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鸿镜诀 > 第40章 鸿之队(1)

第40章 鸿之队(1)

  第三十九章鸿之队(1)

  试炼三的场地,选在了陆地中央的一块空地之上,椭圆形的平地中央高台耸立,台边圆柱围绕,俨然是个擂台。空地周围筑有阶梯状石阶,以作众人观战之用。观战区正中央石桌横立,正是各族长老的裁判席。

  整个擎天试的试炼者,皆可凭自愿坐在观战区自由观战。这代表着,即使已被淘汰的试炼者,也可近距离地观看整个苍垠大陆最有天赋、最杰出的少年们的交手招式。

  这对于年轻的修仙者而言,不仅是一次大开眼界的机会,还实是一次不可多得的学习机遇。

  如此合理的设计,自是博得了众人一致的认可,试炼场上空传来响彻云霄的欢呼声。

  “肃静!”欢呼过后,作为主考官的大祭司南宫喆缓缓从裁判席起身。待整个试炼场安静下来,众人皆已有序入座,南宫喆沉声宣布,“接下来,我将宣布试炼三的规则。”

  “一炷香之内,入试者两两对决。众裁判会根据个人表现,决定是否有进入‘鸿’的资格,因此,胜负不是关键,但各位务必展现出自己的真正实力!至于在试炼一和试炼二被淘汰的诸位,你们可自由观战,眼观心静,方得精髓,希望你们也能有所获益!”

  “我宣布!擎天试炼——试炼三——正式开始!”

  ……

  “哇……贺罄对战林洵!”

  “林洵啊!近期风头正盛的林家少主,传言他出拳极快,招式和脾气一样火爆,是个蛮横霸道的角色!”

  “这林家近来发展迅猛,以拳法武功为著,门徒众多,隐隐有赶超五大家族之末——贺家的势头。”

  “那……不是正赶巧呢!”

  “这下有好戏看了……”

  “这贺家三公子看起来如此柔弱,不知禁不禁打……”

  “那可说不准,据说这位三公子比起其兄贺云,可是不遑多让。贺云已是我辈之翘楚,若不是被蕴魔所害,想必也能在这场上一堵其风采……”

  “传言,贺三公子一手灵符出神入化……”话语未落,便被战斗场上的动作夺去了思绪。

  擂台之上。

  双方已然见礼结束。林洵已手握重拳,左腿微弓,右腿蓄力,朝贺罄全力冲去——他身形快如闪电,拳风呼啸,来势凶猛。

  贺罄运起灵力,侧身闪避。林洵一击不成,迅速转身,又是一拳。贺罄一个侧翻站定,左手握拳格挡,右手一掌拍出。林洵以拳为点,旋转绕开,挡住贺罄的掌法,随即,左腿悬踢而出。贺罄足尖轻点微旋,身形一闪,灵巧避开。

  一来一回,挡避有度。林洵拳法激进,出手去势汹汹,威力无穷;贺罄灵巧淡然,挡防之间,不紧不慢,丝毫未落下乘。

  一时之间,两人竟不分上下!

  如此激烈的近身格斗,引起了观战台上众人的热烈欢呼——

  “这林洵不愧是新秀门派林家的后裔,一身林氏拳法,力道刚劲,拳风威猛。”

  “没想到这贺三公子看似柔弱,这拳法武功却如此精湛!竟能与林洵过三招,仍不慌不忙!”

  说话间,贺罄已一个空翻,翩然闪身,站到了林洵身后,顺手将一张红色咒符贴到林洵背上。

  林洵丝毫未觉,转身后撤一步,左腿屈膝,右腿后伸,做弓步状。他微微抬头,片刻后,双手划出一套完整的掌法。

  “是林家绝学——神影掌!“观众台上已有人惊呼起来。

  “看来,林洵是想要一招定胜负——结束这轮比试了。”

  林洵双腿飞奔,快若光影,观战台上的众人已看不清其脚下动作,只见一团影子呈圆形状,将贺罄围困其间。

  林洵全身灵力聚集到右掌间,忽然万影归一,只见一个黑色掌影速度极快地直冲贺罄而去,那掌影凶狠异常,伴随着呼啸风声,可见,威力甚大。

  林洵站在原地,看着自己打出去的绝招,嘴角微扬,似胜利在望。

  正在这时,贺罄抬手掷出一张棕色咒符,闭目凝神,嘴角微动——

  “绝煞符!”

