鼠般偷抢度日,如今已然撕开面具,要明抢了吗!你们的内心……有一丁点儿的人伦善念吗?”

  “人伦?”那人嗤笑一声,表情狰狞,“人之生存,适者则优!人伦?常情?不过是你们这些假仁假义之人惺惺作态的说辞罢了!”说着,这名男子露出阴森的笑意,“今天,你就把命留在这里!用你的血微微慰藉我薄仙院前辈的亡灵。”

  “就凭你?”云凌修咧嘴一笑。

  “我可没说过……”身着怪异服装的男子阴恻恻地笑了笑,摇了摇怀中的婴孩,“我是一个人……”

  话音方落,林中忽然冲出三名大汉,皆身材矮小,皮肤黝黑,身着同样的奇异服装。其中一个脸上带疤,正是雾霞镇那日井底下见过的戏者!

  四人来势汹汹,定要轮番袭击而来。

  云凌修飞身上树,悠然自得地摇着腰间的木坠,朝他们扬了扬下巴,粲然一笑,“识相的把孩子交出来,我便下手轻点儿。”

  “事到如今,你还嘴硬!”那怀抱孩子的男子冷哼一声,转身飞旋,掠过灌丛。其余三人也从各个方向急急飞掠,化作几道黑影,回旋环围,瞬间朝树上的云凌修掠去。

  面对如此危局,云凌修却仍旧从容淡定,仿若看戏般站在树梢,唇角的笑意愈发扩大,“雕虫小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