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鸿镜诀 > 第六十章 生灵契(5)

第六十章 生灵契(5)

  第六十章生灵契(5)

  那铃铛声从街道西边尽头传来,一声接着一声,虽清脆动听,但此时回荡在这空洞凄冷的夜里,不免有些诡异。

  铃铛声愈来愈近,又缓缓加入了鼓声,渐渐又加入镲和喇叭,融合成了一首曲调怪异的曲子。曲调欢乐喜庆,绵绵不断地从街道那边传来,似乎是谁家正在热热闹闹地举办婚礼。

  “这是……”南荣璞初紧盯着喜乐传来的方向,背脊紧绷、声音发哑,不由得紧张到屏住了呼吸,心脏蹦到了嗓子眼。

  “放松点……”云凌修勾起一抹笑意,拉着南荣璞初站到街道边上,“就当看个热闹。”云渊已翻身站上屋顶。

  “看热闹?”南荣璞初咽了咽口水,这样诡异的热闹有什么好看?

  说话间,视野处已走进了一队人。

  正是一队迎亲队伍。

  为首的新郎官身穿大红色喜服,头戴喜帽,骑在身戴红花的高头大马上,朝这边而来。他的身边拥簇着众多表演者,正敲锣打鼓,围着他,边唱边跳地尽力表演。身着绫罗的喜婆摇着手里的红帕子,带着一队华服少女,眉眼带笑地走在队伍前端。

  整个队伍都热热闹闹的,洋溢着喜庆欢乐的氛围。若不是新郎官欲哭无泪的痛苦表情,任是谁,都认为这是一场喜庆非常的婚礼了。

  “这……”南荣璞初惊得睁大眼睛,指着那浑身红火的新郎官儿,“这不是……刚刚那抹残魂么?”

  那人身形消瘦,面目全非,眸中惊恐非常,脸上痛苦焦急,衬托得整张脸愈发狰狞可怖。此刻,他正骑在高头大马上朝这边看来,绿豆般的眼睛哀戚无声地透露着乞求。

  那队伍缓缓走近,吓得南荣璞初差点又要跌倒在地。

  云凌修伸手一扶,嫌弃道,“恕我直言,璞初兄,你这胆量,是不是该练练了!”

  南荣璞初却不理会他,只盯着那队伍中端——那本属于新娘花轿的位置,却赫然是一口空棺!

  那口棺材被四个新衣轿夫抬着向前,四个轿夫抬着棺盖跟在其后。那八个轿夫满脸喜气,笑容满溢,似乎并不认为自己在迎亲队伍中抬着棺材是件多么奇怪的事情。

  一行人热热闹闹地过去了。云凌修才从街角站出来,对着房顶之上的云渊笑道,“回家吃饭了。”

  “还......还要回去?”南荣璞初吓得腿软,“那小女孩明显有问题!”

  “有什么问题?”

  “这整个村庄没一个活人,就她自己安然无恙,这能没问题吗?”

  “可是,”云凌修挑了挑眉,“不是你提出要跟人家借宿,然后冲凉水澡的吗?”

  南荣璞初被这一噎,说不出话来,哼哼半晌,才找到理由,“就她一个活人,不借宿也没办法啊!”

  “是啊,就她一个活人,不回去吃饭就饿死了!”云凌修背着手,笑着朝东边的茅草屋走去。

  “我们不能现在就离开这个诡异的村子吗?”南荣璞初跟上去,“去住客栈!本世子请客!”

  “璞初兄果然财大气粗!“云凌修摊了摊手,“可是,我们被困在这里,出不去了。想必,你也发现:此刻,我们被困在幻镜之中。不破,根本出不去,也找不到暗芒星阵破损之处!”

  南荣璞初满怀希望地看向云渊,后者郑重地点了点头,跟在了云凌修身后。

  “!!”

  南荣璞初快哭了,望了望身后愈发黑沉的街道,只得快步跟了上去。

  街道东边尽头。

  茅草屋内。

  三人推开院门而入。

  “回来啦?”屋内传来一阵欢快的脚步声,由远及近,停在门边。

  随后,“吱呀”一声,房门被拉开。一个满是笑意的小小身影从门边探出,见到是他们,小女孩脸上惊喜的表情显然黯淡下来,却仍旧勾起笑意,“快进来吧,饭菜已经做好了。”

  三人进屋。

  桌上已然摆好了饭菜。云凌修拉着云渊坐下,便看清桌面上是三菜一汤。极其寻常的菜色,并不是什么珍馐,但对于小女孩而言,想必已是丰盛至极。

  她已然坐下来,帮他们盛汤。云凌修环视一圈,却并未发现褚沫她们,心下焦急,却不动声色。

  “诶?柏毓儿她们呢?”正在这时,南荣璞初环视一圈后,未发现同伴身影,便疑惑地问。

  小女孩盛汤的动作一滞,复又继续盛,直到盛满一碗,才放到门口方向的桌面处,“她们啊,还在忙呢。”

  “忙什么呀?”南荣璞初不解地坐到了桌边。

  “生火啊。”小女孩似笑非笑地看着南荣璞初,一脸天真。

  “生火做什么?”

  “生火做什么?”小女孩显然被这个问题难住了,极其认真地想了半晌,嘴里喃喃地重复着这个问题,“生火做什么呢?”

  片刻后,她忽然歪着头,疑惑道,“阿弥怎么还未归家?”

  小女孩将刚刚生火的问题抛之脑后,看着门外,担忧地皱起眉头,“我得出去看看。”

  “阿弥?”南荣璞初皱起眉头。

  不知为何,当他踏进这个屋子,坐到餐桌边上时,体内的那股燥热便又升腾起来,让他深觉如在烈火中炙烤。他脑袋晕乎乎的,烦躁地扯了扯衣领,略微想了想,莫名觉得这个名字尤其耳熟。

  “对啊,”小女孩“咯咯”地笑起来,“阿弥是我的妹妹,她出门采药去了。”

  “采药?你生病了吗?”

  “对啊,我病了。”小女孩垂下头,似乎有些哀伤,怔了片刻,又茫然道,“不是我,是姐姐病了。”

  她皱起眉头,说出的话愈发颠三倒四,“不对,是我病了。”

  “啊!阿弥回来了!”忽然,小女孩跳了起来,朝门外奔去。

  一抹明黄色的身影如同幽灵一般,背着背篓,从门外飘了进来。那身影娇小纤细,面容娇美,正是大家熟悉之人。

  “柏毓儿!”云渊一下子站了起来。

  柏毓儿背着背篓走进了门,却呆在了门边,眼神呆滞,毫无焦距。

  “阿弥,进来啊。”小女孩冲着她拍了拍手,笑着招呼道,“家里来客人了!”

  柏毓儿如同提线木偶般,在小女孩的呼唤中,慢慢放下了背篓,动作呆滞地朝桌边行来。

  “阿弥,你终于回来了。姐姐一直在等你!”小女孩弯起唇角,笑得开心,亲昵地拉着她坐下,献宝般,“我有礼物送你。”

  话音刚落,屋外响起了一阵喜气洋洋的锣鼓声。

  这声音云凌修三人极为熟悉,正是方才街道之上,那夹杂着铃铛声的喜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