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鸿镜诀 > 第八十一章 情狱(8)

第八十一章 情狱(8)

  第八十一章情狱(8)

  经过这一折腾,待柏毓儿再次下楼,南荣璞初倒是再也不敢多说一句了。按照在客栈处打听的被盗墓地所处位置,从灵韵客栈到那处,必要经过灵城夜市。

  四人结伴而行,朝灵城夜市行去。

  饶是绮帘边陲之地,有褚氏家主坐镇,灵城夜市仍旧繁华热闹。

  南荣璞初自小便喜摆弄稀奇好玩的物件,自是沿着街道边的商铺好奇地瞧了一遍,冷不丁儿被柏毓儿踢了一脚。

  “你踢我干嘛?”南荣璞初委委屈屈地跳到一边,拉开与柏毓儿的距离。

  “走快点!我们是要查探消息,不是要闲逛!!”柏毓儿淡淡地瞥了他一眼,大步朝前行去。

  “云渊兄,毓儿今日是否暴躁了许多?”南荣璞初看着朝前行去的明黄色身影,内心满是疑问,凑在云渊身侧,想要扒拉着身侧之人的衣袖,却被云渊看似不经意的一拂袖轻轻避开。

  南荣璞初并未在意这一细节,仍旧喃喃自语地分析,“今日有何异象?难不成是因凌修兄走了?”

  云渊一顿,斜斜地看了他一眼,若有所思地看了看前方气鼓鼓的柏毓儿。

  南荣璞初愣在原地全力分析,并得出结论,“毓儿一定是因为凌修兄跟着褚沫走了,才会心情不佳!”

  “……”

  天色早已完全暗了下去。

  据说被盗墓地目前共有四处,皆为新墓。云渊等人此次探查的乃是离灵韵客栈最近之处。夜色低垂,山野孤寂,群山黑魆魆地环抱着这片平坦的土地,似守候着在此沉眠安息的灵魂。

  阴风飓飓,吹得人鸡皮疙瘩陡起。南荣璞初搓了搓手,缩了缩肩膀,叹道,“这里……还挺冷的。”

  “此处尸魂堆积,自是阴气较重。”宁雉说着、扶了一把身边的柏毓儿,关切道,“毓儿,注意脚下!”

  南荣璞初立马掏出怀里的夜明珠,白辉散落,光亮非常。柏毓儿这才注意到脚下的状况。

  原本平坦的土地在此处凹陷下去,露出一个大坑,边上尘土四散,堆积了一个个小小的土包。

  云渊几步向前,站在土坑边上,朝内看去。果见大坑之内,正平躺着一个巨大的木制棺材,棺盖微合。他立马转身,环视一圈,朝一处走去。

  那处土地平坦,地面处却有一个较为清晰的方形压印,显然是那棺材被盗墓者放置地面时的压痕。

  “看来,这墓主人的亲人已将其棺材归到原位了。”南荣璞初看着土坑内微合的棺材,又看了看云渊细细观察的棺材压痕,随后跳进土坑内,费力掀开棺材盖,往内一看,内里果真空无一物。

  “真不知是何人如此怪癖!墓内钱财衣物一律顺走就算了,竟连尸首也不放过!”柏毓儿看着眼前情况,皱眉感叹。

  “说不定……”宁雉看着不远处细细查探地面的云渊,推测,“只是障眼法而已。”

  “障眼法……”

  云渊仍旧蹲在棺材的压痕处,一言不发,似在沉思。

  柏毓儿看了他几眼,刚抬步想要走近他,似想到什么,噘了噘嘴,将头扭到了一边,不再看他。

  正在这时,云渊对着地面比划了几下,而后,朝柏毓儿唤道,“毓儿,过来一下。”

  清冷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清晰地贯入了柏毓儿的耳中。那声音清越动听,叫出的“毓儿”两字,似有一种神奇的魔力,带着低低的蛊惑,听得柏毓儿心头一颤。

  她下意识地转身,提步便要朝他行去,却又想到客栈的囧事,立马赌气地背过身,故意不搭理他。

  “毓儿?”云渊抬起头,望着她的背影,语气里带上了几分他自己也未曾发现的温柔。

  南荣璞初看了云渊两眼,惊得一时忘记爬出土坑。

  宁雉也看了看云渊,见他表情无措,又看了看柏毓儿,眼里有一瞬的暗淡。

  柏毓儿轻轻地跺了跺脚,咬了咬牙,下定决心般转身朝云渊走去,面上满是坚守失败的懊悔,“干嘛?”

  “过来!”云渊指了指面前的土地,朝她招了招手。

  那只手修长白皙,节骨分明,寒玉一般漂亮,犹如他寒星般的眼睛,看得柏毓儿一阵眼花。内心的那点小情绪,在云渊淡然自若的神情中一点一点消逝,一缕又一缕欢喜从脑海中前仆后继后继地冒出,而后又浸润入脾,沉至心尖。

  柏毓儿认命地闭了闭眼,将他那只漂亮得不像话的手隔离在视线外,蹭了过去。

  “停!”正待柏毓儿要蹭过去蹲在云渊身边时,云渊却突然伸手阻止道。

  柏毓儿一愣。

  “你看!”云渊却未注意到她呆滞的表情,只指着地面。

  平坦的地面上尘土松散,上有一圈较为清晰的压痕,呈方形,显然是棺材停留在此留下的压印。

  不知有何特别之处,柏毓儿正要仔细去看,却见云渊指了指一处压痕旁的地面。那处有一个极浅的半圆印,已然模糊不清,不仔细看并不明显,显然是被人故意掩去。

  “脚!”云渊轻道。

  柏毓儿心领神会,立马将右脚轻轻地放到那个半圆印边上。

  脚腕处传来一阵温热的触感,柏毓儿心头又是一颤,“扑通扑通”地跳了起来。云渊握住了她的脚腕,带着她轻轻地朝那半圆印挪了挪。

  夜色深沉,星光四垂,夜风呼呼,似乎都离她远去。柏毓儿一阵头晕脑胀,只觉得脚踝处传来阵阵发烫的热度,熏得她双颊通红。心脏处的跳动汹涌激烈,仿佛要蹦出胸腔。

  周遭场景飞速旋转,柏毓儿只觉有些许眩晕,然后被云渊一句话打回谷底,“脚印!”

  温热的触感渐渐远去,可那片肌肤却隔着布料更加猛烈地燃烧起来。云渊放开柏毓儿,站起身。

  “女子的脚印?”柏毓儿瞅着地面那抹半圆印,半晌,才找回思绪。

  云渊微微点头,朝南荣璞初道,“有何发现?”

  南荣璞初呆呆地看着不远处的云渊,似乎有些许呆滞。隔得较远,夜色暗沉,他并不知晓具体发生了何事,只觉今日云渊分外温柔,内心惊异。听到云渊问他,只得敛了心神,肃道,“棺材内是空的,不知是否为财。”

  “不是为财……”云渊皱眉,肯定道。

  “为何不是为财?”南荣璞初撑住地面,一跃而上,略微不解。

  “这墓地所葬之人并非大富大贵之人。若非如此,被盗之后,也不会仅仅掩棺露天,暴晒于日下。”

  “那是为何?”

  “何人在此!?”正待云渊想说些什么,墓地旁的林中忽然传来一声厉喝,一道剑光破空而来,直冲南荣璞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