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鸿镜诀 > 第五十章 雪月楼(4)

第五十章 雪月楼(4)

  第五十章雪月楼(4)

  翌日。

  阳光明媚,红霞万里。

  云凌修等人刚用过早膳,便听到一阵哭天抢地的喊叫,从雪月楼外的街道上传来,继而是一阵兵荒马乱的脚步声。

  其间,还伴随着频频的锣鼓声。

  云凌修与云渊对视一眼,便朝雪月楼外行去。

  “啊!”还未行至街道,便被围观人群挡住脚步。人海层层,云凌修看不到街道上的具体情形,只听到一个妇女的声音。

  那声音绝望悲戚,正哀哀地哭着,“宝儿~我的孩儿啊……你在哪儿?娘怎么找不到你啊!”

  不一会儿,又听到另一个妇女的悲泣,“阿牛~你在哪儿……你快回来吧!”

  接连着数声,皆是妇女哭着呼唤孩子的声音,悲哀绝望,满含痛楚。每位妇女声落之时,皆有人敲鼓一下,似在协助提示。

  “哎,这些人又在寻子了,应该是刚从其他村落回来。真是可怜呐!”人群尾端,一人摇摇头,叹了口气,“最近镇上可真是不太平!”

  “是啊,这都出现好几起了!”他身旁,另一名围观男子道,“官府搜查竟还是一无所获!”

  “这年头,谁还相信官府啊!哎……世道不好咯。”另一名男子压低声音,轻道,“你没见丢了孩子的人家,都自发组队寻子了吗?”

  “找了这数日仍旧毫无线索。不仅本镇各处,临近的村落哪个角落,他们没去过呢?!哎……这事真是邪门……”

  “连邪婆的招魂鼓都请来了,想必也是不抱希望了……”

  谈话间,几名男子连连摇头,面露忧色。

  “咦?”云凌修连忙上前,“几位兄台,这是怎么了?”

  “哎,都是可怜人啊。”那男子连连摇头,“镇上多户人家丢了孩子,正组队四处在寻呢。这不,想必他们刚从邻村归来,还是毫无进展。”

  “什么时候开始丢的?”

  “就这个月吧,每日都会丢一个孩子。哎……都是些两三岁的幼子,有的话都说不清楚,便这般离开父母身侧,不知会有何命运。”男子频频摇头,“现在凡是家里有小孩的,都惶恐地往镇外移居了。”

  “两三岁?”云凌修面色沉重。

  “是啊。这些孩子失踪得无声无息,官府连查数日,都一无所获!不知是不是中了邪了!现在镇上都传闻,雾霞镇惹怒了神明,要遭大祸呢!”

  “说起来,昨日还未曾有传出谁家丢子呢。”

  ……

  厢房内,云凌修将打听好的消息,一五一十地告知了众伙伴。

  “这么邪门?”南荣璞初吓得颤抖了一下身子,“官府都查不出来?”

  “究竟是谁这么胆大妄为!”柏毓儿气得锤了锤桌面,“竟在我梦遗境内胡作非为!”

  “说起来,昨日未曾丢子,昨日我们刚好入镇。”云凌修拧眉思索了片刻,猜测道,“你们说,会不会与蕴魔有关?”

  众人神情严肃,朝他看来。

  “一查便知。”云渊站起身,众人朝外走去。

  “诶?公子这是要出门?”门一开,一轻纱娉婷的女子正站在门口,她身后有一婢女,正手托呈盘,盘里排列了众多精致点心吃食。

  “灵姬姑娘?”南荣璞初最先反应过来,出声询问。

  那美艳女子点了点头。

  灵姬今日并未轻纱覆面,露出了一张巴掌大的美艳小脸,肤色白嫩,柳眉凤眼,鼻头小巧挺拔,薄唇赤红。不同于褚沫的冰冷美貌,如高岭之花;也不同于柏毓儿的秀雅娇俏、灵动非凡;灵姬的美是带着骨子里的柔媚的,甚至带着一定的侵略性。

  她颇为慵懒地斜斜站在门外,便妖异夺目,魅惑天成,足以夺走所有人的目光。

  灵姬双眸如覆秋水般盈盈媚动,正眉目含情地望着云渊,一张美艳至极的小脸上恰到好处地带了三分柔弱、三分委屈,三分魅色,还有一分点到为止的试探,声线温柔如水,柔柔道,“是灵姬来得不是时候吗?”

  面对这样尤物的关心,天底下何人不想将她立即拥入怀中,好好哄劝一番,细细呵护着?

  柏毓儿不由得看痴了,反应过来后,又恨恨地咬了咬下唇,看向了云渊。

  “是。”挺拔如松的少年实诚地点了点头。

  如此回答让灵姬面上的委屈之色更甚,她忍住眸中泪光,勾起了一抹体贴的笑,看起来更加俏怯惑目、楚楚动人,“那灵姬放下东西便走。”

  “不必。”云渊抬步便往外走去。

  “不好意思啊,灵姬姑娘。”南荣璞初终是不忍心佳人受屈落泪,安慰了几句,“我们急着出门查探事情,所以不便请你进屋一叙了。”

  “查探事情?”灵姬一怔,“不知可帮得上什么忙?”

  “哎……”南荣璞初叹了口气,“便是这镇上孩童丢失一事,我们也一筹莫展,便想着去街上打探一番,看是否能得到什么线索。”

  “孩童丢失?”灵姬垂眸思索了片刻,“从月初至今,孩童丢失一案确实频发呢。官府并未查出任何线索,你们去街上能寻得什么线索呢?”

  “咦……”南荣璞初正欲说些什么,却被云凌修打断了话语。

  “灵姬姑娘可是镇上常住之人?”云凌修凑了过来,问道。

  “是,我从小便在雪月楼长大。”灵姬点头,不知云凌修为何有此一问。

  “那你一定很熟悉镇上之事了。”云凌修咧嘴一笑,“不知这镇上从丢失孩童以来,可有何异常?”

  “异常?”灵姬颦眉思索了片刻,摇了摇头,“并无异常。”

  “那有无奇怪的人?”

  “也没有。”

  云凌修叹了口气,正准备告辞,便听到灵姬踌躇出声,“说起来,倒有一事,不知算不算奇怪。或许是我想多了,自昨晚表演的那批江湖艺人进城以来,便开始出现孩童丢失之事了……”

  “戏班子?”云凌修脑中灵光一闪,便朝外奔去,“多谢灵姬姑娘。”

  云凌修等人一路狂奔,直朝雪月楼柜台而去,却只得到了“戏班子今早便离开雪月楼”的消息。

  “那他们可有常住之地?”云凌修揪住小厮,连连发问。

  “没有……这班江湖艺人向来行踪隐秘,无人知晓其居住之地。”小厮诚恳道。

  “那你们如何请来表演的?”

  “那天我和老板上街采购,无意之中看见他们在街头表演。老板见其表演精彩绝伦,便付定金,定下了。”

  ……

  云凌修等人出了雪月楼,分头打探了一番,果然无人知晓这帮卖艺人的行踪,不由得愁眉苦脸。

  “这下线索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