  这张棕色咒符瞬间变为一人大小,抵御在贺罄身前。林洵那来势汹涌的掌影刚冲过棕色咒符,便威力骤减,速度微降。

  即便如此,这满含灵力的掌影仍旧冲过棕色符咒,直直地击向柔弱美艳的少年。

  眼看掌风近在咫尺,贺罄却毫无避闪之意,也无任何防御动作。

  众人皆以为贺罄放弃了防守,不禁屏住了呼吸。

  “胜负已分……”人群中,云凌修看着擂台上的局势,暗道。

  正在此时,红光闪过,一个人影瞬间被击飞,直直地飞出擂台,摔在台下,倒地不起。

  那人,竟是全力一击的林洵!

  “天啊!!!!!”这一刻,观战台上沸腾了起来,全场雀跃,更是有人激动得失声高呼,“是移形换影!!!”

  “是移形换影啊!想不到贺三公子的灵符,竟修炼到如此境界!”

  唯有云晨一脸茫然,在众人激动惊喜的尖叫中,懵懵懂懂地问,“啥是移形换影呀?为何林洵会被自己的招式击中呢?!”

  “不知道了吧!”云凌修无奈地嘣了云晨一脑门,“你每天就知道玩,要么就看乱七八糟的话本子,不好好研习古籍,这下知道修习的重要性了吧!”

  “凌修师兄,那些话本子可不是乱七八糟的东西!”一旁的云霜鼓着腮帮子,委委屈屈道。

  云晨闻言,立马眉飞色舞道,“那可是霜儿姐姐精心为我筛选的!可有趣了!”

  “霜儿…”云凌修暗自瞪了一眼得意忘形的云晨,无奈地劝慰着小师妹,“那些话本子自是有趣啦!可云晨这小子只看话本子,不勤修习,这是万万不可的!你说是吧?”

  云霜思索片刻,认可地点点头,拍了拍云晨的肩膀,庄重道,“为了你的仙途,以后我可不能再给你话本子了!”

  “霜儿师姐!”云晨欲哭无泪,一脸惨痛地拉着云霜的手,打起了感情牌,“你满腹趣事,没有我…何人与你共享啊!我们话本子共赏联盟的革命友谊怎么能说断就断呢!”

  “我可与云瑶姐姐共享!”云霜毫不动容。

  “霜儿姐姐!”

  ……

  一大一小闹腾了起来,云凌修无奈地将快要爬进云霜怀里打滚撒娇的小不点儿抱了起来,“小心点…你霜儿师姐的伤还未痊愈呢!”

  “啊…霜儿师姐,你的伤还疼不疼啊。”云晨立马紧张起来,小心翼翼地看了云霜一眼,又恨恨道,“那凫篌真讨厌!竟然惊动野兽伤了我的霜儿姐姐!下次我定要打得它屁滚尿流!”

  “你呀!你先搞清楚什么是移形换影吧!”

  “啊?是哦…凌修师兄,什么是移形换影啊?”

  见小师弟如此好学,云凌修耐心解释道,“移形换影是咒符术法中颇难研习的一类,需以灵力为蓄,念力牵引。该咒符贴至对手身上,十步之内,可与该人交换位置。”

  “哇!!!”云晨捂着脑门,眼光金星,仍张大嘴巴,似懂非懂地夸张惊叹。

  “阿罄还是如此善良……”人群中,南荣璞初摇了摇头,“若不是那张绝煞符,凭这林洵下死手的攻势,此人恐怕已是重伤,危在旦夕。”

  “竖子无礼!”姜颉冷眼看着擂台下趴地不起的林洵,冷哼道,“何必留情!”

  “姜师兄,你还不了解阿罄么?”对于林家近一年来对贺家有意无意的挑衅,南荣璞初自是心下了然,只得叹道,“即便是林家无礼在先,以阿罄的性子,定是不忍心下重手的。”

  裁判席上宣布第一场比试结束。

  林洵也被林氏随从扶起抬走。

  姜颉冷哼一声,不再言语。

  云晨还沉浸在咒符如此厉害的感叹中,冷不丁儿又被云凌修弹了一下脑门,“发什么呆?到你了。”

  “啊!到我啦!!”云晨兴奋地站起身,活动了一下腿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