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鸿镜诀 > 第六十一章 生灵契(6)

第六十一章 生灵契(6)

  第六十一章生灵契(6)

  喜乐由远及近,似乎已近在门边。

  难道,那婚礼,竟要在此处举行?南荣璞初瞪大了双眼,热得头昏脑涨,几乎没法思考。

  小女孩拍了拍手。

  院门登时大开,喜乐骤停。一个身着喜服的男子从院外走了进来。那口原本被轿夫抬着的棺材,正紧闭棺盖,被他背在背上。院外空无一人,仅他一人独自行来。

  他哆哆嗦嗦地靠近,如有厉鬼般,浑身筛糠般颤抖,满脸惶恐,连头都不敢抬,多次几欲摔倒。正是方才街上韩姓男子的魂魄。

  “怎么?这大好的日子走得这般慢,有点害羞?”见状,小女孩讥讽地笑起来,拍了拍手。一股黑气从她的掌心溢出,化作绳索,一下子捆住那男子的魂魄,将他一把拽了进来。

  那魂魄被这一拉扯,顿时站立不稳,跌跌撞撞地扑了进来,趴在了地上。

  与此同时,云渊等人身上的魑烬珠发出了刺目的红光。

  魑烬珠异动,魔气预警以及暗芒星阵破损处竟同时出现,所指之处,皆在一块儿——就在这房间之内。趁着这一空档,云凌修和云渊四处寻找,将房间各处翻了个底朝天,却未果。

  暗芒星阵的阵点到底在何处呢?云凌修皱起眉头。

  小女孩“咯咯咯”地笑起来,俯视着趴在地上瑟瑟发抖的男子魂魄,露出讥诮的眼神,“看来长进了不少,这下……还知道要跪了……”

  那名男子流出两行血泪,满脸苦痛惧怕,不住地往地面磕头乞求。

  “吉时还未到呢。”小女孩却一点都不多看他一眼,眯眯眼,笑道,“还未到行礼环节,你怎地这般客气?你既如此着急,便不用拜堂了。

  “你的新娘子可是等你好久了呢。”

  说话间,男子身上的棺材缓缓落地,如人一般立在他身边,随后躺下般平直地置于地面。棺盖被大力掀开,露出内里,那里面蠕动着无数的虫蛇蚂蚁,正在棺材之中相互搅缠蠕动。

  棺材的四个角落整齐地放置着四个头骨。看形状大小,应是四个小孩的头骨。那头骨仿佛有些年岁,呈惨淡的灰白色,口腔处微扬,似在微笑。

  男子一见此状,立刻蜷缩起身子,面上肌肉抽搐,疯狂而狰狞,急急地想要朝后退去。

  小女孩微微挥手,又是一股黑气,从不远处的地面窜出,将那抹魂魄拘住,直直地丢进棺材之中。棺内的长蛇立马缠住他,拖向棺底。

  虫蚁爬动,瞬间将他覆盖,棺内传来“窸窸窣窣”的啃噬声。

  “好吵!”小女孩却皱起眉头。

  随即挥了挥手,棺盖便飞身上合,将那些声音关在了那口棺材之中。

  “怎么样?”小女孩转过来,满脸温和地望着柏毓儿,语气里装满了期待,轻轻道,“喜欢吗?我为你报仇了哦~”

  柏毓儿垂头不语,脖子上的魑烬珠发出耀眼的光芒。

  小女孩看着那枚珠子,伸出手碰了碰,皱起眉头,“阿弥,你怎么会有这样的东西?别人的东西不能要!”

  见柏毓儿仍旧不言语,她平静温和的脸上终于现出了一丝龟裂,“你怎么不理我?你也不理我?你也嫌弃我?!”

  她运起右掌,掌心黑气弥漫,毫无预兆地一掌朝柏毓儿拍去!

  电光石火之间,一云白色身影急急地飞身而来。

  云渊一手抱住柏毓儿,避开袭击,一手蕴满灵气,翻手朝小女孩袭去!

  而小女孩只是呆滞地站在原地,仿若并不知晓如何闪躲。

  “云渊!不可!”云凌修飞掠而来,拉着小女孩,堪堪避开云渊这一袭击。

  “蕴魔!”云渊皱眉,掏出魑烬珠。

  魑烬珠中红芒大盛,正是魔气显现的警示。

  “她是人!”云凌修肯定道,“被暗芒星阵破损处溢出的魔气所异化,魑烬珠才会这般预警!目前我们尚在她的幻镜结界之中,一切应以小心行事为上!”

  云渊不置可否,却也没有再行出手,转身将柏毓儿安置在在桌边的椅子上坐好。

  “你也要抛弃我!”经过这样生死存亡的变故,小女孩却并未将注意力放在这儿,反而好似陷入了巨大的痛苦中。她拧起眉头,满脸泪痕,哀哀地质问,“你怎么可以抛弃我!”

  “阿弥!”正在这时,一声温柔的呼唤从桌边传来,那声音柔和轻缓,带着浓浓的宠溺和悲哀,“阿弥,我从未想过没有抛弃你……”

  “阿弥,我从未想过抛弃你……”那声音柔柔如水,满含心疼。

  “你是谁!”听到这声音,小女孩立马秀眉倒竖、满脸警戒,不过片刻,已是浑身黑气萦绕,目光如炬地朝声音那处看去。

  方才一直毫无动作的南荣璞初缓缓转过身,清俊的脸上一阵青白交错的烟雾弥漫纵横,片刻后,一张温婉可人的小脸显于南荣璞初的面容表皮。那是一个约莫十一二岁少女的脸庞,下巴尖细,扎着跟小女孩一样的双髻,眉目间跟其有八分相似。

  “南荣璞初”站了起来,朝小女孩缓缓走去,“阿弥,我是你的姐姐啊。”说着,他抬起了手,似乎想要摸一摸她的脸,“我是阿梵啊,你忘了么?”

  听闻此言,小女孩慌乱地扯了扯裙角,满脸惊吓地朝后退了两步,喃喃道,“我才是阿梵,我是姐姐……我是姐姐,我不是阿弥……”

  “阿弥!”附在南荣璞初身上的女孩魂魄哀哀地唤了唤妹妹的名字,仍旧坚持朝她走去,眉目间哀伤不已、满含关切,却吓得那名小女孩跌倒在地,满脸泪痕地尖叫出声,“不!!!我不是阿弥!!我不是阿弥!!!阿弥死了……阿弥已经死了!”

  随着小女孩的尖叫,整个幻镜,又发生了变化。

  云凌修只觉眼前一阵白光闪现,视线明晰时,已然置身于一片繁华的街道之上。

  他四处观望,果在不远处见到了云渊。

  “看来我们掉进那名叫做‘阿弥‘的小女孩的回忆幻镜中了。”云凌修朝云渊而去,凝眉道,“如今璞初兄被鬼魂附身,定然不能进入这幻镜。柏毓儿神志不清,宁雉和褚沫下落不明。也许只有你我进入了这‘境中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