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鸿镜诀 > 第47章 试炼结束篇

第47章 试炼结束篇

  试炼结束篇

  云凌修拆开信,阔别十年未见的老爹,却仅仅只给了他八个字。

  便就是这八个字,让这个向来桀骜的少年,瞬间脸色柔和,泪盈于睫。

  云凌修睁大了双眼,微微仰头,极力将泪意隐了下去。不想在一帮小孩面前落泪,他故意大笑出声,随后抬头望着面前的古洛,“老家伙身体还好吧?”

  “家主身体无恙,一直在闭关。”古洛恭敬回道。

  “十年了……阿爹……”云凌修捏紧手中的信纸,不再言语。

  信纸之上,那八个字赫然是“除魔卫道,不忘初心!”

  对!不忘初心!

  不管有无金丹,不管有无天赋,不管有无灵力,在云凌修自己心中,他仅是一个追求正道、永不放弃的少年罢了。而在古族家主心中,无论如何,这不过是他的孩子罢了,无关身份,无关距离,无关修为,甚至无关未来和他乡。

  直到古洛在大帐之中讲出“不忘初心”这四个字时,云凌修才从自己的思绪中回过神来。

  “虽然试炼选拔结束,但各位面临的挑战,才刚刚开始。”古洛望着十一位意气风发的少年,颇为感叹道,“望各位一如始终,不忘初心!”

  “那……”众人刚刚接受金丹淬炼,修为大增,本就兴奋异常,此刻听闻这番鼓励,皆是心中豪情万丈,摩拳擦掌、兴奋难耐。唯独角落里的南荣璞初弱弱地抬起头,极为认真地问,“我们可有性命之虞?”

  众人顿觉四周一片鸦鸣。

  霍五堰爽朗一笑,伸手拍了拍南荣璞初的肩膀,虽是没什么力道,却把他拍得身子一歪。

  贺罄忙虚扶了一把。

  便听到霍五堰前辈极其嫌弃的声音传来,“好小子!这么弱!哪有历练是没有危险的?试炼过程中皆有危险,遑论一路修补结界阵法?这可是真刀真枪的旅途!”

  南荣璞初本就苍白的脸上,更是白上了三分。

  “一路上定然还有蕴魔阻碍,我们可得当心!”云凌修勾起唇角,拍了拍南荣璞初的肩膀,故意道。

  南荣璞初咬住了下唇,唇上血色尽褪。

  “哎……可惜啊……”云凌修忍住笑,继续调侃,“魑烬珠已然认主,没法反悔……”

  南荣璞初却一甩袖子,哼道,“谁说我要反悔!这珠子已然归属于我!”

  “是是是,你的你的……”

  “既如此,就跟以前一样,定个队长吧!”霍五堰望着前边主持会议的古洛,见他点头,便肯定地代为宣布,“经过我们几个老古董商议,有一个人选,定是当之无愧!”

  “谁呀?”

  “他!”霍五堰一指,众人望去,一身灰蓝色长衫的少年正手持羽扇淡然而立,见众人看他,也不卑不亢,不慌不忙。

  “云氏两位弟子,我们皆了解。云渊性子清冷,凌修从不走寻常路,皆不适合队长之职。贺家三位,我也略有耳闻。今日一番接触,姜颉冷言,贺罄过于温和,至于璞初,想必我不用解释了。”

  “哎……”南荣璞初不服气了,“怎么到我就不用解释了……”

  无人理会。

  霍五堰继续解释,“程天一性格冲动,荨芏这孩子太过天真……”

  天真可爱的荨芏点了点头。

  “柏氏的两位……怕是根本没想要当队长吧?”霍五堰看向柏毓儿和宁雉。柏毓儿正望着云渊,被前辈这一看,立马心虚得俏脸通红,慌忙地摇了摇头。

  “嗯。”霍五堰点了点头,看了一眼褚子奕身边的褚沫,轻松决定,“褚沫自是不用说,对其师兄十分了解。所以,这队长,非褚子奕莫属!他行为有度,深谋远虑,处事细致,队长一职交予他,我们都很放心!”

  “如此,”褚子奕手持羽扇,双手抱拳,作了一揖,“晚辈恭敬不如从命!”

