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鸿镜诀 > 第42章 鸿之队(3)

第42章 鸿之队(3)

  第四十一章鸿之队(3)

  云凌修自是知晓要胜褚子奕,实属不易。眼下唯一的办法,便只有一个——以速度取胜。当下,云凌修并不跟他寒暄客气,立马运起全身的力量,朝褚子奕攻去。

  褚子奕灵力出众,云凌修毫无灵力。要想巧取,必然不能走寻常路——

  “这是什么功法!竟如此邪门!”

  看台上已有人惊呼,“他竟一下子便近了褚子奕的身!”

  云凌修向来武学拳法卓绝,一套拳步下来,已然以一种诡谲多变的步法变幻,攻到褚子奕身前,左手挥拳佯攻其心口,褚子奕果然侧身去避。与此同时,云凌修的右掌已然挥到褚子奕面门之前!

  褚子奕羽扇一点,抵住云凌修的右掌,翻身避开。

  云凌修紧跟其上。他身法诡异,招数古怪,褚子奕竟一时不知如何招架,只有寸寸后退,以作防守。云凌修飞身一跃,掌花缭乱,朝一直防守不前的褚子奕攻去,直把他逼到了擂台边缘。

  “什么!这个无名小子竟然开场就完全压制了褚子奕,将其逼得节节后退!”

  “这套拳法叫什么,威力如此巨大,我竟从未得见!”

  “褚子奕一直防守,还未出招呢!”

  ……

  而尚在边缘的褚子奕被逼至此仍旧不慌不忙,脚点擂台边缘,身子悬空,与地面齐平。在云凌修拳掌落下的一瞬间,勾唇一笑,身子以脚尖为轴点,向左一旋,轻松避开云凌修的攻击,回到擂台,悬于台面。

  “好一套拳法!”

  褚子奕朗声称赞,温和一笑,“不过,想必云兄也累了。”随即,上半身微起,脚尖着地,朝后退去,与云凌修拉开一段距离。与此同时,左手抖开羽扇,朝着云凌修甩袖一挥。

  云凌修看着褚子奕的动作,正寻思不解,便被一股扇风击中,瞬间被掀翻。

  “褚子奕的扇风竟无影无形,这下棘手了!”云凌修心下一惊。

  云凌修被困原地,根本无法近身,只能凭感觉躲避褚子奕的扇风,但这扇风无迹可寻,因而频频被击中,跌倒在地。而褚子奕却翩然站在原地,满脸笑意、春风和煦地看着他四处躲避的狼狈身影。

  “褚子奕动都没动,便把云凌修打得毫无招架之力!”

  “你看云凌修那小子,翻身打滚、又蹦又跳的…被耍得跟猴儿一样。”

  “哈哈哈哈…赶紧投降吧!不要丢人现眼了!”

  观战区,云渊皱起了眉头。

  “凌修师兄,你一定可以的!”云晨涨红了小脸,紧握小拳头,盯着自己的大师兄。

  云霜也双手交叉握拳,合在胸前,满脸担忧。

  看着台上云凌修的处境,褚沫不知觉地咬了下嘴唇。

  “小姐…你如此紧张…”一边的兰月见褚沫如此神情,不禁轻叹,“是希望谁赢呢?”

  褚沫闻言,不禁一愣,露出怔讼疑惑的神情,看得兰月又叹了一口气。

  擂台之上——

  “褚子奕确实很强,但我不能败在这里!”想到这儿,云凌修从地上爬起,擦了擦脸上的尘土,露出一个狷狂张扬的笑,薄唇微动,“堕魔坠,启!”

  云凌修手握那方黑沉的坠子,闭目凝神,打开心门,便感觉到堕魔坠里的一股戾气顺着手臂游走到体内。

  这是一股不详之气,正在蔓延至全身,着实让人心绪不宁,浑身压抑。

  些许难受的云凌修不断调整呼吸,慢慢适应和引导。这股气息游离在脉络之间,不断跳跃挣扎,最新汇入丹田,归于平静,片刻后,朝周身散去。

  四肢百骸涌入一股燥热的气流,云凌修忽感浑身充盈,似灵力突增般充满能量。不过,这力量异常蛮横凶残,在体内横冲直撞,似一头暴躁的小狮子,仿佛要破体而出!

