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鸿镜诀 > 第六十二章 生灵契(7)

第六十二章 生灵契(7)

  第六十二章生灵契(7)

  “没想到她竟能在幻境中再次创造出忆镜。忆镜的创设,需施术者有极强的怨念。小小年纪便如此,真是可怜呐。”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云渊淡道。

  “好了!别生气了!”云凌修拍了拍他的肩,安慰道,“柏毓儿只是一时神智被封,不会有事的。”

  “……”

  云渊斜睨了他一眼,淡漠地朝前行去,神色如常,似乎漠不关心。

  云凌修却瞅见了他发红的耳根子,暗自笑了好一会儿,才跟上他的脚步。

  两人在街上走了一会儿,便见那叫做“阿弥”的小女孩背着一个竹片编制的背篓,蹦蹦跳跳地朝这边而来。她并未扎双髻,而是辫着羊角辫,身着素色粗布长裙。一脸天真,活泼又可爱。

  不一会儿,她已来到一家药店前,点点脚尖,踌蹴一会儿,便下定决心似的行了进去。云凌修拉着云渊一同进店,便见阿弥已然放下背篓,正小心翼翼地趴在柜台边上,问道,“掌柜叔叔,我可否把上山采的药材卖一些给你?”

  “你一区区小童,能采到什么药材!?”那名掌柜正忙着清点店铺的账目,见她身着褴褛粗布,不买反卖,自是没什么好脸色,挥手道,“去去去!别耽误我做生意!”

  “可是,我的药材真的很好。”小小的阿弥忙去拿背篓里的药材,想要药店掌柜瞧个究竟,以作争取。

  “都说了不需要!”那名掌柜横眉怒目,朝店小二挥手,“把她给我赶出去!”

  店小二一脸不善地朝阿弥走来。阿弥却不愿轻易放弃,被其蛮横地推了一把。阿弥踉跄着,险些倒地,一双手从后面稳稳地撑住她的肩膀,将她扶稳。

  来人沉道,“掌柜的好大火气!”

  那药店掌柜一见来人,立马眉开眼笑,朝那店小二摆了摆手,示意其退下,而后觍颜笑道,“张老板,什么风把您给吹来了!今儿个,戏团生意可好?”

  戏团的张老板细心地帮阿弥理了理衣服上——因店小二方才的推攘而产生的褶皱,笑道,“生意嘛,和气,才能生财!”

  一句话说得那药店掌柜脸上青红交错,却又不敢反驳。

  那张老板蹲在阿弥面前,温和问道,“摔到了吗?”

  阿弥摇了摇头,眼睛晶亮,“是你!那天晚上戏团表演的时候,我见过你!”

  “你还记得我?”张老板温和的脸上满是讶异。

  “是啊,姐姐说你是好人!”阿弥点点头,随后,歪着头问,“那好人叔叔,你可以买我上山采的药材吗?”

  张老板笑道,“你采了何种药材,给我瞧瞧?”

  阿弥连忙拎起背篓,将里面的草药拿了出来,献宝似的放到他眼前,“这些!”

  “但我只能出售半数与你喔!”

  “哦?既是要卖,为何只卖半数?”

  “有一半药材,要给姐姐治病。”阿弥颦起眉头,稚嫩的双眼中弥漫着丝丝担忧,“卖给你的半数药材,是我想换点银两,买点肉给阿姐补身子。”

  那名张老板点了点头,将小女孩捧过来的药材如数收下,从袖子里拿出几锭银钱,塞到小女孩手中,笑道,“我买下了!你以后啊,采的药材都可以卖给我!”

  阿弥颠了颠手中的银钱,皱了皱眉,拿了两锭,剩余的退到他手中,摇摇头道,“这太多了,阿姐说过不能这样。”

  “没关系。”温和的男子耐心地解释,“既是以后你采的药材都卖给我,就当我付定金啦~”

  阿弥歪头一想,点了点头,又听到那男子嘱咐道,“你以后拿着药材,直接到村里的戏团找我,可千万不要到这镇上来了。”

  “为什么呀?镇上很热闹的!”小女孩委委屈屈地瘪了瘪嘴,“姐姐最近也不许我来镇上。”

  “乖!”张老板柔和地笑了笑,伸手温柔地揉了揉她的头发,笑道,“快回去吧,不然姐姐等急了。”

  阿弥蹦蹦跳跳地拎着背篓朝外走去。

  她在街上买了点肉,然后朝镇外行去。

  身后的药店如烟雾般散去,云凌修和云渊赶紧跟上。

  从坨西镇到坨坨村,需要一段山路。便就是在这段狭窄的山路上,阿弥遇见了她今后的噩梦。

  一个体型肥胖的男子,被几个仆人前呼后拥地过来了。那名男子满脸横肉,有着一双细小如绿豆般的眼睛。那双眼睛一见阿弥,立刻放出猥琐贪婪的目光。

  此人正是那天大闹戏台的韩姓男子!

  这男子名曰韩木。其父母皆是边远门派的旁系修仙子弟,因无天赋,仅学点皮毛后,便隐居在这山镇之中。山镇之中,皆是寻常百姓。韩家在这坨西镇富甲一方,两夫妇皆是较为宽厚之人,且有些仙法术学基础,镇上之人自是将其供若神明。

  韩木乃是父母老来子,平日里便娇宠非常,养得一身骄奢霸道的臭脾气。他自持父母有点修行功力、在这坨西镇富甲一方,且自身高大魁梧、力大蛮横,最喜别人奉承他为仙长。

  如今他二十有九,父母已逝,自是无人能管。在这镇上乃是妥妥的地头蛇般的存在。

  韩木此人有一恶习,最喜玩虐长相可爱水灵的幼龄女孩。

  而阿弥,便是他近期的目标。

  只见他搓了搓手,朝衣服上擦了擦,面上一派温和慈爱,笑盈盈地朝阿弥走来,“小姑娘,一个人赶路啊?”

  “对啊。”阿弥点了点头。

  “不如哥哥送你啊!“

  “不用了,”阿弥抬了抬头,打量了几眼面前的男子,便低下头飞快地朝前走去。

  这是个坏人,不能跟他多说话的!

  不料,那坏人却转身一把扣住她的肩膀,方才的温和一下子撕破,换上皮笑肉不笑的阴沉,“天色已晚了,你一个小姑娘独自赶路,多不安全啊!”

  这人的年纪,大概都可以当人家叔叔了,还恬不知耻的自称哥哥。云凌修知晓这只是小女孩的回忆,因而干涉不了忆镜中的事,只有强按下想吐的念头,继续看了下去。

  “不用了……”阿弥挣扎了几下,并未挣脱,急得快哭了,“我自己可以回家!”

  “那怎么行!”韩姓男子油腻的脸上满是意味不明的笑意,伸手钳住她的肩,“我从不让女孩子自己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