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鸿镜诀 > 第七十五章 情狱(2)

第七十五章 情狱(2)

  第七十五章情狱(2)

  褚沫满怀期望地望着那个至小便敬爱有加的父亲,想要他给与一个理由,或者朝着自己的方向靠近哪怕一点点,甚至不求他给予自己更多的关注与爱护。只要他正视着自己的眼睛,诉说哪怕一丁点儿他内心真实的想法。

  哪怕只有一刻,如平常的父女那般,就足矣。

  可是没有。

  她的满怀渴望,她的满心期待,她内心柔软又绵长的期待,总被温和却疏离的态度推远。

  父亲是温柔的。

  可就是这样一如既往的温柔,却又让她觉得,父亲何其遥远。

  褚沫眯了眯眼,晶莹的泪珠夺眶而出,顺着她的脸颊滑下。她的眼前些许模糊,却仍旧仰着头,看着那个急急朝厅外行去的身影,绷直了背脊,一语不发。

  她好似总这样看着父亲的背影。他总是很忙,总是有很多公务处理,来不及听她讲话,也来不及给她回应,更来不及给她一星半点关怀。

  而她固执倔强的态度,被这一映衬,就像是一个因讨不到糖果而蛮不讲理闹脾气的小孩。

  可她能叫住父亲吗?

  她怎么能叫住父亲呢?

  委屈、失落、伤心…各类情绪涌上心头,她哽住喉头,内心深深地叹息,“再也不会了。这一定是最后一次了。”

  褚沫的神色逐渐暗淡,缓缓化为淡漠。

  “褚前辈!”

  就在这时,一声清亮的声音打破了僵持的氛围。

  那人很轻,却坚定不移地叫住了父亲离去的脚步。

  褚昱缓缓转过身,表情有一瞬的僵硬。他看了看褚沫,脸上闪过丝丝心疼和愧疚之色。最终,他什么也没说,只朝着云凌修的方向,回应了其话语里的请求,“灵城最近确实发生了一些棘手的事情。”

  “近日来,褚府多次接到灵城百姓的求助,城中多处新墓被盗,尸首不见踪影。”褚昱面色凝重,“据门下弟子探查,类似事件已达数十起。正值灵城封印加固之期,发生这样诡异之事,着实让本尊心下难安、忧心不已。”

  “新墓被盗?”南荣璞初惊呼,“竟有这样的事!”

  “确实令人匪夷所思。”褚昱点头,“这事已让城中百姓惴惴不安,如若结界再出什么漏子,本尊……”

  “褚前辈!”云渊站起身,朝褚昱行了一礼,淡道,“晚辈可否尽绵薄之力?”

  话语刚落,柏毓儿、宁雉、南荣璞初也一同站了起来,朝着褚昱抱拳鞠躬道,“前辈,晚辈也愿尽一份心力!”

  “诸位贤侄的好意,本尊心领!”褚昱连忙摆手,正色道,“但你们目前的首要任务仍是守护整个苍垠大陆,修复好隔离蕴魔的结界破损之处。此乃重中之重,万不可因这些琐事而耽搁。”

  “怎么能是琐事呢?”云凌修礼貌地笑道,“灵城正值结界加固期,魑烬珠失效,并不能指引我们到确切的阵点位置进行结界修复。我们闲着也是闲着,不如尽一份心力。”

  “你们要等到灵城结界加固之后?”褚昱微微诧异。

  “目前,只能如此了。”

  “可灵城结界加固,至少……也需一月有余。”褚昱沉吟道,“你们确定要等上一个月?”

  “一个月!”柏毓儿惊道,“这也太久了!”

  “那你们何不先行前往下一个阵点,修复后再行返回灵城,如此,定能事半功倍!”褚昱提议道。

  “可是…前辈!”南荣璞初皱起了眉头,坦言道,“魑烬珠只能依次指向结界破损之处,并不能越过灵城阵点,指引下一个阵点。”

  “如若碰运气,随意行走,万一走错了方向,更是耽误了封印时长。”云凌修沉声补充道。

  褚昱皱起眉头,思索了片刻,便道,“那只能等上一月了。本尊早已让下人安排好厢房,备好晚膳。诸位连日奔波劳碌,便先行沐浴,再小酌几杯、好生休憩片刻吧!”

  众人皆不约而同地看向褚沫。

  而她仍旧梗着脖子,仰着头,坐在那里,一动未动。

  褚昱慈爱的目光停在她身上片刻,叹了口气,轻道,“家里已然安排好住处。如若不喜欢,沫儿也可以带着伙伴们,选择你们喜欢的住处。”

  褚沫一言不发。

  “沫儿!大家远道而来,住在家里,为父也可代你一尽地主之谊。”褚昱温和地看着不远处的女子,软声道,“孩子们都很累了,你忍心他们跟着你出去寻客栈住吗?”

  温和的话语,听来处处让步,一言一语皆在为女儿考虑,却刺得褚沫泪意更重。她瞪大双眼,美目微红,“噌”地站起了身,似乎要往外行去。

  “褚前辈!我等皆喜四处游荡,平日里行为毫无拘束,住在客栈更为自由!”云凌修立马道。

  “对对对!我们住在客栈也很方便!”南荣璞初立马附和道。

  “我们来之前,其实已经订好客栈了。”柏毓儿摆了摆手,拉了拉宁雉的衣角,“谢谢褚前辈的美意!”

  宁雉立马心领神会,“日后再行叨扰前辈!”

  几位少年皆并肩往外,云渊也持剑作了一揖,便淡然行去。

  “失礼了!”褚昱朝着晚辈们鞠了一躬,以示抱歉,惊得几位少年连忙鞠躬回礼。

  几位少年朝外行去,宁雉担忧地看了看褚沫,却见她早已一脸平静,眼神漠然,不由得更为关切,“褚沫,你没事吧。”褚沫轻轻摇了摇头,朝同伴们鞠躬,表示感谢和歉意。

  这下连南荣璞初也不敢胡乱打闹了,摆出了少有的严肃正经的表情,朝着面前鞠躬的褚沫连连摆手,“别这样,我们本就是伙伴啊!”

  “没错,而且住在外面,还可以观赏灵城的夜景。”柏毓儿握住了她的手。那双手小巧细腻,却温暖异常。

  褚沫心下微颤,却并未言语。

  “行了,我们就住在灵城褚府东南角的韵之客栈吧。”云凌修笑了笑,看着一路同行的伙伴,指了指不远处的客栈。

  待几位少年行出褚府大门,一个身着墨蓝色族服的老者从正厅的门后踱步而出,朝着一直站在厅门前注视着那群少年背影的一家之主叹息道,“家主,您这是何必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