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鸿镜诀 > 第五十六章 生灵契(1)

第五十六章 生灵契(1)

  第五十六章生灵契(1)

  雾霞镇的暗芒星阵已修复,次日大早,云凌修众人便顺着魑烬珠的指引,朝西南而下。

  “你们确定是这儿么?”云凌修站在一堆枝比人高的杂草荆棘前,满脸质疑,“这里可没路了。”

  “没错啊,就是从这里过去!”

  众人将魑烬珠拿出,那五颗珠子瞬间漂浮于空,组成了一个五角星的形状,其中一角尤其之长,直指这堆杂草的方向。

  “……”云凌修无奈,“那……动手吧!”

  众人齐心协力,不消片刻便将眼前的阻碍清理出了一条道。五人沿路而上,没一会儿功夫便走到了尽头。

  前方无路,断在崖头。

  “……”这下,连南荣璞初也满头黑线,“这……这珠子不会是坏了吧?”

  “魑烬珠无异。”云渊沉道。

  “那……只能是在崖底了。”

  众人望着深不见底的高崖,集体陷入了沉默。

  “这里有一条小路!”宁雉用佩剑拂开杂草,露出崖边上一条狭长蜿蜒的小路,环绕整座山而下。

  待众人行至谷底,天色已然完全暗下了。暮色四合,四周寂静无声。

  “月亮不见了。”南荣璞初望着漆黑的天空,一时怔愣,“方才在山道上,还有月亮的……”

  “这地方,有些古怪……”

  夜色更浓,泼墨般覆盖下来,如有实质地挡住视线,伸手不见五指。

  “这路这么黑,怎么走啊!”黑暗中,南荣璞初被脚下的石子绊倒,身子一个趔趄,一只手稳稳地托住他的手臂,将他扶住,才得以站稳。

  南荣璞初记得云凌修在他身旁,当即道谢,“凌修兄,谢啦~”

  “谢什么?”云凌修的声音从前方传来。

  “喂,你怎么还在后面,快点啊。”柏毓儿的声音也从远处传来。不知为何,南荣璞初那一刻顿觉背脊发凉,颤声道,“你谁?”

  四周一片雾霾,什么也看不见。

  许是察觉这样发问,不太妥帖,他随即道,“云渊兄?”

  “……”

  “褚沫?宁,宁雉姐?”

  无人应答。

  扶住他胳臂的那只手缓缓松开,发出一声“啪嗒”的声响,似在回应。身旁阴风阵阵,南荣璞初头皮发麻,哆嗦的不敢发出声音。

  “璞初兄,你怎么了?”云凌修已察觉到不对劲,转身而来。

  “唰!”云渊拔剑而出,夕晕剑剑身氤氲着的灵光,驱散了些许黑夜。南荣璞初模模糊糊地看到自己身边,正站着一个披头散发的白衣女子,那女子贴在他的耳边,仿若正在讲着悄悄话。

  南荣璞初吓得一下子跌倒在地。

  剑光环绕间,剑气直逼白衣女子,云渊毫不留情地举剑刺去。这时,几束亮光照来,那女子的身影竟凭空消散了。

  “前面有村庄!”柏毓儿惊道。

  那几束亮光正是从前面不远处的村庄散发而来,静谧的村落,忽然灯火通明,像是梦境被惊醒一般,而此时的雾霾已悄然褪去。

  云凌修一把扶起脸色惨白的南荣璞初,笑道,“这下看得清了。”

  “那……那女子没有腿……”南荣璞初显然吓得不轻,结结巴巴道。

  “那只是一缕魂魄,”柏毓儿瘪嘴道,“想不到你一介世子,修仙十几载,竟怕这区区孤魂!”

  南荣璞初少见地未有抬杠,只是扯开了身上的外袍,挠着后背,皱眉道,“为何如此闷热,还奇痒无比……凌修兄,你可否帮我看一下后背,有何异样?”

  云凌修面色沉重地看了看他耳后的黑手印,朝云渊使了一个眼色,并未声张,只轻轻道,“你们转过去!“

  待三位女孩背过身去,当即掀开南荣璞初的衣衫。光洁的背上,赫然浮现出一块又一块烧伤的印记,若隐若现,似附在其上,灼痕深刻,渗出丝丝阴气。背脊中心处渗出点点鲜血,正是被南荣璞初方才挠破的地方。

  “没事,”云凌修放下衣衫,轻道,“许是虫子爬了你的后背,你可要挠轻一些,皮都破了。”

  “啊?破皮了吗?”不料,南荣璞初一脸不解,“我怎么感觉不到?好热啊,真的很热,你们不热吗?”

  夜风习习,凉意悠悠。

  五人对视了一眼,柏毓儿奇怪道,“现在的气候,难道不是微凉吗?”

  “我们还是先进村吧。”宁雉指了指不远处的村落,“那边火光漫天,必有人家,我们借宿一宿。”

  五人再次朝村落行去。

  越往村落走,云凌修等人便越发觉得森冷,村庄寂静无声,不仅无鸡鸣犬叫,连鸟啼虫鸣都未有一丁点儿。整个村落似在沉睡,安静极了。

  而南荣璞初却似乎越发地热了,已经脱下外袍,热得面颊发红。

  这是一个结构极其简单的村落,直直的一条街道,从东延伸到西,两边坐落着房屋瓦舍。每家每户的门前都挂着一个大红的灯笼,正灼灼跳跃着烛光,让整个村落灯火通明。

  灯笼之上,仅一个字,弥。

  “诶?这是村落的名字吗?”柏毓儿望着灯笼上的字,猜测道。

  南荣璞初定定地站在一户人家门前,肯定道,“不是!”

  “什么不是?”

  “不是村落名字!”

  “你怎么知道不是?”

  这下,南荣璞初愣住了,热得通红的脸上露出疑惑的神情,喃喃道,“我怎么知道呢?”

  “不知道,就别说得那么肯定。”柏毓儿朝他吐了吐舌头,疑惑道,“这街上怎么一个人也没有?”

  “有人啊,”南荣璞初怔怔地看着空荡荡的街道,指了指不远处,“那里还有人在卖花灯呢。”

  柏毓儿狐疑地看过去,街道上仍旧空无一人,夜风袭来,莫名地凉,正待要开口质问南荣璞初是不是在戏耍人,便听到他些许困惑地道,“啊,好像真的没有呢。”

  “哼……就知道你想吓我!”柏毓儿冷哼一声,便跟着宁雉行去。

  五人挨家挨户地敲门借宿,却一直无人应答。

  无奈之下,云凌修只好拉着云渊一起跳上墙头,才发现整个村落虽灯火通明,却是空无一人。每家每户的屋内还点着蜡烛或油灯,有的饭桌上还摆好了热腾腾的饭菜,但房间里却毫无生气。这样的场景,在这深夜中,显得格外诡异瘆人。

  魑烬珠毫无动静,就连云渊的夕晕剑也安静异常。

  没有魔气?也没有妖气?

  这是怎么回事?

  还未想清楚,便听到柏毓儿清脆的声音,“小妹妹,你是这个村落之人吗?”云凌修立马拉着云渊跳下墙头,便见不远处的街道,一个瘦小的身影正背着一个小小的背篓,慢慢地朝街道那头行去。那身影娇小柔弱,仿佛下一刻便会被风吹到在地,看身量,应该是个十一二岁的女童。

  听到柏毓儿的问话,那身影缓缓转过身,愣愣地看了他们半晌,神情呆滞地朝他们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