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鸿镜诀 > 第六十七章 生灵契(12)

第六十七章 生灵契(12)

  第六十七章生灵契(12)

  云渊顺着琴音飞身而去,蕴满灵力的双手,朝地面一击。

  “砰!”

  眼前云雾弥漫,片刻后,又回到了茅草屋内。

  云凌修回头,便见柏毓儿呆滞地坐在桌前,阿梵的魂魄正蹲在已然昏迷的阿弥身边,脸色哀伤。

  南荣璞初倒在地上,被阿梵的魂魄附身多时,他已然力竭。

  褚沫朝屋内行来,一把将冰绮琴背在身后,脸色淡漠。

  她的身后,跟着宁雉。

  “毓儿!”宁雉一见柏毓儿便飞奔而来,见她毫无回应,眼神呆滞,惊道,“她怎么了?”

  云凌修朝不远处倒地的小女孩扬了扬下巴,以作示意。宁雉顺势看去,顿时脸色大变,“是她!方才她还将我和褚沫引入了幻镜!”

  “我们也是刚从她的忆境中出来。”云凌修道。

  “姐姐不用担心,这位姑娘只是中了阿弥的迷幻散,一刻钟后,便会醒来。”阿梵的魂魄转过身,满含歉意地作了一礼,“舍妹一直困于此处,神智已有些不清,行事欠妥,我代她向诸位道歉。”

  宁雉心下稍安,但见她一缕魂魄,又疑心道,“我凭什么信你?”

  阿梵被这么一问,一时语塞,缓缓低下了头。

  “那你为何要附身于我的伙伴身上?”云凌修手臂环胸道。

  “抱歉......”

  阿梵赶忙抬起头,鞠了一躬,轻道,“我着实没有办法。阿弥困在仇恨和回忆中,将此处设为幻镜,画地为牢。我一抹孤魂,并不能进入这强大的幻镜结界,只有在结界上空徘徊。”

  “九年了,路过之人,仅有你们能够进入这结界之中。我别无他法,只有借这位公子的身体一用!但我绝无害人之心!我虽有附身之意,只是……”阿梵皱眉道,“这位公子体质特殊,当我碰到他的时候,他的身体中有一股强大的吸力,几乎是拉着我,强行让我附身!我附身之后,一时不能自控。因我死于自焚,所以他最开始才会有烧灼之感。”

  “一派胡言!”宁雉怒道,“生人怎会主动吸附孤魂!”

  阿梵慌乱地摆了摆手,着急地解释道,“我所言,一字不假!”

  “这个村子的人,全是被她所害吗?”褚沫皱眉,指着地面昏迷不醒的小女孩,“魂魄全部拘于棺材之中,不得投胎转世。”

  “是......”

  阿梵垂眸,看着面前昏迷不醒的妹妹。

  “我自焚的那日,阿弥情绪失控,随着一声声的嘶吼,她体内渗出了诡异的黑气,精神失常的阿弥一通胡乱发泄后,整个村里的居民全都被她体内忽然爆发的力量杀死,尸横于地,无人幸免于难。我不知晓她为何拥有了那般可怕的力量,但我知晓她多年来建筑棺材,便是为了给这些横死的人一个死后居所,不让他们变为孤魂。”

  “不管你们信不信,阿弥在这九年中,一定日日夜夜、时时刻刻都活在悔恨当中!这便是她不记得自己是谁的原因……她希望活着的人是我,所以才把自己当成了我……”

  “我信!”云凌修肯定道,“阿弥亲手打造那些棺材,想必是为了赎罪吧,但她并不知晓自己所设幻境,却将亡魂都拘困于此。”

  “是。”阿梵眼中酸涩,想去抹掉泪水。这才想到自己死去多年,早已没有泪水,复而自嘲地笑了笑。

  “那这空棺婚礼是怎么回事?”

  “那韩木作恶多端,阿弥对其恨之入骨,自是要报仇雪恨。”阿梵如今说到韩木也是神色如常,仿若家常,“阿弥对其使用了当日韩木对她的折磨,后抽筋扒皮、扯发拔舌。韩木不堪其痛,寻到机会,便自杀了。”

  “阿弥不肯放过他。”阿梵看着那口棺材,眼中毫无悲悯,“他不是有***…之癖么?不是说孩子可爱有趣么?阿弥便为他寻来了这世间有趣之物,圆他成婚之梦。”

  “可笑的是,他作恶多端一世,如今一介魂魄,竟然被这样的事吓破了胆。”

  ……

  说话间,昏迷的阿弥已然悠悠转醒。

  阿梵急忙奔过去,想要将她扶起来,手臂却穿过了阿弥的身体,扶了个空。如今,她已不能像常人一样,给予妹妹一个肩膀了。

  “阿弥……”

  那小女孩从地上坐起来,呆呆地看着面前的魂魄,半晌,眼中流出了两行清泪,“阿姐……我想起来了……”

  她张开双臂,似乎想要给她一个拥抱,却又想到什么似的,连连摇头,“阿姐,阿弥对不起你!你是不是一直在怪我,我一直找不到你的魂魄……”

  “傻阿弥,阿姐怎么会怪你呢?”阿梵抬起手,虚描着妹妹的眉目,温柔又慈爱,“我一直在等你看到我呀~你将自己困在这幻镜之中,我进不来……”

  “幻镜?”阿弥颦眉,“什么幻镜?”

  “就是你日日重复的那些画面啊。”阿梵将手轻轻覆在阿弥的手上,温柔道,“阿弥,过去的事,已经过去了。你也已经报仇了,那些噩梦不会再回来了。”

  “过去了吗?”阿弥喃喃自语,缓缓回头朝后看去,忽然她抬手一挥,便将屋内的那口棺材打开,从中拎出了一个人影。

  那个被虫蛇蚂蚁撕咬得不成人形的——韩木的魂魄正满眼惶恐地趴在地上,畏畏缩缩地朝后缩去。

  阿弥呆呆地看着他,没有言语。

  “阿弥,他得到了报应。”阿梵轻道,“我也不恨了。”

  “我不恨了,阿弥。”

  听到这句话,阿弥的脸上露出怔然的表情,手上逐渐放松。那韩木的残魂得到松解,立马连滚带爬地消失在屋内。

  “今后,姐姐一定一直陪着你,哪儿都不去!”

  “一直陪着我吗?”阿弥神色呆滞地望着姐姐,眸中神色万千,最终垂下眸子,点了点头,“好。”

  “嗯,姐姐会一直陪着阿弥。”

  “永远吗?”

  “永远永远。”

  “哪儿也不去吗?”

  “哪儿也不去!”

  ……

  话语间,阿弥的周身黑气弥漫,化作丝丝缕缕,逐渐四处散去。与此同时,她的身体缓缓化作颗粒状,渐渐消散。

  周遭的环境开始分崩离析,逐渐化作碎片散去。

  那些悬挂在房门之上的棺材,皆大开棺盖,从中飞出了数条魂魄,皆化作白光,朝天边而去。这些灵魂也得到了解脱,朝极乐黄泉而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