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鸿镜诀 > 第36章 海之见(2)

第36章 海之见(2)

  第三十五章海之见(2)

  谈话间,那头虎鲨长呼了一口气,海水中瞬间冒起层层泡泡,巨大的下颌一收一合,慢慢地,银白色的肚皮如气球般鼓起。

  “是时候了。”云凌修登时眉开眼笑,“跟上咯。”

  虎鲨眯起小而圆的绿豆眼,露出舒适至极的表情,摆摆尾巴,旋即转身,游走了。

  三人立马紧随其后。

  “凌修师兄,我们为何要跟着这只大鱼呀?”云晨被云凌修带着向前行去,满是不解,但又害怕惊动这条大鱼,把自己当作小鱼一口吞掉,只得悄悄问道。

  “你想啊。这海域辽阔深邃,是不是会有许多海兽?”

  “这是自然!哦~我想起来了,之前齐濯说,这个时节,海兽皆在长眠。虽然昨日被神兽惊醒,但动静一去,肯定又睡着啦~因而不足为惧。”

  “聪明!那你从方才到现在,可曾看到……一头沉睡的海兽?”

  “没有……”云晨仔细地回想了一下,又四处环视一周,肯定道。

  海底之大,空无一兽。无论是活动的海兽,或是沉睡的海兽,皆无踪迹。

  “那你再想想,如果你睡觉会睡在哪里?”

  “家里床上啊!”

  “那海兽呢?”云凌修看着云晨,露出笑意。

  “海兽肯定也睡在家里!”云晨被这慈爱的目光一注视,立马心领神会,思维敏捷。

  “那你睡在家里,突然…危险来袭!如若还想入眠,你会如何?”云凌修微微一笑,循循善诱。

  “当然是和最亲近的人一起找个安全的地方,再睡啦!这样才安心啊!”

  这次,云晨转动着聪明的小脑袋瓜儿,并不需要引导,便自顾自分析道,“啊,海兽一定睡在海底。但昨日受惊,今日定是和自己亲近的海兽,一起寻了个隐秘的地方藏起来睡了。”

  “这样的话,海兽们会大批聚集到一块儿。”云晨边说边点头,“但是长眠之时,定然需要他人守着,才会安心。方才转悠了一圈,海域之中,除却虎鲨,并无任何巨型兽类或是鱼类。看来这只觅食的虎鲨,便是那个守卫?!!”

  得到这个结论,云晨兴奋地几乎要跳起来尖叫。云凌修眼疾手快地将他一把抱在怀里,捂住他的嘴,才没让他弄出大动静,从而惊扰虎鲨。

  见状,云晨立马噤声,自觉捂住自己的嘴。片刻后,才一点点挪开,轻声道,“凌修师兄!!所以,只要我们一直跟着这条虎鲨,就能找到海兽们长眠的地方,对吗?”

  “聪明!”云凌修毫不吝啬地肯定了他的推断,夸得小不点儿满脸得意,兴奋地问,“那这和找混元丹有什么关系呢?”

  “混元丹乃天下至宝,所在之所定然钟灵毓秀、灵气充沛。吸收天地灵气为生的海兽,会聚集到哪儿?”

  “那还用说!定是这灵气充沛之地!”云晨肯定道,兴奋得在水中飘来浮去,“这回…我们一定是最先找到混元珠的人啦~”

  “那可不一定……”

  虎鲨悠闲地漫游在海域之中,庞大的身躯一边灵活地转过几个珊瑚丛,顺便逗了逗几根招摇的水草,一边逐渐下沉。在接近海床的地方,速度慢了下来。云凌修三人忌惮它细长尖锐、犹如如挫子的牙齿,便停在不远处观察。

  只见那虎鲨慢悠悠地降下身子,在一处停了下来,随即一摆鱼尾,从面前的洞穴口钻了进去。

  那洞穴口藏在海床之上,洞口隐蔽,不易发觉。但只要修仙之人,便能一眼看出那洞穴口源源不断涌出的,除却海水,还有至精至纯的天地灵气。

  云晨眼睛一亮!

  就是这儿了!

  正准备说些什么,忽然一声阴阳怪气的声音打断了云晨的话语。

  “凌修兄果然聪慧!虽犹豫甚久,迟迟不愿下海,却这么快便寻到这混元珠所在之地,原来是成竹在胸!”来人褐衫长袍,说话间已至眼前。

  冤家路窄,正是贺予!

  他身后,跟着数个试炼者,也随之一同而来。

  “承让承让!”云凌修笑嘻嘻地抱拳,“贺予兄也不慢啊。”随即嘴角微沉,虽笑意不变,但眸光一黯,心道,“这厮…完全不似废丹的样子嘛…”

  “云渊师兄!云晨!”贺予正准备接话,一声满含惊喜、稚声稚气的童音从不远处传来,“你们也在这儿!”

  云晨回头,看见熟悉的身影,立马激动地挥起了小手。

  “齐濯!毓儿姐姐!”

  待看清不远处的另一队人员时,云晨惊道,“诶…凌修师兄,你队伍中的那位褚姐姐也来了!”

  云凌修望去,果见那个冰蓝色的身影正拨浪而来,她身旁跟着一众褚家门生。而与她并肩的,还有一位挺拔秀气的斯文男子,眉目精致,清淡如墨,唇角带笑,温和俊逸,透着一股淡泊飘然的超然之气。

  那人手持羽扇,身着灰蓝色长衫,一举一动,温和有度。刹那间,一股子文人雅客的独特风韵蔓延在海底深处,令每个人对他的名字,呼之欲出——

  褚子奕!

  “来得挺快!”贺予冷哼一声,便要拂袖进洞,一身影如闪电般窜到他跟前,冷道,“吾先!”

  来人五官分明,英挺冷俊,眸中蕴满锐利之气,却满脸不屑、桀骜。

  “姜颉……你!”贺予气急,正要理论,一玉冠男子拦住他,赔笑道,“贺予兄!你也知道姜颉师兄的脾性,别和他一般计较。”

  “哼……”见南荣璞初为姜颉讲话,贺予瞥了一眼跟在南荣璞初身后的贺罄,冷哼一声,不再言语。

  眼下,云氏、褚家、柏氏、贺家的弟子皆已到达混元珠藏匿之所,谁先进,谁就极有可能率先得珠晋级。贺予心中盘算一番,显然知道此时并不是和姜颉计较的时候。

  “姜颉,你什么都要争第一,累不累?”正在这时,一粗犷大汉牵着一娇小可爱的萝莉,落到海床处,抽出长戟,朝姜颉一挥。

  姜颉挑眉,满脸轻蔑地挑衅:“赢吾,汝先?”

  那名娇小可爱的萝莉见状,立马上前一步,一把抱住壮汉的长戟,软软一笑,“师兄,莫要打架!”

  “荨芏!”南荣璞初眼睛晶亮,惊喜道,“你和程兄也到了!”

  荨芏朝着南荣璞初笑眯眯地点了点头。

  南荣璞初又是面上一红。

  程天一被荨芏说得面上一讪,立马收起长戟,嘴上却不饶人,“你以为我怕你!?”

  “既是大家一起发现的洞穴,便一起进洞吧。”褚子奕上前一步,抖开羽扇,状似若无地朝云凌修那边看了一眼,笑得如沐春风细雨,“待全员进洞之后,再各凭本事,如何?”

  众人皆无异议。

  “欸……”这时,云凌修却皱起眉头,疑惑道,“大家怎地……都聚集到了这一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