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鸿镜诀 > 第31章 少年心(5)

第31章 少年心(5)

  第三十章少年心(5)

  那团粉色的影子缓缓从蓬头丐面的壮汉怀里抬起头,竟是一名身着粉裙的萝莉,圆脸微嘟,粉颊玉肤,眼睛眯成一条缝,正满脸笑意。

  “荨芏?”南荣璞初吃惊地看着那个娇小的影子,“这是……你师兄?”

  荨芏从蓬头壮汉的怀里转过身,笑意盈盈地点点头,介绍道,“是呀。这是我师兄——程天一。”言罢,荨芏又转过身,扯了扯程天一的衣角,似在撒娇,“师兄,你果然好厉害,这么快就登顶了!方才登山之时,我差点儿被一只大猴子拍死!”

  程天一握着长戟的手青筋暴起,长戟因用力而发出“嗡嗡”的微鸣,仿佛下一刻便会毫不留情地刺出。

  暴怒中的壮汉听见荨芏的话,却瞬间收起长戟,忙蹲下身,神色紧张地将荨芏转了两圈,查看一番,异常温和,满怀关切,“没事吧?”

  这一百八十度的态度大转弯加壮汉秒变脸的巨大转变,众人不由得看呆了。连一旁缠着贺予询问褚沫去向的婢女,都张大嘴巴,一脸不可置信地失了语,似乎全然忘却刚刚见贺予独自上山,却不见自家小姐踪影的焦急。

  贺予盯着那边站在一起、全然不曾搭理自己的皇族三师兄弟,勾起一抹意味不明的笑意,“别担心,你家小姐……和云氏那位正山中漫步呢,随后便到。“

  一直询问贺予的,正是褚沫的贴身婢女——兰月。

  闻言,兰月颦眉,正准备说些什么。那边的粉嫩少女在自家师兄的关切打量下,咧开嘴,噗嗤一笑。

  “我没事,”粉嫩可爱的萝莉扬起一抹自豪的笑意,看向不远处的南荣璞初,“一位帅帅的贵人救了我……”

  南荣璞初刚听她将神兽凫篌当做猴子,不由失笑;又听她夸自己长相帅气,不由得面上一红,原本要问的事情也抛之脑后。

  贺罄见状,赶紧拱手朝二人鞠了一躬,“姜颉师兄!程兄!不打不相识,二位便莫要刀刃相向了。”而后,又朝面前脸色阴沉的长老深深鞠了一躬,“大长老,少年英雄,自是血性方刚,不一番切磋,哪能心生敬意呢?您切莫气坏了身子。”

  姜颉默默收起了匕首。

  “既如此……”长老摸着胡子,点点头,面色稍缓,虽仍在训诫,但语气显然缓和了许多。

  南荣璞初悄悄靠过去,拉着贺罄走到了一边,轻声询问,“阿罄,怎么回事?”

  贺罄磨磨蹭蹭跟在南荣璞初身后,缓缓移动着身子,白净柔美的脸上满是无奈,叹了口气,才娓娓道出原委,“就在方才……”

  原来,抽签之时,姜颉、程天一、贺罄三人组成了一个队伍并选择了东山作为试炼之地。两个时辰前,在登山之途,两人便一直不太对付,直到行至一山洞,惊动了栖息在洞内的血蝙蝠。那蝙蝠形状可怖,头似鼠类,翅长膀巨,利爪如钩,倒悬而挂。

  “姜师兄主张避战,试炼期间,时间紧迫,抓紧时间登山为主。”贺罄垂眸。

  “明智的决定!”南荣璞初肯定地点了点头,“试炼嘛,能不正面对抗便不正面对抗,节约时间,迅速登顶入试,完全没问题啊!”

  “但是,程兄似乎很好战,”贺罄颦起眉头,朝一边的程天一看去,无奈道,“程兄非要灭了这只血蝙蝠再走。”

  “灭了,应该也花费不了多少时间吧。”

  “这倒是!”贺罄摊手道,“这又不是神兽,自然好说。重点是两人的观点,完全无法调和,我两边相劝,仍是无果。”

  “那以姜颉师兄的个性,定是扭头就走了。”

  贺罄忍不住给南荣璞初竖了一个大拇指,“姜颉师兄是径直走了。但程兄,又哪是能轻易罢之的性格呢?”

  “他……”南荣璞初想到凫篌的凶猛,不由得咽了咽口水,朝那边的壮汉看了看,“他……硬是要战?”

  “哎……”贺罄叹了口气,“我本欲帮忙,但程兄实力非凡,仅凭一己之力,便同那只蝙蝠血战起来。我追着姜颉师兄相劝,不过一炷香的时间,哪知程兄已然拎着那只蝙蝠的尸体,从山洞中出来了。”

  “诛灭了就好。”南荣璞初心有余悸,拍了拍胸脯,“那便一齐上路呗。”

  “一齐上路倒是一齐上路。”贺罄抬手扶额,仰天长叹,“可问题就是这一齐上路啊……”

  “蝙蝠都灭了,还能有什么矛盾?”

  原来,程天一从山洞出来,便一路嘲讽姜颉“徒有虚名、胆小如鼠,枉称当世天才”。姜颉向来心高气傲,哪能受此挑衅,自是怒极。二人皆是火爆脾气,立马拔刀相向。

  贺罄见状,甚是头疼,于是无奈地提议二人先比试轻功,谁先登顶谁便获胜。届时,再切磋武艺不迟。

  “这法子好啊!”南荣璞初立马天真地拍手称赞,“这样便避免了二人内战。”

  “哪那么容易啊。”贺罄苦笑道,柔美白净的脸上满是苦涩。

  贺罄提议结束后,二人点头答应,随后运气登山,眨眼间便消失在山道上。贺罄见状,连忙掏出一张神行符,贴至腿部,紧随其后。

  “我三人到顶后,姜颉师兄略胜一筹,程兄不服,两人便拔剑相向,刚过三招,后面的,你也看到了。”贺罄摊了摊手。

  南荣璞初了解了原委,顿时失语,也挑了挑眉,一时无言。

  正在这时,人群中,一浅蓝色婢女行出,大喊道,“小姐!”

  只见,山道之上,现出了一个水蓝色的身影。那身影高挑窈窕,背上斜背着一把流纹古琴,身形灵动、迅速,片刻后,便翩然落于山顶,正是褚家千金——褚沫。

  褚沫落于山顶,发丝微乱,气息微喘,面上是从未有过的焦急,“出事了!”

  说完,她环视一圈,竟在人群中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贺予神色沉静,无丝毫异样,正坐在一旁喝茶。见她登顶,贺予面上扬起了一抹恰到好处的微笑,喜道,“褚大小姐,你终于来了~还以为将你们弄丢了~”

  褚沫盯着他。

  贺予却衣衫完好,神色如常。

  褚沫狐疑地颦起了眉头,不再理会,朝一边云氏长老行去,“出事了!”