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鸿镜诀 > 第33章 堕魔坠(2)

第33章 堕魔坠(2)

  第三十二章堕魔坠(2)

  鹰鹫不给力,还得靠自己。

  云凌修无奈地拍了拍身上的灰,四处巡视,却并未找到任何小径或是缺口,能够破壁出谷。

  那只“家族最蠢”的鹰鹫悠悠转醒,一见可怕的罪魁祸首不在身旁,立即扇动翅膀。捆仙索登时捆得更紧,将它的翅膀强行缚住。

  绝望的鹰鹫只得望着那个本应成为自己食物的背影,发出悲怆的叫声。悲伤的小鹰鹫如今也未明白,这柔弱坠崖的俊美少年,怎么忽然就换上一张恶魔的脸呢?怎么就地位急转直下,变作索下囚鸟了呢!?

  “别吵!”云凌修头也不回。

  “啁啁~”鹰鹫不甘寂寞、坚持不懈地嚎叫。

  “叫你别吵!!”云凌修转头,便见那只鹰鹫正望着一处,哀哀地嚎叫。

  云凌修循声望去,鹰鹫望向的,正是它刚刚站立的树干。

  那棵树挺拔粗壮,看样子有些年岁,枝繁叶茂,苍翠欲滴。树底杂草丛生,野花遍地。大树跟前便是崖壁,崖壁之前的空地上却灌丛密布,只花也无。

  “咦?”云凌修右手扶颌,朝这处行来,“不应该啊,怎么只有这处没有花草,却有如此多的灌刺呢?”

  那只鹰鹫仍旧锲而不舍地盯着那处哀嚎,似在乞求什么。

  “难不成这里……藏着什么秘密?”

  云凌修缓步行去,扒开那浓密杂乱的刺丛灌木,里边竟真别有洞天。这是一个一人高的小洞,曲径通幽,却略显狭窄,仅容许一人通过。

  洞内阴风阵阵,漆黑一片,令人毛骨悚然。云凌修点燃一个火折子以作照明,举步行去,洞内石壁光洁,似被人用内力凿出。

  云凌修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大跳,“如若这个洞真是被人为凿成,那……这人的修为……得多强啊……”

  他一路沿着道路行进,洞壁之上,刻着各类妖魔鬼怪,皆瞋目龇牙,咧嘴邪笑,作扑食之状。“奇怪,这些妖魔鬼怪,怎无牛头马面?若是吓人之用,怎皆人形,作狰狞之状?这样一来,不仅不瘆人,反而觉得这些人有些许可怜呢?”

  正疑惑之际,忽然前路开阔,内里一方圆洞,洞中石台高耸。

  云凌修举着火折子靠近,那方石台忽然亮堂起来。

  石台两端立着高台,高台之上明珠闪亮。石台中央,悬浮着一枚黑沉方坠,犹如玄铁,周边石壁散发着莹莹绿光。

  “来者何人?”正待凌修想要上前细细查探一番,洞内却忽然响起洪钟般的声音,那声音刚劲苍老,带着不容置疑的威压和凛然正气。

  云凌修吓了一跳,立马停住脚步,几乎怀疑自己幻听。他立在原地,环视一圈,却并未见到任何人。

  洞内并无障物,一眼可见。

  云凌修沉下眼睫,暗自忖度:这洞伏于崖底,凹入石壁,如非有人在洞中,而洞外出言,绝无可能有如此回音!

  “来者何人?”

  正在云凌修思索之际,那声音复又响起,在整个山洞内久久回荡。

  云凌修赶忙恭敬跪于地面,端端正正行了一个大礼,“在下玄灵云氏弟子——云凌修,因不幸坠崖,无意进洞观之,还望前辈海涵,勿要怪罪!”

  “这洞口设有结界,整个苍垠大陆,无人可破!你是如何进入的?”那声音似在吃惊,肃然道。

  “晚辈……晚辈也不知……”云凌修左顾右盼,支支吾吾道。

  “除非!!!”那声音忽而高亢起来,锐道,“你只是个普通凡人,并未修习仙道!”

  云凌修正疑惑“这么厉害的结界我怎么没见到……整个苍垠大陆的修仙者都进不来,那得多厉害?”听闻此言,恍然大悟,双手往后脑勺一盖,笑道,“前辈英明,晚辈虽为云氏弟子,但却无法凝结金丹。呃……这样看来,从某种角度而言,晚辈确确实实……只能算作个普通人!”

  “既是凡人,又怎会从此处坠崖,还可生还?”云凌修几乎能想到那人皱了皱眉,“此处仅从崖顶可入,并无出入之径。”

  “果然,无路可出吗?”云凌修苦着脸,将事情的原委简略地说了说,请求道,“还望前辈现身,指点晚辈上崖之法。”

  “我在数十年前便已身陨丹毁,如今,仅存这薄弱的灵识,依附在这枚铁坠之上。”

  闻言,云凌修不禁失落垂眸,便听得那声音复道,“不过,既然你能入洞,也算与老夫有缘,便赠你一件法宝罢,或许可助你上崖。”

  “是何?”云凌修兴奋地眨了眨眼,复而想起什么,望着石台之上的黑沉坠子,黯然道,“不会就是那方坠子吧!”

