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鸿镜诀 > 第五十四章 雪月楼(8)

第五十四章 雪月楼(8)

  第五十四章雪月楼(8)

  “你们竟用孩童之精血蕴养灵藤,真是枉顾人伦!”云凌修见此,更加愤怒,气得双目通红,质问道,“你们不是蕴魔,身而为人,为何行事如此毒辣!那才多大的孩子!你们竟心狠至此!”

  “心狠?”

  不料,那名戏者听闻此言,竟哈哈大笑起来,仅盯着云凌修和云渊云白色衣袍上的云纹刺绣,面目狰狞,满眸恨意,“论心狠?我们能比得过云诺吗?”

  那人咬牙切齿地盯着云凌修,“你们这些满口假仁假义的名门正派,枉称正派之士,总是打着匡扶济世之名,做事何尝仁慈!?”

  “薄仙院之祸,我便是至死也不会忘却!云氏欠之血债,我们定会一点一点地夺回来!”

  “你说清楚……”云凌修朝他走了两步。

  “不好!他要引咒裂体!”柏毓儿惊叫出声。

  那名戏者疯狂地笑着,嘴角瞬间涌出如溪般的血水,随后他以一种诡异的姿势弯曲着身子,蜷在那处,腹部却瞬间鼓起。

  刹那间,云渊伸手一捞,将云凌修拉了回来。

  “砰!”血肉横飞,大厅石壁已然四分五裂。

  “他竟想要同归于尽!”

  碎裂的石块压顶而来,事发突然,六人已是避无可避!

  “混元琉璃伞!”

  在这危难关头之际,南荣璞初终于想起了他乾坤袋中的宝贝。那是一把荷叶似的大伞,伞身升腾间,一个紫色光芒的罩子从上拢下,将六人护在光罩之内。

  巨石落下,被光罩击飞而出,翻倒在一边。其余碎石,皆被格挡在外。

  “哐当~”石块与光壁不断撞击,发出声声脆响。

  整个大厅摇摇欲坠,云凌修众人立马站立不稳,身形摇晃。

  忽然间,一扇石门缓缓拉开,从门缝之间,探出了一个小小的脑袋。

  “小......小孩!”南荣璞初朝那边一指,惊道,“这石门怎么自己开了…”

  “应该是坍塌的石块触动了机关…”云凌修顺势望去,果见一个小孩正站在那里。那不过是一个约三岁的稚子,圆圆的脸上脏兮兮的,满是污垢,正呆呆地看着面前分崩离析的周遭环境,显然并不明白此时危机四伏,反而好奇地朝前伸了伸小手。

  云凌修来不及多想,手握堕魔坠。南荣璞初急中生默契,少有的跟上了云凌修的节奏,立马在混元琉璃伞的光罩一侧开了个出口。

  与此同时,两个白色身影瞬间飞出。

  云凌修轻功非凡,飞身一跃,比云渊先一步到达石门处。恍惚间匆忙扫了一眼——

  两个!

  他立马一手抱起一个,朝后退去。碎石零落,月白色光华瞬息而来。云渊挥剑斩碎落石,为云凌修避开了危险,飞身接过他手里的孩子,便朝大厅掠去。

  云凌修凌空而起,却听到一声啼哭,立马朝石门折返而去,循声一一寻去。

  “云凌修在石室干吗呀?大厅塌了,他就出不来了!”见云凌修反而朝石室内走去,柏毓儿急得跺脚。

  云渊已飞身回到混元琉璃伞的光罩之下,回头却不见云凌修的身影。他放下怀里的孩子,准备飞身而去。

  忽然,一巨大石块再次砸中光罩。“砰!”随着这巨大的撞击声,地面剧烈震动,众人皆是被震得一晃。

  “出来了!”南荣璞初惊喜道。

  云凌修怀里抱着一个娃娃,左避右闪,躲开碎石,正朝这边飞身而来。

  褚沫紧张的心也逐渐放松下来,她定定看着正朝这边而来的少年,眸中渐渐燃起了光亮。许是方才危急之中在石室中寻找孩子过于匆忙着急,他浑身被蹭得灰头土脸,正狼狈地避开乱石,艰难朝这边而来。但无论碎石零碎,还是空间坍塌,他始终善意满怀,坚持护住怀中的孩子,正直且富有豪情,不曾犹豫片刻。

  褚沫的唇角几不可查地微微弯起,抑住了心中再次突如其来却汹涌澎湃的温暖和心跳。

  云凌修一个箭步冲回光罩,一屁股坐在地上,怀抱着孩子,大口地喘着粗气。

  待缓过气来,他手指光罩,一脸怀疑地对着惶恐的南荣璞初道,“我说......你,你这玩意儿靠不靠谱儿啊?”

  “废话!”见又一次有人诋毁自己的宝贝,南荣璞初忍不住翻了一个白眼,“我这宝贝,至今仅有凫篌神兽,将其打碎过,这区区碎石……”

  话语未落,光罩一阵震动,传来一阵清脆的碎响。

  !!!

  南荣璞初吓得急忙抬头去看,所幸无任何缝隙,这才松了一口气。

  片刻后,这强烈的晃动才堪堪停住,没了动静。大厅之中已是大小不一的碎石满地,石壁上仍旧零星地掉着碎石。

  “嘿,看来这下面蛮结实的嘛!我还愁一会儿怎么出去呢。”南荣璞初大喜。

  此时,泛着红光的五颗魑烬珠忽然异动起来,悬浮于空,摆作五星状,竟一齐穿过光罩,朝附近的一块石壁漂移而去。

  “是暗芒星阵破损之处!”柏毓儿惊呼,“竟在此处!”

  云渊拔剑挑开面前的石块,那处金光大盛,丝丝黑色魔气缓缓溢出,竟显出一个碗大的黑洞。

  “我方才还在疑惑,咱们下井之时,并未遇蕴魔作乱,这魑烬珠却有反应,是为何。原来这儿便是暗芒星阵的阵点。”云凌修恍然大悟。

  云渊五人席地而坐,将灵力注入魑烬珠之内,那五颗珠子红芒暴涨,竟有丝丝金线从珠身逸出,连成一个金红相衬的五角星。

  魑烬珠翻转间,五角星中心缓缓显出一个繁复的图形,直指苍穹。

  随后五颗珠子朝那黑洞飞去,附在洞边,那个繁复的图案便依在洞口之上。一道耀眼的白光破珠而出,打到图案之上,丝丝黑气“哧溜”作响,瞬间消散。

  一个古老的赦令悬浮于面,慢慢消失不见。

  魑烬珠红芒散尽,黯淡下来,回到众人身上。

  大家皆是长出了一口气。

  “诶……”正在这时,柏毓儿蹲在一处,惊奇出声,“那只猫咪在这里……”

  “没想到猫咪也可以施术……”柏毓儿满脸温柔,伸手摸了摸它洁白的毛发,触手柔软,毛发浓密。那只小猫被阵法所伤,又被乱石砸中,已气息奄奄,只睁着一双眸子,静静地注视着面前的女孩。

  “它的眼睛……真的很独特欸!竟然黑白分明,葡萄似的,很像……”柏毓儿一时没想到合适的形容,南荣璞初却已一把将那猫咪拎了起来,“我倒要看看,它有何独特之处……”

  南荣璞初抬起那猫的爪子,触感细腻,温温暖意,他一时奇怪,细细看去!

  “很像……小孩子的眼睛呢!”这边,柏毓儿已然想到了合适的形容,南荣璞初却如触电般将那猫咪扔了出去!

  “人……”南荣璞初吓得音调剧变,颤抖着嗓音,囫囵道,“这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