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鸿镜诀 > 第七十八章 情狱(5)

第七十八章 情狱(5)

  第七十八章情狱(5)

  褚沫这一声轻唤,含了三分暖意,四分娇嗔,以及三分久别重逢的期许。云凌修望着她满是笑意的眸子,一时怔住。

  身着水蓝色长裙的少女含笑望着竹林处,蛾眉微扬,眸光闪亮。那向来表情浅淡的精巧瓜子脸顿时生动起来,春风化雨般,暖若冬阳。

  “朋友?”一个身着粗布长衫的老者从竹林深处缓缓行来,语气中暗含委屈,“难道不是我的小徒婿吗?师父不过试试他的功底,沫儿便心疼了……”

  那声音苍劲有力,却透着通透淡然,随意一说的调侃让云凌修浑身一个激灵,翻身便从地面站起,急急地朝老者的方向鞠了一躬,“拾聿前辈!”

  “皮小子这倒是乖了些!”拾聿几步便到了云凌修跟前,似踏风而来。他放下拎着的竹篮,抬手拍了拍云凌修的肩膀,大笑了一声,“好小子!”

  云凌修被这一拍,瞬间放松下来,这才敢抬起头去看面前的老者。

  深土黄色的肌肤上皱纹密布,白色的长胡须拢在一处,头戴一顶破旧的草编帽,露出帽沿处花白的头发。拾聿身形微高,精神矍铄,正扛着一把木欘(zhu),闲闲地往那儿一站。

  随性悠然,风雅雍容。

  拾聿虽年事已高,却并不佝偻,反而精瘦挺拔、神采奕奕。他有着宽大的额头,瘦削的双颊,微长的下巴,一双斜长的眼炯炯有神。云凌修看着面前的人,没来由地感到异常熟悉和亲切。

  拾聿也正看着云凌修。那双深邃的眸子深处闪过些许笑意。

  “师父!!”褚沫嗔怪地唤了一声,朝这边行来。

  “沫儿又变漂亮了!”拾聿扛着木欘朝褚沫赞许地点了点头。

  “师父这就说谎了!”褚沫眯了眯眼,自然地接过他手中的木欘,转身朝竹阁行去。

  “为师何时骗过沫儿。”拾聿笑嘻嘻地拎起方才放于地面的竹篮,随意地丢给云凌修,“你小子,今晚可有口福了!”

  云凌修立马伸手接住,这才看到竹篮里竟盛着清水,两条肥美的鱼儿正悠然地在篮内游动。先不说这竹篮竟可盛水,就方才拾聿看似随意一丢,这样剧烈的晃动,内里的清水竟一滴未洒!拾聿前辈的修为究竟到了何种可怕的地步,云凌修不禁一呆。

  这一呆愣,师徒二人已然行到竹阁前。拾聿推开竹帘门,取下草编帽挂在门边,笑道,“进来坐吧。”

  “凌修!”褚沫朝不远处望着竹篮发愣的少年招呼了一声,云凌修这才回过神来。

  “凌修……!”拾聿低低地重复着这两个字,似辗转品味。他朝竹阁内行去,调笑声却清晰地传来,“唷,这便担心自家夫婿了!”

  “女大不中留啊!”

  “师父!”褚沫放下木欘,朝内行去,声线清浅,“您再如此玩笑,沫儿便告辞了!”

  “好好好!师父不说了!”

  倒是云凌修站在竹阁外,俊脸微红,突然间手足无措,不知该去何处。

  “进来啊!”正在这时,本已行去的褚沫却从门边探出头,淡道,“师父的话……让你尴尬了吧!”

