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鸿镜诀 > 第四十八章 雪月楼(2)

第四十八章 雪月楼(2)

  第四十八章雪月楼(2)

  这间上房的里间与看台相连,窗边以薄纱相覆作帘,设有观椅台桌。坐在这看台的椅子上,正好可以总览整个酒楼的风光。

  说话间,酒楼之下,大厅中央的戏台之上已然热闹起来。

  伴随着宾客们的连连鼓掌叫好,戏班子已然准备就绪。

  “你们快看!”柏毓儿顺手一指,大家都行至到看台边朝那处望去,便见戏台之上已然开始了表演。

  火龙吞吐,一排舞狮人跃动而出,旋回激荡,双狮翻腾。那狮子颜色、形态各异,鼓声激荡间,狮头朝上,顶住彩球。随着鼓声昂扬,彩球飞出,狮子腾空一跃,猛扎而上,一下逮住彩球,赢得了一片欢呼。

  戏台上腾挪纵跃,半空中也未闲着。有双两人旋转跳跃,已然踩着半空中悬浮的麻绳跳起舞来,轻盈松快、如履平地。

  一系列精彩纷呈的表演将宾客们的热情推向了高潮。

  酒楼之内,拍手叫好声,不绝于耳,几欲冲破云霄。

  “这戏班子果然有两把刷子!”云凌修诚心赞叹。

  “哇!!”柏毓儿仍旧指着那处,“这个戏班子养了好多小动物!”

  众人定睛看去,果见戏台后方,毛发攒簇。

  那里正窝着几只小猫、小狗和小猴,身上皆无一物牵制,也无人看管,但那群小动物却一声不吭地望着看台之上,连跳动蹦挪都极少,平静异常。

  “不知为何,”柏毓儿望着看台边上的小动物们,丝毫不关注戏台上如火如荼的表演,神色黯淡,“我总觉得…这群小动物有点可怜。”

  “对啊,它们竟然动都不敢动一下!”南荣璞初也注意到那边乖巧安静的小动物,惊奇道,“就像……”

  “就像被虐待后的小孩…”云凌修看着那群小动物,平静道。

  “是啊,被杂戏团训练后的小动物,一点灵气也没有了。”柏毓儿面露哀色,“一定吃了很多苦吧。”

  正在这时,戏台之上的表演也到了最精彩的时候,随着一声声“是宠物秀!”的惊呼,戏台边上的小动物们整齐划一、排列有序地走上了戏台。

  它们在戏台中央站定,竟如有人性般地举起前爪,朝台下鞠了一躬。

  “太有灵性了吧!”大厅之中,掌声雷动。

  戏班子中,有人拿着锣鼓敲了两下,小狗狗们便自行走到一边,穿过事先准备好的火圈。那火圈以钢丝围簇,火舌缭绕。烈火习习间,小狗狗们来回穿梭,获得一声又一声地叫好。

  那几只小猴站在原地,朝戏台中央投掷着香蕉。正中的小猴稳稳接住丢过来的香蕉,将其在两只前爪中绕圈旋转。香蕉数量逐渐增加,小猴爪中旋转的圈也逐渐变大,最后变为了一个香蕉组成的巨大圆圈。

  “好!!!!”面对动物们的表演,台下的看客再次拍手称赞。

  而那唯一的小猫却一直趴在戏台前,不曾有任何动作。

  那只猫浑身雪白的毛发,一双眼睛不似寻常猫咪的蓝、黄、琥珀等色,反而漆黑幽深,黑白分明。它懒懒地趴在那里,直到身边的小狗和小猴表演结束,才缓缓站起了身。

  这时,一人拎着一张纸上台了。

  “这是我们的重头戏!我们这只异种猫咪,乃是识字猫!”

  “识字猫?什么识字猫?”看台上,已有宾客嚷嚷起来,“难不成这只猫还会识字?”

  “这位爷所言正是!”戏台之上,那人微微点头,自信满满。

  “猫怎会识字呢?”戏台之下,方才还拍手叫好的看客中传来一声声嗤笑。

  “不用哗众取宠,这表演已算精彩了!”

  “那各位爷,今儿个可看好了!”戏台上那人并不生气,反而笑着抖开手中的纸张,“诸位可看清楚了,这可是一张白纸?”

  那张纸在众人面前展开,洁白如雪,正是白纸一张。

  “自然是!”

  见众人肯定,那人将白纸铺就在看台地面上,朝着那只猫咪拍了拍手。

  “诸位爷,你们说,今儿个让我们的异种猫展示何字?”

  “既是在雪月楼,便‘雪月楼‘三个字吧。”见戏台上的人说得认真,人群中有人喊道。

  “好。”那人转身,拿了一盛墨砚台放置在白色猫咪身旁。

  那猫咪伸出爪子,蘸了些许,便往白纸上画了起来。

  “这只猫不会真的识字吧?”柏毓儿惊呼,“这也太神奇了!”

  “不过是戏班子常用的手段,哪能是真的!”南荣璞初瘪瘪嘴,不以为然,眼睛却一刻不肯放过。

  那方,小小的白猫已然缓缓在白纸上挥墨,片刻后,在右下角摁了一下。

  戏台上那人露出笑容,提起那方白纸,白纸之上,赫然是“雪月楼”三个大字,虽字迹扭捏、不甚美观,但能清晰辨认。白纸右下角,还有一只漆黑的猫爪印。

  不可否认,这竟真是这只白猫所写!

  众人无不引以为奇!

  南荣璞初眼冒着金星,羡慕道:“这可比我家的鹦鹉神奇多了,那笨鸟来来回回就只会那几句话…”

  “是不是只会说‘你好’‘再见’‘饿’…”柏毓儿学着鹦鹉的发音,调侃道。

  “哪有!”南荣璞初虽然心底里认为自个儿家鹦鹉比不上这识字猫,但也由衷觉得不能平白让他人将自家鹦鹉看轻了去,便忙不迭地跑到柏毓儿身边,讲起了那只鹦鹉的传奇事迹。

  云凌修趴在一旁,托着下巴喃喃自语:“猫竟会写字?真是闻所未闻!这世上真有这神奇之事?”脑海里好像有什么一闪而过,却并未抓住。云凌修拍了拍脑袋,将这事搁置一边,嗑起了瓜子。

  正在这时,传来一阵曼妙的琵琶声,酒楼之上,红色轻纱漂浮,花瓣自酒楼顶端缓缓洒落,拂来一阵沁人心脾的芬芳。

  红纱之上,忽然显出曼妙花藤所作之秋千,正从酒楼顶端缓缓荡下。一纤细美艳的女子正风情万种地坐在秋千上,她轻纱覆面,仅露出一双含情脉脉、如覆秋水般的眸子,肤白若雪,墨发如瀑。女子怀抱琵琶,似柔若无骨的纤纤玉手正撩拨着琴弦,酒楼之上,传来阵阵悦耳动听的曲调。

  “是灵姬!”

  美人如玉,琴音妙曼。花瓣若雨,香露阵阵。

  一群看客已然如痴如醉。

  秋千缓缓下坠,最后停在看台之上,灵姬怀抱琵琶站起身,露出未加遮掩的肚脐和长腿,肤若凝脂,身姿笔挺。她赤足从秋千上行来,轻纱浮动间,纤腰慢拧,盈盈一握。

  “今日,我们便为雪月楼当季头牌灵姬挑选一位有才华的公子,与其共度良宵,品茶赏诗、饮酒作赋,这可皆是人间幸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