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鸿镜诀 > 第八十章 情狱(7)

第八十章 情狱(7)

  第八十章情狱(7)

  云凌修与褚沫一同朝客栈外行去。云渊站在楼廊边上,望着云凌修的背影,久久未语。

  “怎么了?”柏毓儿见他少有地愣在原地,不由得上前。

  南荣璞初早回房补眠了。

  宁雉望着并肩站在廊下的二人,神色一暗,默默地退后,朝客房而去。

  柏毓儿顺着云渊的视线望去。

  云白色衣袍的少年与水蓝色长裙的少女并肩而行,皆是高挺的身形,衣袍飞扬间,蓝白相称,颇有神仙眷侣的味道。

  “褚姐姐和凌修师兄真的好般配啊!”柏毓儿倚着面前的客栈栏杆,望着那两个身影相携着拐过大门,感叹道。

  云渊抬头望了望将明未明的天空,并未言语。

  天空高远辽阔,云层静坠,与平常无异,可若是修行之人,便能看出灵城之上氤氲着充盈的灵气,那正是灵昆阵的所在。

  “云渊?”柏毓儿侧身,伸手在他面前挥了挥,“你怎么啦?”

  “无事,”云渊敛眉,转身朝客房行去,轻道,“回房。”

  “诶?”柏毓儿望着他的背影,噘了噘嘴,扯了扯腰间垂坠的衣带,也转身准备朝自己的客房行去。

  身后,却传来一个极浅的声音。似不经意一问。

  云渊淡道,“戌时可有闲?”

  戌时?这个时辰……灵城的夜景料想也不赖,难不成……

  柏毓儿眼睛一亮,弯起了唇角,一把松开手中拽着腰间的带子,飞旋转身。伴着她这一快速转身,明黄色的裙摆徐徐旋开,仿若绽开了一朵鲜明亮丽的太阳花。

  灿烂夺目。

  一如她俏丽的笑。

  “有啊!”柏毓儿的眼睛晶亮,却发现那人根本未回头,仍背对着她点了点头。

  “灵城夜……”

  “嗯!灵城夜市颇为热闹,我们一起去逛集市吧!”柏毓儿立马飞速地接着道。

  云渊似有一瞬的怔愣,沉默了片刻,轻道,“那……戌时楼下见!”

  “好!”柏毓儿按住内心怦怦狂跳的心脏,捂住发红的脸,蹦蹦跳跳地跑开了。

  云渊望着不远处的铜镜,镜中少女的身影逐渐变小,最终化为一个小点。待她跑远才回头。看着她活泼的背影,向来清冷的少年不禁勾起了唇角,摇了摇头,继续朝自己的房间行去。

  戌时未到。

  柏毓儿便已在客栈楼下候着了。

  听得身后的响动,她满怀惊喜地转身,便见那芝兰玉树的身影正缓步而来。

  “云渊!”柏毓儿举起右手朝他挥了挥,满眸晶亮。忽然,她似想起什么,倏而放下挥舞的手臂,动作极其轻柔地理了理鬓角的碎发和裙角,摆出一个端庄温婉的笑。

  “噗!”拐过楼梯角,一个浅褐色身影的男子却绕过云渊,行到前端来。南荣璞初忍不住捧腹大笑,“柏大小姐,大晚上的,您干嘛呢?”

  柏毓儿摆出的温婉笑意,顿时僵在脸上。

  南荣璞初却不依不饶地凑到柏毓儿身旁,瞅了好一会儿,“不是说去墓地查探……怎地还换了套如此鲜艳的衣服?你是不是还上了些许胭脂?”

  “墓地?”柏毓儿脸上的笑意开始碎裂,几乎从牙缝里憋出这句问话,“你……也去?”

  “是啊,云渊兄说,灵城夜重,正好探查墓地被盗一事……”南荣璞初点了点头,琢磨着心中的疑问,“诶?你是不是用了新香料?这新香料,是否添加‘江蓠’所制?”

  “探查墓地被盗一事!”柏毓儿沉下脸,并未应话,毫无知觉地捏碎了手中锦囊的香块。那香块一碎,空气中的香气四溢,更加浓郁。

  “戌时入夜,正巧方便查探啊!”南荣璞初不明所以,随口一说,“不然白日里人多眼杂,怎能查探清楚?”

  南荣璞初越说,柏毓儿的脸越黑。

  好奇心甚重的世子毫无察觉,反而凑得更近,点头晃脑地验证自己的猜想,“嗯,你这香料定是添加了‘江蓠’所制!”

  “据说,你们梦遗之人成亲时,便会携手在院中种下芍药,滴血为誓。孩童出生时,若为女子,父母便会取此花作香料,香块存放十四载。待女子及鬓之时,父母将此香块相赠,以示其已至婚配年纪;女子以自绣香囊接之,以示期许。女子出嫁,意为离家,因而这芍药制成的香块,又名‘江蓠’!”

  宁雉缓缓从楼上行下。

  “梦遗女子自及鬓后,便会随身携带这香块。遇心仪之人,便会以香囊相赠,以表心意。”

  宁雉刚好行到楼下。

  南荣璞初一见她,立马朝她一笑,唤道,“宁姐姐!你们梦遗的习俗,璞初说得可对?”

  “对个头!”宁雉刚要说话,脸色黑如锅底的柏大小姐抬手便扳住南荣璞初的肩膀,以腿为轴,给了他一个漂亮的过肩摔!

  南荣璞初还未反应过来,已被柏毓儿反手摔倒在地。

  与地面剧烈的撞击疼得南荣璞初龇牙咧嘴,他趴在地上,指着那个明黄色的娇俏身影,半天没说出一个字。

  云渊一脸茫然地看着眼前的一切。

  宁雉也呆在原地。

  柏毓儿拍了拍手,又拍了拍身上根本不存在的灰,瞥了瞥地面上的南荣璞初。

  年轻的世子正趴在地面,五官都挤到了一起。不知是疼的,还是被惊吓的,他翻来覆去地嗷嗷哀嚎,根本说不出话。

  柏大小姐这才脸色稍缓,瘪了瘪嘴,还未抬头,便感受到一股视线。

  那个被她遗忘的少年,正站在她身边,静静地看着这一幕。那双如寒星般清冷的眸子,似乎些许茫然。

  柏毓儿脸色微僵,耳根发红,几乎是条件反射地,立马蹲下身去扶南荣璞初,大力地拍着他身上的灰,尴尬地笑了笑,“啊,我手滑了……”

  哈?手滑?

  南荣璞初一口气没上来,刚要借着柏毓儿扶他的力道站稳,准备跟她理论三百回合。那股扶他的力道却一下子消失了——

  柏毓儿似想起什么,脸上笑意退去,表情冷淡,颇为傲娇地一把将南荣璞初扔回地面,朝云渊冷冷地哼了一声,便稳稳地无比端庄地朝楼上行去,“本小姐要去换衣服!”

  “毓儿?”宁雉连忙跟上去。

  云渊看着她的身影,颇为不解。

  而那个貌似正在生气的傲娇大小姐,却在踏上楼梯之后,一把捂住通红发烫的脸颊,逃似地朝自己的客房飞奔而去。

  宁雉跟上,只听到她嘴里嚷嚷着,“丢死人了,丢死人了!”

  看着柏毓儿的背影,宁雉不由得勾起唇角,摇了摇头。她顿住脚步,转身朝楼下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