  “不错,你可别小瞧这枚坠子,它蕴含了巨大的能量,只看你这后生有胆御否!”

  “既如此神力,前辈一片好意,晚辈莫敢辞之!”云凌修笑道,已朝那坠子行去。

  “你倒是会说话,”那声音含了一丝笑意,“既如此,坠上布下的阵法,便是考验了。”

  云凌修跨上石台之时,那方坠子浑身一震,发出棕褐色光芒,那光芒凝聚汇散,化作一根根丝丝分明的褐色细线状光晕。

  光晕细线四下交错,看似毫无章法地缠绕在方坠四周。莹莹绿光渐浓,逐渐环绕在褐色光晕四周,竟显出一根藤蔓,一片绿叶悬浮于顶。

  那绿叶呈掌形,三裂一叶,状若鲜花,边缘光滑,叶身厚实肥沃,似满含汁液。叶面之上,脉络交错,竟与这褐色细线缠绕之状极其相似,毫无二状。

  这树叶!!

  云凌修大惊,心下惊骇,面上却不显,只低声道,“灵藤阵?”

  “好眼力!”那声音爽朗一笑,云凌修忽觉一股外力相推,一时不备,便被推入阵中。那声音带着一股捉弄成功的促狭,“好好享用吧。”

  入阵瞬间,藤蔓移动,那丝丝褐色光线也随着藤蔓移动瞬息变幻,朝云凌修搅缠而去。光线细若抽丝,却锋利非常,变幻之间,已将云凌修的浑身各处的肌肤划破。

  滴滴血珠悬浮,云凌修却勾唇一笑。他翻身掠起,直直地朝那团丝线缠绕紧密之处撞去,伸手探进中心,果然摸到一片平滑冰凉的树叶。鲜血四溅,而那些细线却急急避开。

  拉扯之间,那片树叶已被云凌修拽出。

  藤蔓疯狂搅动,云凌修却连眼皮都不曾抬一下,只盯着那片树叶。树叶上,叶脉正随着褐色光线位置的变幻而千变万化,他只看了一会儿,便闭眼凝神,掏出一张咒符,符落叶身,那叶片如人形般抽动起来。

  待它中间拱起,两端垂下,三裂的叶片中——外围两裂叶片如人的手臂般,往上回拢交接之时,云凌修立马扯住中间一裂叶片的尾端。

  一条细细的绿色丝线由此抽出。

  叶脉随着绿色丝线的抽出逐渐消失,待全部抽出之时,叶片陡然枯萎、化为虚无。那些褐色的光晕也随之黯淡,直至消散。

  “多谢前辈馈赠!”云凌修咧嘴顽皮一笑,伸手将那枚坠子放入掌心,细细打量,“这坠子可有名字?”

  “此物虽是神器,但尚无名字。你自取便可。”

  “那便叫……”云凌修一脸笑意,刚准备为自己新得来的宝贝赐名,便听见那声音复又响起,“但此物戾气颇重,你若心神不稳,使用频繁,便会走火入魔——便叫它堕魔坠吧。”

  ……

  不是说我自取便可吗?怎么就叫堕魔坠了?

  不是说此物是含有巨大能量的神器吗?怎么就跟走火入魔扯上关系了呢?

  云凌修被连泼两盆冷水,顿时精神萎靡,神情呆滞。

  “前辈,那.......堕魔坠如何使用,它…它当真会令人入魔吗?”

  “堕魔坠共分十阶,只要打开心门,任坠内戾气注入,便可获其力量。阶级愈高,使用者增益加持愈大,同样,风险也会随之提高。切记,定要量力而行!否则,坠子将侵蚀使用者的心智,令其堕入魔道!”

  “虽是邪物,但确实是件神器!”云凌修深吸了一口气,双手抱拳,“敢问前辈尊姓大名,在下感激不尽!”

  “名字不过是区区代号,不提也罢。你方才破阵之时,这坠子已然认主。老朽灵识稀薄,已灯枯油尽,也到该走的时候了。”

  “前辈!晚辈修炼到几阶方可上崖?”云凌修忙问道。

  “三阶!为时一年!”声音缓缓散去,最终消失殆尽。

  洞内瞬间静谧下来,落针可闻。

  “一年.......不用一年,等救援的人到来,擎天试炼早结束了…”云凌修心下失落,慢慢朝洞外走去,丝毫未曾注意,身后洞中石壁之上,缓缓显现出一个黑色斗篷的人影。

  那人竟凭空从石壁中浮出,立于石台之上,看着云凌修的背影,神情变幻莫测。

  云凌修失落之际,看到洞外被捆仙索绑住的鹰鹫,脑中灵光一现,勾出一抹邪魅的笑容。

  “小......鹰......鹫......”

  不远处可怜巴巴的鹰鹫,乖乖地趴在地上,吓得瑟缩了一下身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