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鸿镜诀 > 第五十一章 雪月楼(5)

第五十一章 雪月楼(5)

  第五十一章雪月楼(5)

  一番查探无果。

  云凌修等人回到雪月楼,已是酉时。

  “哎……好饿……”南荣璞初摸了摸饿得干瘪的肚子,对着同伴摆了摆手,“要不,咱先吃顿好的吧?”

  因为大家住在不同的厢房,因而早餐皆在自己的房间中用餐。眼下,正值午后,卡在餐点之间,正是不上不下的时间。大家都累了,为避免众人直接回房休息,南荣璞初自是要提前询问的。

  “好啊,正好我也饿了。”云凌修点了点头,询问地看了一下大家,见无人有异议,便环视了一圈酒楼,“可是,眼下并非用膳时间……”

  “没关系,包在我身上!”南荣璞初挑了挑眉,叫住一个小厮,让其带路朝后厨走去,“你们先去厢房入座,我想拜访这家酒楼的大厨很久了……”

  “哦?”云凌修意外地看了南荣璞初一眼,“旧相识?”

  “这么好的手艺,哪能是普通人?”南荣璞初颇为得意,“这大厨以前可是我皇族御厨!”

  “既这么厉害,我非去看看不可!”云凌修拍了拍云渊的肩膀,“云渊,你去吗?”

  云渊本无兴趣,但看着面前的三个女孩子,只有颇为无奈地跟着加入瞬间划分的男子阵营。三人跟着小厮一路穿过长廊,朝后厨行去。

  还未行到,便闻到一阵浓郁的药味。

  “诶?有谁生病了吗?”南荣璞初道,“这么浓重的药味?”

  “是灵姬姑娘身边的阿秋,”小厮恭敬道,“阿秋素得灵姬姑娘的喜爱,这下一病,可把灵姬姑娘急坏了,自是大费周章地请了许多的大夫,熬了许多珍贵的药材……”

  “阿秋姑娘?”南荣璞初灵光一闪,“是不是脸圆圆的,一直跟在灵姬姑娘身边那个小姑娘?”

  “公子好记性呢。”小厮笑着引路。

  “啊……”南荣璞初俊脸微皱,“她早上还给我们送点心来着,这怎么就病了……”

  “说来也奇怪,阿秋向来身体康健,一年到头也难生几次病的。偏儿个今早出门为灵姬姑娘采购一趟,回来便病倒了。”小厮不以为意,略有感叹,“果然攀了高枝,这人啊,身子就金贵……”

  “那位阿秋姑娘的厢房在何处?”云凌修截断他的话,忽然问道。

  “在后院东北角的……”小厮还未说完,便见那发问的公子已然带着两个同伴朝那边行去,不由得摇头轻蔑一笑,“又是一个痴情的种子呢……”

  “诶?咱们可是要去探望那位姑娘?”南荣璞初一边挣扎着云凌修手中自己的衣袖,一边问道。

  “怎么?人家姑娘早上还给你送点心呢,现在病了,你不去慰问一下?”云凌修松开他拧得邹巴巴的袖子,咧嘴一笑。

  “那是给云渊兄送的点心……”南荣璞初一脸不虞,整了整袖口的褶皱。

  云渊表情淡淡,并未接话。

  说话间,已来到后院,跟着药味,三人便找到了那位姑娘的住处。一美艳高挑的女子正在屋外打水,正是灵姬。

  “灵姬姑娘……”南荣璞初作了一礼。

  云凌修和云渊皆作了一礼。

  灵姬回过身,看见云渊,如水的眸子瞬间亮了三分,略带惊喜道,“三位公子为何会在此处?”

  “说来有些唐突……”云凌修笑道,“我们本不该来此,但听闻阿秋病了,便来探望一二。一时情急,还望灵姬姑娘不要见外!”

  “如此,灵姬便替阿秋谢过三位公子好意了。”灵姬墩身拂袖作了一礼,以示感谢,端起水盆,往屋内行去,“如此……公子便进屋说话吧。”

  三人进屋,房间内还弥漫着浓浓药味,一道帘后,一女子身形正躺在床上,正胡乱呓语。

  云凌修看着桌上碗中的药渣,并未言语,便拉着二人坐下了。

  “稍等。”灵姬端水入帘,细心地给阿秋擦脸。

  “灵姬姑娘真是人美心善。”南荣璞初由衷赞叹道。

  “公子过誉了。”灵姬一边弯身拧着毛巾,一边谦道,“阿秋一直照顾我,这次她病了,当然得我来好好照料。”

  “阿秋姑娘生了何病?”

  这一问,灵姬倒是沉默下来。房间氛围瞬间些许怪异。

  灵姬擦完脸,撩帘而出,脸色略带苍白。她行至门边关上房门,颇为惊慌道,“灵姬本不欲言说此事……”说话间,含羞带怯地看了云渊一眼,咬了咬牙,似下定决心一般,“既然诸位公子问起,灵姬便实话实说了。”

  “阿秋得的不是病。她是被吓着了。”

  “吓?”

  “她今日前去市集为我购买布料作裳,回来时为赶时间,抄小道而归,在东街古宅附近,看到了昨日表演的那帮戏班子……他们……”灵姬额头冷汗涔涔,身弱如叶,是随时便会倒下,频频往屋外看去,似在害怕。

  “灵姬姑娘,别怕!”南荣璞初打气道。

  “他们……”灵姬稳了稳心神,“他们居然凭空消失了……”

  “阿秋回来……言说此事后,便吓得晕倒了……她以为自己中邪了,在睡梦中也一直呓语不断,噩梦连连呢……你们听……”

  房间忽然安静下来,唯有帘后的小床上传来一个姑娘微弱却惊恐的呓语,“不……不要……”

  南荣璞初顿时一身鸡皮疙瘩。

  得到这个消息,三人道谢后,后厨也顾不上去,赶忙直奔厢房。拉上同伴,便一同马不停蹄地朝雾霞镇的东街古宅而去了。

  东街古宅。

  天色已晚,在月色的下,几个人影动作。

  “此处并无异常啊。”南荣璞初捏着魑烬珠,一番紧张地探查后,发现珠子并无异动,便放松道。

  “不过,这里倒是挺阴森的……”柏毓儿四处看了一番,“一个人也没有,总觉得阴风阵阵……”

  “按方才那位老伯所言,这里本是废弃的宅子,还传言闹过鬼,自是无人光顾。”宁雉环顾了一周,也未发现任何异常。

  “奇怪,按道理,有蕴魔的话,魑烬珠早该有反应了。”云凌修皱眉,“难不成我猜错了?”

  “这院子里除了一口井,几间房子,什么也没有。”柏毓儿颦起秀眉,“那群人难不成真是鬼?不然还能躲到哪里去呢?”

  “躲?”

  “对啊,凭空消失……难道不是找地方躲起来了?”

  “井……”褚沫淡漠的眸子盯着那口枯井,众人皆望去。

  几间屋子皆被搜过了,一无所获,如今便只剩这口井了。

  “你们快过来!”正在这时,云凌修唤道,“这井有结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