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鸿镜诀 > 第七十二章 知风雨(4)

第七十二章 知风雨(4)

  第七十二章知风雨(4)

  放完莲花灯,大伙儿一齐朝镇上的客栈行去,兀息便在这时提出了辞别。

  “兀息前辈,天色已晚,何不歇息一宿,明日再行出发?”南荣璞初不解地看着面前的前辈,热心挽留。

  “我此行有要事要办……”兀息沉吟片刻,坦诚道,“蓬莱湖本在锦城附近,可我近日寻遍周边,也未寻得除绣江以外的江河大湖,甚是奇怪……”

  “蓬莱湖?”云凌修疑惑道,“蓬莱湖位于玄灵与梦遗交接处,并不在此处啊。这已是绮帘境内,位处东南……”

  “在西边么……”兀息喃喃着,神色复杂,看上去心思重重。他听闻此言,随口客套几句,便离去了。

  “兀息前辈……”柏毓儿望着兀息黑衣长袍的背影,轻轻叹道,“看上去,好孤独啊……”

  “可是很奇怪诶……”南荣璞初皱着眉头,“蓬莱湖在苍垠大陆…也算得上是一处名迹,兀息前辈怎连它的位置也不清楚呢?”

  云凌修也看着那个身影消失在街角,眸色暗了一瞬,他的余光扫到褚沫明显淡下去的脸色,并未言语。

  “诶……褚沫,这已是绮帘境内,你可以回家看看了……”南荣璞初兴奋地看着褚沫,笑道。

  闻言,云凌修立马转头看向褚沫。

  可那个身着水蓝色长裙的女孩面上毫无表情、神色空洞,似乎有一瞬间的茫然。

  云凌修心下一痛,刚想朝褚沫行去,便听闻她淡淡道,“我们先回客栈吧。”

  ……

  绮帘边境。灵城。

  灵城本是绮帘边陲的一个偏僻镇子,却因这些年褚家家主褚昱常年定居于此而发展迅速,俨然成为了一个繁荣的小城。城内居民急剧增长,求仙问道之人愈渐增多。

  而褚昱在此建立的褚府,位于小城中心。

  此时,府上人心惶惶,正在向家主褚昱汇报近来小城中发生的奇闻怪事。

  “家主!”那报信的年轻弟子身着褚氏族服,恭敬地跪在地面,朝主位上的中年男子汇报道,“近来频频接到城中百姓求助,灵城边的墓地大多数都被人挖掘盗空,尸首凭空消失,陪葬用品一并被顺走,不知是为盗财,还是其他……”

  “这些被掘的坟位,可有何共性?”那主位之人微微抬头,露出一张极为瘦长的脸。那张脸上表情肃穆,虽已近不惑之年,肤色却仍旧白皙细腻。

  年轻时的俊雅,可见一斑。

  “被掘坟位,皆是新下葬的棺……”

  褚昱眯着斜长的眼,磕了两下茶盖,放在手边的桌上,沉吟,“彻查!”

  “是!”那弟子领命而去,另一位弟子却从门外匆匆而来。

  “何事慌张?”褚昱微微皱眉,语气温和,一举一动尽显风雅温润,不难看出褚子奕和褚沫的气质修养缘何而来。

  “家主!大小姐来了……”那弟子垂首而立,拱手道。

  “沫儿?”褚昱闻言一下子站起了身,略显失态地急急朝门外行去,行到一半,忽而又顿住,朝那弟子问道,“进城了吗?“

  褚昱脸上喜怒不辨。

  那弟子见状,微微愣住,原本兴奋异常的欣喜表情一时收也不是、放也不是,只得敛眉道,“尚在城外……”

  “好!”褚昱扬起一抹慈爱的笑意,语气里的宠爱毫不掩饰,“吩咐下去,打扫厢房。另外,亲派弟子前去迎接……”

  “是!”那弟子心头的疑虑在这一声吩咐中烟消云散,心中感叹着“不愧是家主最为宠爱的女儿,家主一定高兴坏了”,便兴高采烈地出门安排去了,并未注意到身后家主瞬间阴沉的眸子。

  褚昱站在门庭中,抬头望了望天空,眸子神色变幻万千,最终叹了口气,朝后院而去。

  原本万里无云、晴朗爽朗的天空,瞬间云层涌动,堆积到光芒万丈的太阳身边,将其隐在云后。

  天,阴沉了下来。

  似,风雨欲来。

  ……

  “奇怪!刚刚还阳光明媚,这一下子便阴了下来。”南荣璞初一边跟着魑烬珠指使的方向行走,一边看着天边瞬间堆叠的云层,奇道。

  “这有什么好奇怪!”柏毓儿扬了扬眉,“东南一带本就气候多变…”随后指了指不远处的城池,喜道,“你们看…快到了…”

  ……

  灵城城门口。

  “就是这里没错了……”南荣璞初指着半空中漂浮的魑烬珠,“看魑烬珠的指向,此次封印需要的阵点就在这城中!”

  “哇!”柏毓儿指着面前高大巍峨的城门,惊叹道,“这城门也太高了吧!”

  “没想到这边陲小城也需要修建这么高的城门……”宁雉也叹为观止。

  那城门足有两长之高,雄伟地立于高大的城墙之下,城门之上以石雕刻有“灵城”二字,字旁一条黑龙腾空而起、踏浪嬉戏,俨然是褚家神兽——魑龙的浮雕。

  城墙之上,两步一哨,站着身着褚家族服的弟子。

  “崇墉百雉,俨若雄关。”南荣璞初看着面前的城门,笑道,“这城门足可媲美我南荣皇城城门,乃是防御之态。”

  说到这,他望向褚沫,由衷夸赞,“没想到褚家地界内,边陲小城的防御建筑都已至此,真让人佩服……”

  “灵城比较特殊……”褚沫看着这情境,垂下长睫,淡道,“家父常年在此定居……”

  “褚家家主常年不在族内?”南荣璞初瞪大了双眼,惊道,“我以为这只是传言……”

  “是……”褚沫抬眸看着面前一旦关闭城门便固若金汤的城墙,颦起了眉头。城中人来人往,她又有了一瞬的恍惚,轻道,“我也……已一年有余未见过父尊了……

  她语气中听不出任何情绪,可云凌修还是从中听出淡淡的哀伤,当下心头一滞,立即岔开话题,“走吧。”

  六人朝城中行去,然而那红光大盛、悬浮于空的魑烬珠却在入城之后,便黯淡失色,失去反应,一下跌回主人的身上。

  “怎么回事?”南荣璞初接住那颗瞬间失去红芒的魑烬珠,满脸茫然,“难道走错了?”他捧着珠子走出城门,那魑烬珠顿时红芒大盛,悬浮于空,朝城门口飞旋靠近。

  南荣璞初跟着魑烬珠的方向走进城门。

  那魑烬珠一进城门,瞬间黯淡,跌回了南荣璞初手中。

  南荣璞初在灵城城门处来来回回、进进出出地试探,如此反复几次,皆无改变。众人心下也是疑惑非常。

  按理而言,魑烬珠不可能会指错方向,但一入灵城便没了反应,着实令人费解。云凌修沉思片刻,便望向了南荣璞初,笑吟吟道,“璞初兄,这下,可要靠你了……”

  南荣璞初正望着手里的黯淡的魑烬珠出神发呆,冷不丁儿听到这话,没来由地出了一身冷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