  “不必挂怀!”云凌修摆摆手想要解释什么,竹篮内的鱼儿却突然跳跃而起,一个摆尾,甩了他一脸水,打断了他的话语。

  “抱歉!”褚沫垂下眸子,未等云凌修言语,便转身朝竹阁外行去。

  天色渐晚,黄昏已至。

  拾聿执意掌厨,不让云凌修和褚沫帮一点忙,反而赶他们出门去竹林中挖笋,“去去去!山间枯草黄,脆嫩秋笋香!这秋笋可是美食之最,定要趁秋雨来临前多囤积些,万不可错过!“

  竹林深处,云凌修跟着褚沫一一拂开枯叶,扒开内里的竹节。竹节带刺,竹叶婆娑,此番挖锄,颇有一番风味。

  未过多时,便听到竹阁内拾聿的呼唤。

  “来来来!快来尝尝师父的手艺!”经过一阵忙活,拾聿终于满意地端出了自己的杰作,“沫儿,快来试试!”

  两人拎着竹篮内的秋笋朝竹阁而回,褚沫和云凌修洗了洗手,便朝饭桌而去。

  果见上边已然摆了几道菜,红烧鱼金黄酥脆,爆炒秋笋根根分明,鱼汤色白如乳、香气浓郁。

  褚沫拿起一双筷子,扒了一块红烧鱼肉,细细品了片刻,不言不语。

  “沫儿倒是说话呀!”拾聿期待地等了片刻,褚沫却仍旧一言不发,急得他也抽出了筷子,想要自己尝一口。

  “好吃!”褚沫却突然弯了眼,竖起了大拇指,“师父这一年进步神速啊!”

  “淘气!”拾聿慈爱地用筷子敲了敲褚沫的头,转身招呼云凌修,“你也坐!咱们开饭啦!”

  两人刚落座,拾聿已然从房内抱出一坛酒,“来来来!多少年了!终于有人陪老夫喝酒了!”

  酒香入喉,秋笋鲜脆嫩滑,红烧鱼肥而不腻,鱼汤鲜美浓香。很家常的菜,却勾起了云凌修的回忆。

  记忆中,也是这样一个黄昏,父亲和他相对而坐,为他盛了一碗鲜浓鱼汤,随后又递给他一碗酒。汤酒相伴,便为践行。

  云凌修不觉红了眼眶。他终于知晓为何初见拾聿,便如此熟悉亲切。面前这位素未谋面的前辈,眉眼轮廓皆与父亲相似。

  “诶,你这坠子,倒是独特!”正在这时,拾聿的话语打断了云凌修的思绪,“可否一观?”

  云凌修垂头看去,腰间的堕魔坠正垂露在衣袍之外。褚沫也朝这边看来,料想这世间也无人知晓这看似普通的坠子的来历,云凌修便解开坠子,恭敬地递给拾聿。

  “这坠子可是神物!你如何得之!”不料,拾聿一瞧这坠子,便道。

  “此乃晚辈于无名岛的深谷之中无意得之。”云凌修诚道,“前辈识得这坠子?”

  知晓云凌修言说的深谷正是擎天试炼中跌坠、九死一生之地,褚沫颦起了眉头。

  “年轻时无意观之!”拾聿仍旧满脸惊奇地摩挲着手中的坠子,笑道,“你小子能得此坠,倒是能弥补体内无金丹的弊端,于修行百利,也是机缘。”

  “前辈怎知晚辈并无金丹?”云凌修惊道。

  “初见之时,我击你的那一掌便知了。”拾聿捻须一笑,“坠子可有用过?”

  “有过一试!”云凌修坦然道,“晚辈愚钝,未能参破其奥义,现今仍旧局限于一阶。”

  “这坠子……”褚沫放下筷子,认真地看着云凌修,“当真如此神奇?”

  “是……”云凌修看着褚沫,点了点头,“上次与你师兄对阵,我已然用过。”

  回想起擎天三试中,云凌修超常的表现,褚沫虽有疑虑,但也点了点头,不再询问。

  “不必着急!”拾聿拍了拍云凌修的肩,笑道,“正巧老夫这儿有一口诀,可助你修炼一用!”

  “前辈!”云凌修的眼睛立马亮了起来,当即站起身,朝拾聿深深地鞠了一躬,以示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