  “既队长一职已定,”古洛温和一笑,“现在由我讲一下目前的情势。”

  “现如今,蕴魔肆虐,正是由于十多年前,黧瞳尊者设下的暗芒星阵有所破损,出现裂缝。因而,现在‘鸿’之队分为两组,分头行动,从最近的地方开始,以封印修补结界裂缝。”

  “每封印完一处,魑烬珠会自行指引下一处地点。”古洛凝眉,叮嘱道,“封印之途,危机四伏,万望小心!”

  “小家伙们,来,我念名字,你们就出列,往这边站。”霍五堰沉道,“云渊……”云渊便出列,站到一边。

  “云凌修……”

  “褚沫……”

  不一会儿,十一位少年便分为了两队。

  云渊、云凌修、褚沫、柏毓儿、宁雉、南荣璞初为一队。

  褚子奕、姜颉、贺罄、程天一、荨芏为一队。

  刚分完队,南荣璞初便嚷嚷起来,“我抗议!我要换队!”

  “唷……”云凌修一脸促狭地笑,看得南荣璞初心头莫名一慌,“想跟谁一组啊?”

  “我不是想跟谁一组!”南荣璞初捏着拳头,从荨芏脸上慌乱地一扫而过,振振有词,“我跟我们队的朋友都不熟啊!”

  “喔?”云凌修状似无意地瞟了一眼对面可爱的荨芏,笑道,“不熟?”

  南荣璞初眼神乱晃,看着姜颉和贺罄,挺直了肩膀,仿若找到了理由,掷地有声道,“我想跟熟人一组!这样也方便我们配合啊?”

  “哪个熟人?”云凌修再次升起逗南荣璞初的念头,忍住笑意,“之前的队友?还是……”

  “当然是姜颉师兄和阿罄!”南荣璞初面红耳赤,一把截住话头,语速飞快,“我和姜颉师兄、阿罄自小一齐修炼,这么重要的任务,自是要一齐完成!”

  “可是……”云凌修状似一脸迷惑,“你刚刚说跟我们队的朋友不熟……”说着,已伸手揽过年轻世子的肩膀,笑道,“既是朋友,哪能不熟呢?”

  “如果不熟,多接触接触,不就熟悉了?!”

  “……”

  南荣璞初哑口无言,干脆皱眉撒泼,“我不管!我就要跟阿罄和姜颉师兄一组!”

  “胡闹!”眼见这一闹剧,古洛仍旧一脸温和笑意,云曜坐在一边的椅子上悠然品茶,仿若此事与他无关般淡然。只有霍五堰气得将噬魂刀往地上一顿,“这样分组是有缘由的!哪容你胡闹!”

  噬魂刀刀鞘尖端着地,发出巨大的声响,震得南荣璞初通红的脸一白,顿时吓得把所有话都吞了回去。

  “两队路线不同。云渊所在一队往西南边陲方向行进,褚子奕带队往东北边境探查。西南部云雾沼泽众多,秘术阵法齐布,毒物魔气更甚,因而派遣生在南方的凌修、灵力卓越的云渊,以及擅长御水的褚沫和精通阵法的柏毓儿和宁雉!而你,南荣璞初,身携法宝众多,跟着他们,是为了有所照应!”

  “东北方气候干燥,修符咒拳法之人更甚,因而姜颉贺罄需同去。东北地区地域广袤,向来分散,这一路上,散门小派众多,程天一和荨芏生在市井,知晓生存之道,更能获取消息。途中需爬山渡海,更要褚子奕的安排照料!”

  “明白了吗!”

  眼见霍五堰吹胡子瞪眼,众人忙不迭地连连点头。

  “好了,下去休息吧~明日辰时,准时出发!”古洛仍旧带着笑意,朝着年轻人们摆了摆袖子,大家如蒙大赦,飞快地朝账外溜去。

  “这帮小兔崽子!”霍五堰一掀衣袍,坐下来,望着众人逃似的身影,捏住茶杯,喝了一口茶水。还未来得及抱怨口干舌燥,便听身边的云曜清冷道,“云渊、凌修,你俩留下来。”

  两个云白色的身影皆是一滞,回身而来。

  “哟……还是舍不得徒弟的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