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鸿镜诀 > 第五十八章 生灵契(3)

第五十八章 生灵契(3)

  第五十八章生灵契(3)

  三人往街上而去。

  方才还空荡冷清的街道此时人来人往,热热闹闹的。所有人的脸上皆洋溢着笑意,在街道各处闲逛。众多年轻女子们着新衣、描细眉、点朱唇、戴发钗,三三两两地挽臂而行。人们的交谈声、欢笑声从街道各处传来。

  家家户户挂起了五色的彩灯,上面图案众多,不仅有翩翩起舞的各色人物,还有各类花鸟鱼虫,或是诗歌词赋。整个街道张灯结彩,喜气洋洋,洋溢着浓重的节日氛围。

  竟还有人击鼓吹箫,拨弦弄乐。

  正在这时,丝竹声阵阵传来。

  “那边有戏台子正在表演,难得一见,”南荣璞初眸中闪耀着惊喜,面上却是一片柔和,轻道,“我们过去看看吧?”

  “好。”云凌修点了点头。

  街道中央正搭着一个戏台,戏台之上,一人穿着戏服,手拿铁环,从嘴里喷出了一团又一团熊熊燃烧的烈火。

  “好!!!”四周响起了热烈的掌声。

  戏台之上正准备下一轮表演,一长相富态的华服男子却一下跳上了戏台,将其拦了下来。那男子年近中年,满脸横肉,眼露凶相,朝怀里掏出一叠银票,摔在那名表演者的身上,“喂!我就要看刚才的表演,你继续!”

  言行间,蛮横无理,轻蔑之意尽显。

  那名戏者却忙不迭地跪下身去,将散落在地的银票一张张捡了起来,揣进怀里,满脸献媚讨好,点头哈腰道,“好好好。韩大官人的吩咐,小的莫敢不从!”言语之间,毕恭毕敬。

  那位韩大官人却不太乐意起来。

  反而弯下身,一把揪住戏者的衣领,将他半拎了起来,眯着眼睛,阴沉至极地逼问,“你叫我什么?”

  “韩……韩大……官人……”那名戏者战战兢兢,却不知道自己何处讲错,只有结结巴巴地重复。

  “砰!”肥胖的身躯扭动,那个满脸横肉的男子一拳打在戏者的脸上,顿时那名戏者眼眶爆裂,一团血水和着乌黑发紫的液体流了下来。

  出手狠厉残暴,竟是将戏者的眼珠直接打爆。

  如此局面,戏台之下无人敢拦。众人皆静若寒蝉,几乎动都不敢动,似乎对这样的情形习以为常、并且极度畏惧。

  乡霸?

  云凌修挑了挑眉,看了看手握成拳、脸色发白的南荣璞初,若有所思地皱起了眉头。南荣璞初额头上满是冷汗,肩膀微颤,盯着戏台上正逞凶作恶的肥胖男子,眼光怨恨。

  他在害怕?

  “韩仙长……”一位身着灰黑色长袍的男子从戏台后急步踱出,看样子是这戏团的老板。

  戏团老板急急地来到这一团糟的台子之上,赔笑着连连鞠躬道歉,“这是新来的伙计,不太懂规矩!不止整个坨坨村,连整个坨西镇,谁人不知您的威名?”

  “您出身修仙世家,身份尊贵,身手不凡,可别跟这不懂事的乡野村夫一般见识……”戏团老板小心翼翼地赔笑,连连拱手作揖,“今日我做东,请韩仙长小酌一杯,还请您赏脸,让小的亲自赔罪。”

  那名韩仙长听到这样的称呼,这才缓和了脸色,松开了手中戏者的衣领,将他一把摔在戏台之上,斜睨一眼,喜怒不定地哂笑,“哦?以何做下酒菜?”

  “好说好说,”戏团老板见他收手,赶忙摆了摆手示意那名受伤的戏者赶紧下台,然后躬身道,“想必村里的馆子仅有‘香餐’能堪堪入您的眼了,今日小的拿出珍藏十年的美酒,给韩仙长作赔!韩仙长大人大量,小的定和您不醉不归!虽不甚贵重,但诚意满怀,还请您笑纳。”不愧是戏团老板,言辞之间,将面前的肥胖男子捧得乐呵呵的,当下眉开眼笑,满意地眯了眯眼。

  “那以何做乐子?”

  原本游刃有余的戏团老板听闻此言却脸色骤变,血色尽褪,僵在原地,顿失言语。

  “你啊,就是胆子小!“

  所幸那名韩姓男子被他之前的言语态度捧得心花怒放,并未跟他计较,而是转过身,极慢地朝台下扫视了一圈。

  绿豆般细小的眼睛如同寻找猎物般在人群中来回巡视,忽然,他油光满面的脸上浮现出意味不明的笑意。他本就极胖,笑起来的时候,脸上横肉颤颤,极为倒人胃口。更遑论那双又圆又小的眼里,此刻正闪烁着阴冷恶心的光芒。

  他舔了舔下唇,伸出肥胖的手朝衣衫上擦了擦,朝台下一指,“她!“

  云凌修偏头一看,他所指的地方正是南荣璞初的身侧,那里方才空无一人,而此刻却站着一个小女娃——正是将他们领回家借宿的小女娃!

  她并未扎着方才扎着的双髻,而是顶着极为可爱的羊角辫,身着一身新衣,衬托得整个人更加水灵稚嫩。尤其眼角的红痣,在街上烛灯火光的映照下,格外可爱。

  她不是去做饭了?

  还换了衣服和发髻?

  云凌修看了看周围,并未见到褚沫、柏毓儿、宁雉三人,便回头看着忽然慌乱的南荣璞初。他拉住小女娃的手,肩膀微颤,似乎是准备立刻离开人群向后逃去,还未有所动作,便听得台上的肥胖男子一脸淫笑,一字一句道,“今晚!她!就是我的乐子!”

  这样直白污秽的话语,当着满街人的面,也是说得大言不惭。台下众人见其指的并不是自家人,更是松了一口气般,无人敢出面指责制止。

  耳边还回荡着街道那端的丝竹笙歌,戏台边上,却诡异地安静下来。

  此刻小女孩却全然不似方才的呆滞怪异,正抓着南荣璞初的袖子,似在撒娇,言行之中,极为依赖。她一脸天真地看着戏台之上,便是被人这么一指,现处于众人视线中心,也无丝毫异色,反而没听懂一般,懵懂无知地望着台上,一双大眼睛里水汪汪的,满是清亮和好奇。

  “韩仙长!”戏团老板的脸色已然恢复如初,他笑着来到肥胖男子的身边,附在其耳边不知说了什么,只听得那韩姓男子眼中神色变幻,最终开怀一笑,邪笑道,“如此,那我便先去那边开开荤!”

  言罢,转身朝戏台后走去,戏团老板赶紧朝小女孩使了个眼色,便跟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