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鸿镜诀 > 第37章 海之见(3)

第37章 海之见(3)

  第三十六章海之见(3)

  “我和毓儿姐姐、宁雉姐姐寻遍了海域,也未寻到混元珠。”闻言,齐濯立马举起了白嫩的小手,坦言道。

  见云渊把询问的目光投向了自己,柏毓儿脸颊微红,肯定地点了点头,“不错!我们并未在这片海域之中,寻到混元珠的踪迹,而此处灵力涌动,便过来一探究竟。”

  按理来说,梦遗柏氏地处西南,背靠大江,内有大河,海峡环绕;因而,柏氏之人极为熟悉水性。如果连他们都肯定这片海域之中并无混元珠的踪迹,那么……

  正在云凌修沉思之际,人群中的南荣璞初丧气道,“我和姜颉师兄、阿罄已将这个海域翻了个底朝天,发出去的追灵符,都能掘海三尺了。别说混元珠,就连普通珠子都没见到几颗……”

  “我们也没找到混元珠……”

  “我们也是……”

  人群中传来此起彼伏的应和声。

  “看来……这片海域当中,仅有此处可能藏有混元珠了。”云凌修沉道。

  片刻后,又有一群试炼者从四面八方聚集过来。

  众人见状,心下皆是一凛。

  “大家不必惊慌!”云凌修缓缓站直身子,肃道,“此次试炼不限人数,我们便一起进洞吧。”

  “可若有人想暗中作祟……”云凌修的目光似有若无地扫了贺予一眼,警告道,“那也别妄想诡计得逞!”

  众人闻言,纷纷点头。

  一声嗤笑却陡然传来,“你这毫无灵力的弱小之徒,有什么资格在此指手画脚!”一人拨开人群,站了出来。

  “云宇!你怎如此腻烦!”云晨一见到他,便翻了个白眼,不满道。

  云宇并不理会云晨,直直地朝云凌修行去,冷笑道,“我若是不按你说的做呢?”

  云凌修笑意不减,纹丝不动。

  云渊的剑鞘一声脆响,声音泠然,“你尽可一试。”

  众人噤声。

  云宇冷哼一声,却也未敢再行进半步。

  云凌修挑了挑眉,朝云晨眨了眨眼。

  众人有序进洞,鱼贯而入。

  洞穴之内,珊瑚为壁,贝壳海星作饰,水草飘摇,却无一条小鱼儿游荡其间。

  穿过洞穴,空间豁然开朗。只见一高台悬空而起,依着海底石床,傍着炫彩珊瑚。高台之下气泡弥漫,寥寥水烟,定睛一看——竟沉睡着数不清的海兽、鲨鲸。

  数量之多,令人咋舌。

  这里果然是海兽沉睡之地!

  众人害怕惊醒海兽,情不自禁地屏住了呼吸,动作轻缓地行走。

  云晨好奇地观察着海兽大鱼。那些沉睡着的海兽有的飘在水中;有的沉于底部;有的双目圆睁,吐出一个个可爱的小水泡,似在梦中呓语;有的却呼出一排排气泡,惊得平静的海浪如同沸水般涌动。

  “凌修师兄,快看!这条大鱼竟有翅膀!”云晨小心翼翼地凑到云凌修耳边,惊奇不已。

  云凌修循声望去,果见一条大鱼脊背处有两片细小的长鳞,洁白透明,轻薄闪亮,如同无羽之翼,格外漂亮。

  “这些鱼被灵力蕴养,自是不同寻常。”云凌修摸了摸云晨的头,笑道,“其实不用这么轻声说话的。”

  “欸?不是说害怕惊醒海兽吗?这么多海兽若是醒来……”云晨想象了一番画面,顿时缩着脖子,悄声道,“我们可打不过……”

  云凌修顿觉有些好笑,忍不住敲了敲他的脑门,“这个时节,若不是神兽咆哮,纵是天大的声响,也不会把海兽惊醒的…”

  想起那凫篌,云凌修不由得内心一怵。

  ……

  众人已行至高台之上,此处地势平坦,其面积竟比想象中大了好几倍。高台中央,一颗红色的珠子悬浮其间,浑身光芒万丈。红光璀璨间,浮动着蔚蓝色的莹莹流光。

  两种强烈的色调交相映衬,却并不刺眼,反而相得益彰。光华错转,红蓝辉映。

  正是混元珠!

  三位白袍老者盘膝而坐,呈三角状,正闭目养息。

  那混元珠正悬浮于三角中心的顶部,缓缓旋转,将光华倾斜于底,带着安抚静谧之意。高台之下的海兽在这光华照拂下,神色自若,正甜甜酣睡。

  有不识混元珠的试炼者,颇有礼貌地出声询问,“前辈,这是何物?”

  “混元珠!”三位老者眼皮都不曾抬动一下,也未动嘴角,而那声音却清晰地从混元珠的位置出来。

  竟真是混元珠!

  众人皆喜!

  云凌修眯起眼睛。

  “前辈,晚辈乃是璃城贺家之子,因参加试炼考核,因而要取这混元珠一用!”贺予上前一步,躬身道。

  “取混元珠?”闻言,东南角的一位老者蓦然睁开了眼睛。老者精神矍铄,眼神锐利,“试炼?何种试炼竟要取这混元珠?”

  “此次试炼关乎苍垠大陆的安危,着实至关重要,十万火急!”

  “关乎苍垠大陆的安危?”老者嗤笑一声,“既是拯救天下苍生的要事,想必诸位皆是侠肝义胆的青年才俊了!”

  贺予不知老者何意,只得点了点头。

  “既是如此!你们这试炼作甚要取混元珠!?”老者话风一转,面上微怒,长袖一扬,就见那混元珠红光大盛,瞬间化作光罩将众人隔离在外。

  “简直不讲道理…”贺予气急,拔剑便上,准备飞身强攻。他身后一众入试者也抽出兵器,跃跃欲试。

  “铛!”姜颉闪身便将他的剑击落在地。贺予身后的众人,立马被唬得没了动静。

  “姜颉!你确定要与我作对吗!”贺予被这一阻,自是觉得面上无光,咬牙切齿道。

  姜颉不言,甚至没正眼瞧他,脚尖微提,勾起剑柄,那把剑便稳稳当当地回到了主子的剑鞘之中。与此同时,姜颉抬手一摁,将剑按进贺予的怀中,暗含警告。

  “你!!!”贺予气得面红耳赤,片刻后,磨牙凿齿,沉声低吼,“姜颉!你别忘了自己的身份!你可是璃城贺家的人......”

  姜颉眉头一皱,还未听他说完,便抬手将他拍了出去。

  姜颉未想伤他,只运气轻轻一推。贺予却连退好几步,被身后人一扶,才稳住身形,登时面上阴晴不定,满眼阴鸷。

  “前辈!”此时,云凌修极为恭敬地鞠了一躬,温声道,“想必三老在此,是在为混元珠护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