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鸿镜诀 > 第八十四章 情狱(11)

第八十四章 情狱(11)

  第八十四章情狱(11)

  魑烬珠红光大盛,微微颤动。

  云渊几乎同时按住了剑柄,飞身便朝庭院旁的长廊掠去。柏毓儿和宁雉紧随其后,南宋璞初赶忙收起乾坤袋和那些个宝贝,也跟了上去。

  庭院位于褚府花园之中,长廊横贯,连接花园与后院。廊深且长,植被佣簇。一名女子正端着托盘从长廊那边缓步行来。

  那名女子个子较高,鹅蛋脸上有着一双灵秀的眼睛,间或闪现几抹睿智的光亮。南荣璞初一时看不出她的年龄,只能凭她眼角密布的细小鱼尾纹判断,她应该三十余岁了。

  看着装,这名女子应是褚氏婢女。其身材姣好,虽面上有掩不住的衰老,但仍容光焕发、风韵犹存。她施施然从长廊那边而来,脸上带着一丝肃然、三分凌厉。即使面门被长剑直指,也毫不慌乱。

  夕晕剑已然破空而出,云渊挽剑而上,剑光直指这名女子。

  魑烬珠发出耀眼的红光,神剑夕晕也躁动不已、嗡嗡哀鸣。云渊眸光一冷,正要擒下这名女子,阆苑尽头却传来一个急促低沉的声音,“手下留情!”

  褚庾从阆苑一端匆匆行来,将那名女子挡在身后,朝云渊等人作了一揖,语气里带了莫名的怒意,“不知罗管事何处惹怒了云公子,老夫代为赔罪!”

  “罗管事?”

  “此乃褚府总管婢女的管事,在褚府已是多年,深受家主赏识。”褚庾布满皱纹的脸上满是严肃,向来温和的眸眼中竟有几丝难掩的愤然。

  “这女子是蕴魔!”南荣璞初皱起眉头,颇为困惑不解,“褚管家,你竟要保下这蕴魔!你......不会也是蕴魔吧?”

  “老夫怎会是蕴魔呢?”已渐年迈的老管家面上略显尴尬,“老夫在褚家四十余年,若是蕴魔,怎会如今才露出马脚?”

  南荣璞初这才惊觉自己口不择言说出了怎样冒犯的话语,不由得面上一红,但仍旧敛了心神,如实相告,“这魑烬珠遇魔气便会红光大盛,以作提醒。方才这位罗管事一靠近,魑烬珠便有了反应,这作何解释?”

  听闻面前的年轻人如此说,那名罗管事微微一笑、从容镇定,拉住正要说些什么的褚管家,朝前跨了一步,笑道,“魑烬珠的神用,苍垠大陆自是人尽皆知。但诸位公子少年英才,定然修为非凡。奴信诸位公子、小姐,绝不会无端冤枉奴。”

  一番话看似服软,实则质疑南荣璞初等人的鉴别之力,奈何人家言语之中尊重非常,一时竟也挑不出刺。

  饶是自小见惯勾心斗角的把戏,年轻的世子被这一噎,也不知说些什么。

  柏毓儿看着眼前的情形,轻颦眉头,正要开口。

  “衣服!”

  一直一言不发的云渊忽然道。

  柏毓儿这才注意到那名罗管事手中端着托盘,托盘内整齐地折叠着几件罗裙。云渊运起灵力,化作一张灵符,直直地贴到那几件罗裙之上。

  符落罗裙,几缕黑气缓缓从中透了出来,摇摇晃晃地升腾而上。

  “魔气!”南荣璞初脱口而出!

  “并非魔气!”云渊看着那几缕黑气,摇了摇头,“是怨气。”

  “怨气?”南荣璞初挠了挠后脑勺,略显尴尬,“罗裙之上沾有怨气?”

  不知为何,柏毓儿忽然想到方才在鬼螺中听到的低诉——那样哀怨的吟唱声,是因有怨吗?

  “这是何人的衣物?”

  不料这一问,宽容和蔼的老管家反而叹了口气,颇为遗憾怜惜道,“此乃我褚府一名丫鬟的衣物。因在褚家多年,家主怜其劳累,并未让罗管事给她安排亲事,由其自选。这丫头也是命苦,选中一青睐的男子便拜堂成亲了。不料那男子却抛下她,跟他人私奔而去。这丫头受不住刺激,一时想不开,便悬梁自尽了。”

  言于此,褚管家和罗管事眼中皆流露出重重的哀伤,“毕竟是在褚府多年的人了,老夫便拜托罗管事为其料理后事、整理衣物。没想到她怨气如此之重,竟连平常衣物都沾染了怨怒,想来她也走得实在不甘心。”

  “罗管事,辛苦你了。”褚庾言到此处,细声宽慰了相伴多年的老伙伴,轻道,“为这丫头做场法事吧。”

  罗管事点了点头。

  “是晚辈鲁莽,误会前辈了!”见事情水落石出,南荣璞初俊脸微红,满心内疚,朝着面前的两名长者鞠了一躬,诚挚道歉。

  云渊也执剑庄重一拜。

  “奴可消受不起!”那名罗管事不卑不亢地半跪于地、以作回礼,言语之中仍旧温和有礼,“诸位公子乃是褚府贵客,无论如何都是奴冲撞了诸位!还望诸位莫要怪罪!”

  “诸位小友不必挂怀!”褚管家也作了一揖,轻道,“也多亏诸位,老夫才知晓这丫头走得如此不安生,方可为其念经祈福,送其最后一程。”

  “褚管家!”话语说到这儿已近尾声,柏毓儿皱着眉头思索了片刻,最终还是选择询问出声,“晚辈方才好似听到不远处有一女子正在哀哀吟唱着什么咒语,您可知晓此事?”

  “竟有此事?”老管家皱起了已然花白的浓眉,颇为诧异,“何处?”

  “按照晚辈的推断,”柏毓儿细细推论,方才断定,“那女子定在褚府之内。”

  “府内除却婢女,并无其他女子。”褚管家言之凿凿,确信不疑。云渊等人只得作罢,恭敬地与二人告辞,而后朝厢房而去。

  少年们内心疑惑重重、愧疚满怀,并未发现方才还满脸坚定的老管家行过阆苑后,便满脸疑虑、心思重重,朝身边同行的伙伴吩咐道,“这几件衣物不必清洗,直接处理掉。”

  “可是……家主吩咐奴,定要照顾好她...…”

  然而罗管家的话语还未说完,向来温言软语的老管家眼底闪过几缕暗光,面上是从未有过的决然,连语气中都带了几分警告,“难道你想要家主继续执迷不悟?!不过照料她匆匆几年,你便忘记自己姓什么了吗?”

  “奴不敢忘!奴身是褚府人,死是褚府鬼!”罗管家立马跪倒在地,复又抬起头,眸中凄楚却又雪亮,似一柄利刃直插老管家的胸口,“奴之忠心,即使苍天非可鉴,难道您还不清楚吗?”

  “倾玉,我老了。”良久,褚庾看了她片刻,终是软下语气,“你这是何必?”

  “我早已不是二八青葱的少女了。”名叫罗倾玉的女管事面上忽而涌起一抹少女的娇艳,不再自称为奴。

  她眸光坚定,语气温柔,情意绵绵,“这么些年了,我一直知道自己想要的,到底是什么…”

  “是您,一直不曾关心过自己,更不曾聆听自己的心——问它要的到底是什么。”

  言罢,女管事直直地站起身,端着托盘,果断地朝后厨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