  又是一记扇风袭来!

  此时的云凌修竟已能感知到扇风的轨迹,只微微偏头,便轻松躲过了。

  “褚兄,这下轮到我反击咯!”

  言罢,云凌修便冲向褚子奕,其速度比方才快上不止三倍!褚子奕连挥三下羽扇,扇风却皆被云凌修轻松避过!

  “好快!”褚子奕心下暗惊,还未有招架动作,胸口便被一掌击中,连连后退。

  云凌修瞬间闪身至褚子奕身后,屈膝一铲。褚子奕立马失去平衡,凝气浮于空中。云凌修如迅电流光,一记膝撞,直击褚子奕的脊梁!

  与此同时,如疾风、似迅雷般的拳头呼啸而至!

  一拳,两拳,三拳!

  褚子奕重重跌至地面。

  云凌修乘胜追击,侧身跃起,旋身踢向褚子奕的面门。

  褚子奕以掌击地,借力起身,悬浮后移。却不知云凌修方才仅是佯攻,旋身间已然收腿飞旋,单手撑地,借力一跃,几乎与褚子奕同时后移。借此反弹之势,云凌修腾空侧踹,力道如雷,腿快如风。

  眼看云凌修的奇袭近在咫尺,褚子奕羽扇靠背,垂眸低喝——

  “龙卷风残!”

  刹那间,一股飓风呈盘旋之势,将褚子奕护在其中。云凌修被那呼啸的狂风一震,瞬间被弹开。

  观战台上之人看着擂台之上急剧变幻的局势,几乎忘记了呼吸。

  场上,安静极了。

  即便经历方才一番惊心动魄的交手,褚子奕面上仍旧风轻云淡、波澜不惊。他优雅拂袖,扫了扫身上灰尘,笑意得春风和煦。

  “看来云兄的实力…方才有所保留。”

  云凌修伸手弹了弹额前的碎发,轻轻一吹,笑得吊儿郎当,“我的实力远不止如此,褚兄还是小心为妙!”

  褚子奕笑意不变,手持羽扇,立于胸前,悠悠吟起一首诗,“英豪齐聚卫正道,试炼满途较高下!人生何处语快意,无名岛上莫言乏!”

  “诗仄屏!”

  “褚子奕要祭出无字扇了!”

  在众人惊呼中,那方仅有一枝品字梅的羽扇上,竟凭空显现了方才褚子奕吟诵的打油诗。笔走龙蛇,铁画银钩。

  字初现扇面,那枝盛开的品字梅便瞬间活过来似的,栩栩如生。一阵冷梅暗香扑鼻而来,扇面上的字竟化作幻影,纷纷朝云凌修袭来。

  云凌修见状,立马翻身一跃,俯身避过。而那扇面上的字则不停变幻,从四面八方朝云凌修袭去,数量繁多,令人眼花缭乱。

  擂台上的局势再次急转直下。

  云凌修左避右闪,被那些灵力幻化而成的字体四处追击,毫无招架之力,不知不觉已被逼至擂台边角。

  “往事已矣,来日你我兄弟二人联手,定要剿灭蕴魔,为你父母亲人报仇雪恨!”

  “我自知缺陷,但我与此生挚友有过约定,即便是九死一生,也放全力以赴,殊死一搏!”

  “不管付出什么代价,也定要完成我云凌修承诺之事!”

  曾对那个少年许下的承诺,一字一句浮现在脑海中,云凌修艰难地看向观战区。即便那边人头攒动,他还是一眼看到了那个清冷挺拔的身影。

  “云渊…”

  云凌修咬咬牙,凝神闭目,紧握手中黑坠,运气直入,尝试强行突破堕魔坠二阶。

  可这次却并未像刚刚那么顺利,那股狂乱霸道的邪气一入体内,云凌修顿感头疼欲裂,身体僵直。

  他一时愣住,被褚子奕不断袭来的字影,毫不留情地一把拍出了擂台。

  “凌修!!!”

  尘土飞扬间,云凌修直直跌进地面,耳边传来不知是谁的焦急呼叫,还有,裁判庄重地宣布——

  “比试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