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鸿镜诀 > 第七十章 知风雨(2)

第七十章 知风雨(2)

  第七十章知风雨(2)

  “终于碰见了个镇子。”云凌修看着云渊,“不如,大家在此休息一日吧。”

  云渊还未回话,南荣璞初便一把拉住云凌修的胳膊道:“凌修兄言之有理,甚合我意!咱们赶了三日路,途中皆是荒草野地,吃不好睡不好…今日,就在这镇上住下吧,重点是......”

  南荣璞初拉着大伙儿,来到街道之上。

  “你们可别看这个镇小,但是可有意思了!”南荣璞初摆弄着街道两边的小玩意儿,跟身边的伙伴介绍,“有情致的城镇,那可并不多见……”

  “哦?怎么说?”云凌修也拿起街边摊铺上的一只香囊,上边绣着山河云彩,一针一线,精致非常。色彩层叠间,竟如有霞光迸发。

  “这里之所以被称为‘锦’城,是因为,这个城镇中的人,无论男女老少,皆有一手刺绣或是其他手工绝活。”南荣璞初也拿起旁边铺子上一个竹制品。那是用竹篾编织而成的酒盏,灵秀精致,青翠欲滴,别有一番风味。

  “这类小玩意儿,还挺有趣……”柏毓儿也拿起一个竹篾编织的蜻蜓,笑道,“可这有何神奇之处?不过就是摆件而已。”

  “这你就不知道了吧?”“知南晓北”的南荣璞初捏起那盏竹篾编制而成的酒盏,向酒家借了一杯清水。

  清水入杯,一滴未洒。

  “原来,这还可以做酒盏!”柏毓儿惊喜道,接过南荣璞初手中的竹制酒盏,眼睛晶亮,“竹篾编织的杯盏,竟会不漏水!”

  “你喝喝看?”

  柏毓儿轻轻抿了一口,而后又轻轻抿了一口,面上笑意渐浓,小酌了一口,品了片刻,惊奇道,“这水……甘甜清冽,带有竹香……”

  “这蜻蜓……”

  “我知道!”柏毓儿摇了摇它的触角,那只竹蜻蜓竟张开双翅,朝空中飞去。阳光照射下,那只蜻蜓青翠轻盈,飞舞间,活灵活现。

  “是这样吧?”柏毓儿一脸骄傲地望着南荣璞初。

  “勉强是……”南荣璞初扶额道,“这竹蜻蜓还有其他作用……”

  “有何作用?”柏毓儿惊道。

  “传信!”云渊看了柏毓儿一眼,淡道,随后,负手朝前行去,不再理会。

  “哎哎哎……”柏毓儿立马去追,“云渊……你太厉害了吧!你怎么知道的?”

  ……

  南荣璞初望着那个瞬间抛弃自己的少女,满头黑线地看着她围着云渊跳来跳去地盲目崇拜,极为无奈道,“这天上都是竹蜻蜓啊……这竹蜻蜓可记录人的声音,触角可调整去向,以作传信之用……”

  宁雉抬起头,果见整个锦城上空,皆是蜻蜓。那些蜻蜓颜色各异,形状各有不同,动作灵活轻盈,不仔细看,根本分不清是竹制品。

  “这位公子真是好眼光……”南荣璞初付了方才柏毓儿放飞的竹蜻蜓的银两,便听到那商贩夸赞道,“极少有外来人能一眼看出这些呢……”

  “哈哈哈哈哈……”被夸赞的南荣璞初反而不好意思地摸了摸后脑勺,“我也是之前就略有耳闻……”

  “我们锦城最有情致的地方,可不是只有这些小玩意儿哦!”那商贩神秘兮兮地道。

  “哦?那是什么?”云凌修来了兴致,笑着问,“难不成还会有什么特殊的节日?”

  “这位公子可真是聪明……”那小商贩挺起了胸膛,颇为自豪道,“要说情致,整个苍垠大陆我们锦城人可算是行家!今晚,便是锦城一年一度的锦绣灯会!灯会持续两天三夜,那可谓是璀璨缤纷!”

  “可是,各地皆有灯会,这有何独特之处?”

  “锦城有条绣江,只要从绣江上游放流莲花灯,将愿望写于纸面,置于灯芯处,放游于江面。莲花灯顺流而下,灯芯不湿,愿望便会成真!”

  “这么神奇……”

  “绣江边上还有一颗姻缘神树,真心相爱之人,会在今晚取下红绸,一齐写下对方的名字,共同挂上神树。如此,便能得到神树的祝福。神树会保佑这对眷侣恩爱一世,白头偕老。”

  褚沫心下微动,看了看云凌修,他似乎正沉浸在商贩的话语中。

  街上人来人往,每个人脸上都洋溢着幸福快乐的笑容。年轻的小夫妇携手同行,小孩蹦蹦跳跳,活泼可爱,就连街角并肩而坐的白发老人,皱纹中也暗藏着温柔和爱意。

  这些,都是被神树,祝福的人吗?

  正在怔愣间,褚沫身上的魑烬珠忽然间红光大盛,一抹黑气掠过上空。

  “有蕴魔!”

  云凌修显然已经注意到魑烬珠的异动,当下便运气追了过去。

  然而,还未等他动身,一抹黑影已然掠过长空,先他们一步追赶而去!那人一身玄色衣衫,外罩纯黑色斗篷,身形鬼魅,如烟似魅,快得不可思议。

  这人影……似乎有些许眼熟……

  云凌修来不及多想,已然跟随其后,追了上去。

  待行到一方空地,已然见两个身影缠斗到了一起。云凌修刚准备飞身而上,便被赶来的云渊按住了肩头。

  云渊拔剑而起,那玄色衣衫的男子已然制住了那个浑身黑气弥漫的蕴魔,剑刃停在要害处两寸前,似在逼问什么。剑悬于颈,那名蕴魔却诡异地笑着,浑身燃烧着黑莲般的火焰,片刻后,化作一缕黑烟消散。

  那名男子显然没料到这蕴魔竟选择自焚,立马运起灵力便要强行压下那黑莲鬼火,却仍旧迟了一步。

  “兀息前辈?”这时,云凌修已然认出此人正是在玮城出手相救的那名前辈,“想不到我们竟会在此地相遇……”

  那男子转过身,面罩黑色面具,红丝金线为纹,只露出一双斜长潋滟的眸子。面具未遮盖的地方,肤色白得透明,下巴尖瘦。他看着云凌修,眸色沉而复杂,并未言语。

  “前辈……”云渊执剑作了一礼,“这蕴魔……竟会使用黑莲鬼火……”

  “嗯……”兀息略一点头,淡道,“我追踪其数日,想不到一无所获……”

  这时,柏毓儿、褚沫、宁雉、南荣璞初也已赶到。

  “前辈,既然相遇,便是缘分,可否赏脸同凌修吃顿便饭,略作上次救命之恩的感谢。”云凌修弯腰行了一礼,极为恭敬地邀请。

  兀息闻言,目光从几人身上一一扫过,最后停在褚沫脸上,轻道,“好。”

  “既是前辈,晚上一起去放莲花灯吧!”南荣璞初兴奋道,“莲花灯可许愿哦~我们可别错过!”

  “许愿?”柏毓儿立马来了兴致,刚准备凑过去,却又想到了什么似的,侧头看了看身边的挺拔如松的淡漠少年,讪讪地停住了脚步。

  宁雉看了她一眼,神色黯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