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鸿镜诀 > 第七十六章 情狱(3)

第七十六章 情狱(3)

  第七十六章情狱(3)

  待那群少年行出褚府大门,身影消失在了拐角处。

  褚昱这才从收回视线,回过头,果见褚庾一脸无奈地站在不远处。他扯出一抹笑意,朝着自己信任多年的老伙伴惨然一笑,“庾,你知道的……我并不想这群孩子掺和进来。”

  褚庾哪里不懂他的感受呢?

  褚庾幼时便被先代家主救进褚氏,迄今为止已在褚氏四十年有余。褚家之恩,从赐名,便可观一二。他与先代家主之子褚昱之名同音。其中含义,自是不言而喻。他谨记着这份恩情,四十余年来,兢兢业业、勤勉忠心,于褚昱而言,早已是如兄长般至亲的存在。

  自褚昱出生以来,褚庾便作为陪读在他身边。到如今,他褚昱出任家主,褚庾仍旧愿意以管家的身份待在他身边,成为他的左右手。褚昱是他看着长大的,哪能不明白呢?

  “可您……”褚庾抬头望了望厅内,那里正是片刻前褚沫坐过的位置。眼前似乎还能看到那个女孩满含泪意的目光,倔强固执、满含期待。

  幼时还腼腆爱笑的小女孩,如今已出落成了亭亭玉立的大姑娘。可她眸中的期许却泯灭不见,笑意消散、满脸淡漠,甚至,连情绪也较为淡薄。

  褚沫那孩子,也是他看着长大的啊。褚庾皱眉,不由得叹了口气,“可您故意这样说,着实伤了大小姐的心了……”

  褚昱捏了捏眉心,极力压下心疼,淡道,“我本不配作沫儿的父亲……”

  “家主!”褚庾看着面前的男子,眸色中是少有的严肃。他正色道,“恕庾直言,若您真如此想,有的事……便早该收手了!”

  褚昱看着天边的流云,目光悠远,仿若随着思绪飘荡到了很远,很久未曾言语。褚庾看着他的背影,等着他迟迟未语的下言。

  时间过去许久,久到褚庾脚尖微麻,久到天色缓缓变暗,两人仿若两尊雕塑,一动未动。褚庾也未言语,静静候着,果听到那个向来温和却果断的一家之主,面色哀戚道,“庾……有的事,坚持得太久…早已不知如何放弃…更何况…”

  他转过身,面色仍旧温润有度,眸光却坚如磐石,“更何况,已到最后一步了,不是吗?”

  褚庾看着不远处逆光而立的家主,那是他相伴三十余年的伙伴,是他辅佐二十年的褚家掌舵人,更是他至亲的兄弟。他忽然就不知该作何言语。

  良久,只得长长地叹了口气。

  便听到面前的人忽而笑道,“沫儿找到了挚友…这本是令人开心的事…”

  是啊,这是件令人开心的事。

  褚庾望着门边的褚昱,他身形瘦长,整个人立在厅门前。从褚庾的角度看去,却像是被框定在了固定的方格之中。而他身后,不远处的天空中,缓缓升起了一轮皎洁的圆月。

  六位少年皆在灵韵客栈住下。

  夜色渐深,云凌修却翻来覆去睡不着。脑海中不断重复着,在褚府大厅之上,那弟子进来汇报事务时,褚昱莫名松了口气的神情,以及褚沫泪眼朦胧却倔强固执的眸子。

  窗外月色如水,如碎玉般,柔和地洒在柩台之上。

  一室清辉。

  云凌修拿起床边的外衣,穿戴整齐后,推门而去,行至客栈楼下。

  灵韵客栈的后院带有一片茂盛的园圃。虽已然入秋,但花园里仍旧百花齐放,香气扑鼻。菊花亭亭玉立,桂花香气宜人,像是人间璀璨的星辰。园圃中心一方小池塘静静卧立,假山从中独立,别有风味。

  云凌修沿着石子路缓步而行,一路上观花赏月,倒也将那些杂乱的思绪挥之脑后。行至池塘边时,忽见那边树下立着一个纤细高挑的身影,正仰头看着天边的圆月。

  “褚沫?”云凌修朝那身影行了几步,唤了唤。

  那人转过身,长发飞舞间,一张绝美精致的脸显露在视野中,面上是一贯的清冷,眸色淡漠,遥遥朝云凌修望来,却并未回应。

  夜风微拂,吹起她水蓝色的长裙,裙裾如波纹般漾开,层层铺叠,如一朵傲然绽放的蓝色彼岸花。

  云凌修已走到她的面前,关切道,“怎还未歇下?”

  “月色过美。”褚沫淡道,又转头看着天边的圆月。

  云凌修当然知道她睡不着,摇了摇头,也看着天边的圆月。那月亮如玉盘似地悬在空中,橙色的光晕层层渲开,梦幻异常。

  一时之间,两人无话。

  “此般静谧时光,已是奢侈。”过了许久,褚沫忽然道。

  “珍惜当下。”云凌修想了想近来发生的事件,点头道。

  “明日,我想先去探望家师。”褚沫转身,庄重地望着云凌修,淡漠的眸中满是暖意,“他是这世上,为数不多的真心关爱我的亲人了。”

  云凌修望着她的眼睛,似被那内里的暖意蛊惑,脱口而出,“我陪你去!”

  “你?”褚沫簇眉,略带疑惑。

  “……”云凌修耳根莫名发热,悄悄地红了。他硬着头皮据理力争,想为之前未经大脑的话语正名,“你最近情绪不佳,自是不能独行!”

  ……

  未待褚沫言语,云凌修立马道,“作为一个队伍的伙伴,我当然有义务保证你的安全,封印结界可是缺一不可的!这是事关整个苍垠大陆安危的重大事件,我作为‘鸿’之一员,自是马虎不得!”

  云凌修越说越急,语速愈来愈快,褚沫的脸色却缓缓黯淡下去。向来明媚疏朗的少年,一时也拿不准身边女孩的心思,更加慌乱地解释道,“你放心!我别无他意!既是同伴,我云凌修定竭力陪同于你!我……”

  “嗯!”褚沫点了点头,垂头看了看脚尖,而后抬头望着云凌修的眸子,眼中坦然又干脆,轻轻打断了云凌修极力解释的话语,淡道,“我懂了……”

  “也不是……”云凌修看着她的眼睛,心下忽然间慌乱起来,张口想要继续解释什么,却又忽然间噤了声。

  她就站在他的身边,他却忽然间感觉,她的距离愈加遥远。

  “不用多言……”褚沫转身朝客栈厢房行去,清浅的声音似从空中传来,朦胧如月,“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